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柴lilythepooh @lilythepooh@pawoo.net

Pinned Toot

从磕CP意义和个人意义上我都很喜欢塞尔努达《致未来的诗人》。
译者范晔老师的豆瓣小站地址 site.douban.com/106802/widget/

Pinned Toot

去看Postmodern Jukebox的演唱会,票是几乎半年前就订好了的。主唱之一暖场时说“Let’s party like it’s 1929”。
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我的人生观一览。
大概喜欢Postmodern Jukebox也是因为当代生活永远给我一种生活在1920s的错觉,在世界之船的丧钟里,我们不停饮酒和跳舞,直到一切分崩离析。

Pinned Toot

I confess not doing better. I confess not staying strong. I confess not being good.
(这是一条……“每天都想说的话”置顶)
Je sais la sentence pour la raison de m...(

Pinned Toot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不还乡。
(杜甫老师,对不起!)
(这是一条人生观介绍置顶)

Pinned Toot

既然人越来越多我还是应该说一下:你好,这是阿柴。和在微博上一样天马行空这条博和下条博之间没有逻辑联系,情绪变化十分迅速,可能极其话唠,想刷什么就刷什么,肯定不能符合您的期待。如果引起您不适还请尽快取关/block,正如我会做的一样。祝您生活愉快。

但是the jam 的 going underground 真的很适合在地铁上听。
在速度快到要摘耳机的灰线上,最合适的 bgm 是 the State of Things (”Heart beats faster on the Jubilee line”👌)

考场在 O2 后面的一个酒店,来踩点的时候傻乎乎穿过了整个 O2。我一直以为 O2 就是个办演唱会的大号体育场,没想到是一团室内步行商业街,周五晚上本来就热闹,再加上跑来看演唱会的人,门外广场上还有人在打鼓,一群人现场蹦迪。我问了好几个人一路走到了酒店的后门,还问人家“你们有没有在街上的入口”,从后门进去一路穿过酒店看到酒店的米其林三星广告。啊,感受到了自己的没有生活和……贫穷。😂

Don’t panic 之歌系列:Tender, Wonderwall, Hey Jude. 是那种,可以想象很多人被困在什么地方时会一起唱来鼓劲的歌(。)

说到奇怪弹幕,我至今忘不了在我的DW混剪视频里刷“心疼 River”的人……这么有洁癖就不要来看混剪啊(那个视频的封面图还是10和Rose呢,点进来是想怎样)
以及 LMxDW 的视频里说我没有用“the river is just a river”来剪 River Song 的,这歌词怎么用我还真不知道,这么有脑洞怎么不去自己剪呢(。
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 River Song为什么会摊上这种粉,就像你十也摊上了很多在 Matt 传火炬的视频底下刷”It should be the 10th Doctor to hold the torch” 的粉一样👋

前几天想吃粽子,又不想去中超,跑去本地超市,挑圆形的米(越圆的米口感越黏)——煮意大利饭和西班牙饭的米都可,回来和肥墩墩的波兰腊肉和栗色蘑菇一块做花糯米饭吃解馋——这不是重点。花糯米饭吃一顿也就行了,剩下的米只好当普通米饭吃掉,没有电饭煲的我,想起博物馆里看过的青铜甗,和以前食堂里从铝制蒸屉里端米饭出来,在炉子上蒸米饭吃。
告诉舍友,他们很惊讶:“没有电饭煲怎么做米饭?”🤣🤣🤣当代人类哟!

不过话说,DW多出来的经费是不是从糟糕历史那里来的,感觉糟糕历史现在五毛特效多多了🤔以前都是实物的……
BBC儿童剧经费守恒定律(没有这个定律

政治不正确 Show more

@lilythepooh 我不知道CFA是什么来的…不过数理统计里面除以n的样本方差是方差的有偏估计,纠偏之后就正好是除以n-1的那个吧,因为想要更准确的无偏估计量所以经常用除以n-1的那个

舍友回家了所以英国工程协会给她发的杂志被我接收了(本专业还不配进入工程协会哈哈哈)
封面是这样一组数据:
英国16%进入工程专业的为女性,其中只有11%进入工程领域
前100的STEM公司里,只有九位女性执行董事
63%女性工程师在行业内受到性别歧视
22%学Alevel物理的学生是女性(这个我最震惊!!!)

为什么?为什么 CFA 的世界观里方差计算要除以 N-1 而不是 N ???我跟这个考试是不是三观不合。

#ADayInLibrary

我们每个人都保存了时间,保存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旧时的模样。而在我们的皮肤、皱纹、阅历和笑容背后,也保存着我们自己旧时的模样。就在表象之下,我们是曾经的自己:曾经的孩子,曾经的爱人,曾经的女儿。

——《小小巴黎书店》妮娜·乔治

糊团的 To the End MV 怕不是用了《去年在马里昂巴德》梗……

(开着 Blur 海德公园 live 刷题续命)Tender 真是一首温柔的歌!
我收回我昨天的话,我在蹦过糊团现场和大家合唱过 Tender 之前人生是不会圆满的(你

安利一个爱尔兰玻璃彩窗艺术家兼插画家Harry Clarke,包慧怡写他是“洛可可与日本浮世绘杂糅的装饰风格,近似维也纳分离派的构图,比亚兹莱式邪魅的线条,以及如梦似幻的群青色”……
当然以上名词形容词皆不重要。直观感受就是线条和色彩太好看啦。

突然大声逼逼:
拿自己的专业书/专业里学的知识当常识要求其他人,还是别了吧。

Mozart! 里莫扎特不断澄明自身最悲剧性的一点在于:他已经是个“英雄式”的人物(天才),但他人对于“英雄”的理解永远都要自带英雄滤镜,在这种从最高统治者到民众(可能好点)都对你有某种定性的评价与期待的洪流中,莫扎特还扎挣着要一个“自我”。其实我甚至觉得娜奈尔看莫扎特也戴着某种滤镜,只是女性主义的话题太过热以至于大家同情心空前绝后也自带滤镜了。
科洛雷多倒是两版不同。匈扎是带着曙光的(这版科最后有所蜕变),德扎是全然闷热的旧瓶(主教墨守成规)。

出门 Show more

打开一个乐队的商店页面可以笑十分钟😂

再次感叹privileged还不自知的人太可怕了(。

我的一个优点是可以随时随地开始跳舞 并毫不尴尬
无论是在live场还是舞厅
第一个开始扭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