为我读诗 Show more

为我读诗 其一 Show more

为我读诗 其二 Show more

ロキー @lokie61


“天空,你在地上,
唱歌,大笑,
仿佛圣洁猛烈地
扇一阵翅膀。

空气里溢出
上扬的光线,
你愉快地澄清
我们神圣的虚无。”
——《最初的诗*五》

勾勒出一幅清爽的画面,在我心中是夏天的风。


我存在,我知道得清楚,
因为世界
让它爱意的在场
对我的感官透明。

只是我不要围墙,
对自己不忠的空气,
也不要树枝
在沉睡的空气歌唱。

我要让你的怀抱
成为我无声荣光的
地平线,缠绕着
摘去我生命的树叶。

我只活一个唯一的欲望
一个清晰的、同一的热望;
关于爱与遗忘的热望。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最终懂得它。

我是人类的记忆;
然后,虚无。光和影,
神圣地追随
转动的大地。
——《最初的诗*七》

为我读诗 其三 Show more


还有向内的逃离。
寒冷缠绕,
缓慢的卑鄙,
冻结的丛丛怒火;
紧闭的门后,
孤独,
在白纸上划开那道光。
——《最初的诗*八》


“世界被爱转动,
痴迷地安歇在
那道目光。以及
暂停使用的温柔。

……

那个期待中的词语
点亮所有的边界。
一种新的爱重新浮现
意义屈卑。”
——《最初的诗*十》

为我读诗 其八 |一个属于战羡的夏天1 Show more

为我读诗 其八 |一个属于战羡的夏天2 Show more

为我读诗 其八 |一个属于战羡的夏天3 Show more


“风暴里的海滩
将是沙制的孤独
爱在那里沉入睡梦
等待它的是大地和海洋。”
——《最初的诗*十二》


于是房子又一次
立起重生;
时代都相似,
不同的是目光。

我关门了吗?
遗忘为我打开它
一个个裸露的房间
灰色,白色,没有空气。
不过也没人呼吸。
只有掩在手里的一声
哭泣。
寂静;是虚无。
黑暗颤抖着。
——《最初的诗*十八》
—————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呐喊*自序》
—————
作为同时代的人,他们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屋子”这个意象,语言和体裁不同,对比起来看挺有意思:
塞尔努达是感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反覆,是对沉闷气氛的悲恸和绝望(由于语言隔阂以及对其生平仍未做足功课,这只是我从字面上捕捉到的理解)。
而迅哥儿就无需再提了——“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这是对这世道发出的冷峻而深刻的讥讽。
倒也不是说他只有讥讽。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这句中的悲恸之情初见便铭刻于心。

为我读诗 其十一 Show more


我疲倦于活着,
尽管保持死亡更令人疲倦;
我疲倦于一直疲倦,
灵巧的轻盈羽毛之间,
鹦鹉的羽毛如此熟悉或悲伤,
这只鹦鹉总是疲倦。
——《我疲倦》

也许那是一只被谋杀的飞鸟;
没人知道。被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或者天空围墙里某个在石头间
也许悲伤的人。
——《飞鸟谋杀案》

死亡的暴怒,被折磨的身体,
革命,手中的扇,
全能者的无力,渴望着的饥饿。
疑问的手和疑问的脚发出疑问;

悲伤,摇晃着项圈
想取悦这么多老人;
全都聚在坟墓像星星,
挤在草丛像月亮;

死亡,和对头发的激情,
最渺小的那些瞌睡得像一棵树,
多卑微多伟大都睡得
像一棵树一直长到地面。

只是今天少年也累了。
——《睡吧,少年》

为我读诗 其十三|睡不着的瞬间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