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案了,就像自我形容的一样,对世界高度敏感,就算是隔着网线都能明白所有暗示。几天后你发现别人给你的截图里对方挺好的在聊天,他只是不选择和你对话而已👌知道了,不纠结了,做自己了。

安曼也有七座山丘,而此刻的犹太世界在下雨。

再努力也觉得自己像个被利用的傻瓜。

我是非常羡慕可以呼朋唤友喊大家来看自己写的东西的人,除了早期的不熟悉和热情之外,之后的我就只会越来越封闭。

又重新开始看守夜人之后,才发现我的喜爱这么多年的喜爱,没有白喜爱,还是喜爱。

我随便碎碎念一下,我的双标已经发展到了我讨厌的人说任何有道理的话在我眼里都是屁话☑️

人真的得坦然接受自己的不美丽

你瞧,我曾那么投入地爱过你。在某一个时刻想起拍照的手势,也是在头顶上比一个L。这把爱消散之前,我曾经用力呼吸。

CMBYN里最喜欢的桥段除了爸爸的那段话之外,还有吃桃子那里,有人为了爱可以做一些疯狂的事。但其实还是喜欢一开始两人互相试探。哎,夏天真美好,夏天真残酷,夏天真迷人。

能够克服我这毛病的唯一办法,大概就是把我的所有朋友们都删除,然后大家漂流瓶联系吧。自我孤立不是解决办法的途径,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

我自己这么没意思怎么还怪起了别人。

做一个成熟大人,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至少在表面上应该装作毫无漏洞。

理智上清楚应激性反应不可以是激烈的情绪反馈,这样会被人越推越远,但是被忽略和不被告知的确是我非常难以克服的一个问题点。我只能以不在乎和别聊了来应对这种情景,我的内核里并不加载这不是什么大事这个选项。

我小时候因为融入不了集体而被排挤,当然现在这么说就感觉我已经能take easy. 倒也没有,这种潜意识里你们会抛下我的恐惧依旧影响着我交友。很实在的,我会敏感的察觉到所有不被包含在内的举动。可能得是克服一生的难题了。

做了个和我的仿生人恋爱的梦,但他居然因为爱我而产生了人类的独占欲。

不能怪水逆,人生就是在疲惫和幻灭中生存。

总结一下我的2017,知道爱总有尽时,但没想过是用这种方式道别。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