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器切到 S.H.E 的 Shero,开头“陪自己去兜风……”
我:迅速开始脑洞(并不会剪的)二进制剪辑。
我这个人真的没有什么觉悟,希望大噶对我不要有什么期待!

我既然已经在逃跑的路上,就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不抗争。我还记得过去的那种高压的、光是为了一些琐事就耗尽精力的环境……在那样一种环境中,没有饥饿般的绝望,是没有余力去抗争的。一些富裕到有余力的省份里,家长们为了毒学校、为了高考招生名额,本着也许自私的拳拳父母之心也上过街,但(。我是真的钦佩要去做一点什么事的人。
不过我对“小市民阶级/小布尔乔亚/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的说法已经厌烦了。这就像是,攻击我可以,不要攻击只是恰巧和我有着某个同样标签的群体——我从超市搬九升的水回来是很吃力,但是不要说“女性生理结构决定了女性就是没有男性强健”,哪怕您写了一篇论文来论述它。

阿柴lilythepooh @lilythepooh

啊,滨海新区那会被炸的业主有不满意赔偿或者要求真相的,也上过街。被强暴的六个月大的婴儿,她的父亲尽公民的责任,也没有任何偏激言论,走法律程序,写公开信,写建议信,希望相关法律得到完善。杭州的林先生,家破人亡,走法律程序,在小区设灵堂抗议。重庆的马姑娘,奔波多年希望判决当年签署她14岁的结婚证的人。人们起来是因为这样一些理由,哪怕是这样理由的支撑也不能撼动长城分毫。祝愿要做事的大家好运吧。

· Web · 0 · 0

但是请不要说是为我!为了我是不值得的。这就像是,传教的人不厌其烦地对我说“耶稣爱你”,而我想请耶稣把我的份给更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