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dudolodudo@pawoo.net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boosted

1976年,陆军少将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

转发微博

转发 @拉美艺术bot: 1976年,陆军少将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Jorge Rafaél Videla)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贝隆政权,开始了阿根廷现代史上臭名昭著的一段独裁统治。军政权以“国家安全”为名,残酷地清除异己,逮捕大批知识分子和左翼青年。当时布宜诺斯艾利斯地区省长1977年底曾这样阐述政权有步骤的镇压行动:先是颠覆分子,然后是他们的合作人,然后是他们拥护者,再然后,就是那些冷眼旁观者,或者还没有选定立场的人……
从1976至1983年,在这场漫长的”肮脏战争”(Guerra Sucia)中,当时人口仅有三千万的阿根廷,有三万名左派学生、知识分子、记者、工人无故地“失踪”了。魏地拉军政府全副武装沿街抓捕——无数的年轻人从公车上被带走、从工厂里被带走,从中学、大学里,甚至从睡梦中被闯入屋内的秘密警察带走。当时,没有人知道这些被带走的人被送去了何处,没有人能预判自己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根据后来的史料揭露,这些青年大多被送往了集中营,饱受酷刑后被秘密杀害。残酷的军政府甚至拥有一个“死亡航班”,无数在押人员被脱光了衣服,从空中活活投入大西洋,死无全尸。
在这种极度恐怖的军政府统治之下,无数失踪者的母亲乃至祖母站了出来,她们决定团结起来,寻找自己失踪的儿子女儿,寻找所有在这场肮脏战争中消失的、再也带不回音讯的失踪者们。因军政府严禁所有形式的政治活动,1977年4月,这些来到五月广场玫瑰宫前向政府讨要孩子的母亲们开始围着总统府绕圆形走以免被认为是“政治集会”。从此每个周四,越来越多失去孩子的母亲、祖母来到五月广场,这些本来远离政治权力中心的“五月广场母亲”,成为了阿根廷军政府独裁统治时期无法被扑灭的火焰。
1982年,马岛战争的失利让军政府的统治根基受到了动摇,军事独裁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裂缝,社会上要求知悉“失踪者”下落的呼声更大。在1983年9月21日军政府独裁统治倒台前几个月,在第三次抵抗游行中,组织者响应了三位视觉艺术家Rodolfo Aguerreberry(鲁道夫·阿奎瑞贝里), Julio Flores(胡里奥·弗洛莱斯) 和Guillermo Kexel(吉埃尔默·凯克赛尔)的提议,在五月广场这个“露天工作室”中使用纸板勾勒人的身形,并将它们贴到了广场周围一切可以贴的墙壁、树木、梁柱之上。这个行动立刻被大量民众响应,许多人甚至直接躺到了纸板上,让人们就用他们的身体去勾勒剪影,幸存者的身体和失踪者的侧影在这一瞬间融合了,不同青年的命运跨越了独裁、折磨、死亡,紧紧地连到了一起。
摄影艺术家Eduardo Gil(爱德华多·吉尔,1948- )是这场政治-艺术运动的积极参与者,他的摄影作品以一种毫无矫饰的直露和张目对日的勇敢,血脉贲张地记录下了阿根廷历史上的这场行动。如果说这场剪影运动中激进的政治诉求已经掩盖了它的艺术性,集体经验替代了那三位视觉艺术家的个人表达,那么爱德华多·吉尔的《碎剪影》(El Siluetazo)摄影系列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贵的个人视角,这组相片不仅仅为历史提供了证词,更进一步地讨论了艺术如何去呈现那几乎不可呈现的东西,如何使那缺席的表达显影,如何使那暴涨的血水穿过艺术的针孔。
这些无名的、被涂黑了的侧影会消失,会像这些侧影所代表的那些青年一样消失。它们必然会这样消失。可五月广场的剪影运动让人意识到:艺术就是生命。“艺术就是生命”不再是一句虚软的口号,艺术从血中诞生,艺术呼唤人的生命,艺术拯救生命,艺术就是对生命的爱。








boosted

看到一个签名,“要你天赋异禀也要你难违天命”,我念叨了一晚上,好绝噢。

boosted
boosted

【steam推出“远程同乐” 功能】
Steam Beta测试版现已支持“远程同乐”,玩家可以邀请好友在线加入自己的本地合作游戏、本地多人游戏,以及共享/分屏游戏, 多达4名玩家可以加入,只需主持游戏的玩家拥有并已安装游戏即可,其他玩家则通过的 Steam 远程串流技术连接。 ​​​​
支持 PC、Mac 和 Linux 间跨平台畅玩,异地分手更方便了。 ​​​​

boosted

:aru_0520: 跟新县长交流了一下,应该算是达成共识了……我本人的顾虑见图↓但是确实跟 nebula 桑说的一样,新草莓县的皮下也是花钱买了域名和服务器的,被这么怀疑太不公平了,就,大家各有各的难处,互相体谅吧【
另外新县长表示启用了全站 cloudflare,是不会看到用户真实地址的,查了一下 CF 在国内一共也就 17 个节点,应该不至于暴露本体坐标,所以这方面的顾虑可以打消了 :cmx_05:

boosted

说我被害妄想症请随意,我确实有 STK PTSD,再再提醒一下实例管理员是可以看到所有本站用户的登陆 ip 地址的,虽然大家都挂着梯子没有隐私泄露的问题但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万一有人真的直连了呢 :aru_0010:

boosted
boosted

掘火电台087:遗落的法语民歌: 美国路易斯安那Cajun和Zydeco音乐 | 节目制作 夏博 | 封面设计 petit

“一个没有自小耳濡目染的接受那种特殊文化栽培也不会讲路易斯安那法语的人不可能仅靠听唱片和观看表演或进行相关技术培训去习得那种本领,它的神韵和气质的表达都被严格限定在自己民族和家族的代际传承中,这就是为什么至今Cajun和Zydeco仍是路易斯安那州西南部独有的音乐的首要原因。然而,这种状况确实限制了那种音乐的发展和传播,在他们后来出于推广目的开始采用英语演唱部分歌曲后也是如此。”

digforfire.net/?p=17265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boosted

在mastodon.social做了个测试 迁移到<同一实例>的另一个帐号 测试结果如下:
1) 来自pawoo的关注成功迁移到新帐号了
2) 来自同一实例(mastodon.social)的关注者迁移过去了
3) 来自2.9.2版本的关注迁移成功
4) 来自3.0版本的关注迁移成功
5) 来自pleroma的关注没有迁移成功,仍然关注着旧帐号
6) 迁移后,旧帐号登录后只能打开设置页面(以下简称“锁定”),但用新帐号登录可以看到旧帐号的之前全部嘟文。登录旧帐号cancel redirect可以解除锁定,之后就可以像一个正常帐号一样操作,不过“旧帐号“的迁移功能要等到30天以后才能再次使用。新帐号不受限制。
7) 迁移的是follower,不是嘟文。另外following list没有自动迁移过去,可以手动导出导入,这个功能很久以前就有了。
8) 一个bug,新帐号follower计数错误,小于实际follower数

boosted

@demi
bot作者说他数据库挂了,需要用户自己手动重新订阅
"NOTE: I'm really sorry but I had a massive database failure and lost all accounts on Oct 8, 2019. You're going to have to sign up for your old feeds again at the main page, bots.tinysubversions.com/conve."

boosted

在长毛象,学会折叠过~长~的嘟文,是基本的社交礼仪

boosted

我和 @lodudolodudo 没有分手,只是她抱锅自杀罢了💅

boosted
boosted

点开AO3发现他们在招会中文的人 :blobcat: 志愿者看起来挺有意思的,但我这么懒(((
archiveofourown.org/admin_post

我又要开骂了:
CATTI报名需要提交照片,照片需要通过中国人事考试网的“照片审核工具”审核才可以上传。
这个审核工具具体干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但它审核完了之后图片只有10k大小。好,那么我来下载这个工具。
:kusa:
毫不意外只有exe呢。
你,你是个官方网站,GitHub开源软件还知道Windows/Linux/OS X全支持,你只能提供一个选项不如提供Web版。我暴躁骂街。
唯一进步是有readme了。
我现在在出门找Windows电脑和安装虚拟机之间摇摆不定。

Donate
To prove you are human

boosted
boosted

“前苏联间谍花了巨大的代价,偷到了阿波罗飞船的最后一屏的代码,发现全部是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