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柴lilythepooh @lilythepooh@pawoo.net

Pinned Toot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不还乡。
(杜甫老师,对不起!)
(这是一条人生观介绍置顶)
I ain’t have no time for those sh*t, darling. They could kill me tomorrow.

Pinned Toot

从磕CP意义和个人意义上我都很喜欢塞尔努达《致未来的诗人》。
译者范晔老师的豆瓣小站地址 site.douban.com/106802/widget/

Pinned Toot

去看Postmodern Jukebox的演唱会,票是几乎半年前就订好了的。主唱之一暖场时说“Let’s party like it’s 1929”。
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我的人生观一览。
大概喜欢Postmodern Jukebox也是因为当代生活永远给我一种生活在1920s的错觉,在世界之船的丧钟里,我们不停饮酒和跳舞,直到一切分崩离析。

Pinned Toot

I confess not doing better. I confess not staying strong. I confess not being good.
(这是一条……“每天都想说的话”置顶)
Je sais la sentence pour la raison de m...(

Pinned Toot

既然人越来越多我还是应该说一下:你好,这是阿柴。和在微博上一样天马行空这条博和下条博之间没有逻辑联系,情绪变化十分迅速,可能极其话唠,想刷什么就刷什么,肯定不能符合您的期待。如果引起您不适还请尽快取关/block,正如我会做的一样。祝您生活愉快。

【投稿】وبؤذي نفسي...

【投稿】وبؤذي نفسي بس لَبَرّر الوُجود然后我伤害了自己,只为证明我的存在مشروع ليلى - أصحابيMashrou’ Leila - AshabiMashrou’ Leila(一夜项目)是2009年创立于贝鲁特美国大学的黎巴嫩摇滚乐队,现在已经是阿拉伯世界最热门的独立摇滚乐队。曲风受到黎巴嫩爵士电子的影响,歌词都是用最高雅的阿拉伯语文学的语言创作的,探讨政治自由、爱情、性、LGBT、宗教、现代阿拉伯人身份认同。主唱Hamid Sinno是阿拉伯国家第一个公开gay身份的艺术家。

能把【正常】和【调控】放在一起说,怪让人一阵恶心一阵哆嗦的 pawoo.net/media/R0giKerlM8wTjp

因为一项写作计划,在进一步了解大陆的底层生态。我的感觉是,在公共平台上谈论这个国家很多事情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的声音是消失在公共视野外的,他们的观念,他们的世界和具有评论权和话语权的人们是完全割裂和不相容的。“政治视野”或者说“政府行为正义与否”是个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无意义的玩意儿,对他们来说,他们永远都不会有思考主义问题或者说任何形而上价值的时间和空间。很多知识分子喜欢嚷嚷民智未开公民素质低,我个人认为这基本上属于“何不食肉糜”的短浅见识。民众之所以这么活着是因为他们只能这么活着,是因为权力压迫他们这么活着,他们在权力面前,生活面前仍旧是一捏就死的蚂蚁。

【投稿】弟弟说:“世间本来就没有真庙假庙。我有一天

【投稿】弟弟说:“世间本来就没有真庙假庙。我有一天看到个破衣烂衫的老太,腿都残疾了,她知道县里有了庙,就爬着来进香。在山门口,她虔诚磕头,非常幸福。庙是假的,她的虔诚和幸福是真的。真庙假庙,都是一种虚幻。” ——《慈悲》,路内

关于「我能不能对这个世界有益」——长到这么大,我得到的最有用的一条生活经验就是,别随便就把自己摆在拯救者的姿态上,无论你想要拯救什么,无论你自己以为你的姿态有多低。首先,这个世界不是漫画书,没有一个恒定的反派和非正义方;其次,就算是有一个“不得不打倒的力量”或者“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方式”,也并不关你的事,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你是主角吗?你怎么知道你不是炮灰?;最后,放过自己和身边的人,接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无能为力,你才有可能看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一代骗下一代,你负责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而这个真相其实对你自己之外的任何人都没有意义,因为没有人会和你站在一起,甚至未来的你自己都不会,但是你仍然要发掘,你仍然要怀抱希望。这世界上的事不就是这样吗:要么死去,要么活着,要么像死一样活着。

拖完地了,拖地怎麼會難倒我?說到拖我最厲害了,我拖稿那可是…

@kipuka @rycbar 结论是买25、50或125个的时候单价最低,为1.112。也就是说为了获得最低价,最少要买25个,这店真黑x pawoo.net/media/YQrHNmk0yuADj6

9012年了大噶还在穿晚礼服上 the BRIT Award 唱歌,1975主唱穿晚礼服戴了毛线帽子上台就被夸反叛传奇了。回想快三十年前麂皮穿二手烂衣服/黑蕾丝女衬衫跳艳舞上 BRIT,贵岛摇滚是不是完了(不
基本上我们这一代大噶都是佛系叛逆,这也没有办法(
(当然也有人说是这届 BRIT 不行
(不过我对 1975 没有意见

正当我以为我这辈子跟宇宙探索都没有关系了的时候……

您的文件收纳之选——
是谷物早餐盒子(

为了防止这个号火起来

BFI Southbank 又在给16-25岁的旁友们提供3镑电影票了,这个月在你敦的旁友们不要错过(

一个很有意思的是历史课上讲到了日俄战争中日本胜利的全世界的反响,孙中山认为这是一次东方战胜西方,同时处于俄罗斯压迫下的其他国家(比如奥斯曼土耳其)也赞美日本的胜利,非裔美国人也认为这是所有非西方人的曙光,日本的胜利就是所有人的胜利。可是在这里,日本是依靠西化和工业化强大起来并马上就要步入殖民者行列的“西方”,而沙皇俄国才是政体和经济落后并且马上要迎来布尔什维克的“东方”... 就是很有意思的历史现象。
我真的太喜欢我的历史教授了,一个是研究中东出身一个是研究东亚出身,他们讲历史是真的在讲“世界的历史”,侧重不同民族的交流/冲突,每个事件在世界范围的影响,还从经济军事文化艺术不同角度分析,而且每个事件在社会底层人民/边缘人民的影响力都会被考虑到。哎真的是在看历史本身,听他们的课我才觉得人类总算是稍微懂得一点自己是什么了


推书:廖亦武《中国底层访谈录》
很难为这本书写推荐语,它事实上都不是对底层人物的访谈,更像是一本对社会主流话语体系之外的三教九流的群像采访。它采访了曾经从大狱中几次逃走的死刑犯,采访了老嫖客,采访了老酒鬼和老右派。很有意思的一本书。

是水仙的季节!
(虽然一个月前路上的水仙就开了,两个星期前超市里的水仙已经开始打折清仓了……)

IT:我们的超级计算机对全校开放,这玩意很好使。大家用它跑程序因为计算速度快,效率高,还省钱——免得给你们一人买台工作站。
IT:哪怕你只是想用自己的笔电上油管看猫咪视频,你也可以把程序丢进超级计算机然后去看你的猫片。我们无所谓的。
好了知道大家都爱猫了……

在推上被 UCL 数学系关注了,点进去主页是他们系小房子的照片,元旦那天我还从那前面走……
想念了 Bloomsbury 十秒钟;l

突然想到一个观点:“我们在凝视他者中领悟了性” 好莱坞电影中女性和他者(非白人民族)作为“被动的、被凝视的对象”在电影研究里很重要,但是这个现象... 并不止于此?刚查到一篇论文是中国古代对缅甸越南文化的“色情化”,就在中国上“西域”也曾是这个待遇,还有西方和the Orient,伊斯兰苏菲诗歌和基督徒/印度教徒... 在我们与他者的交流中,“他者”被色情化的例子太多了,这之间是什么关系?异化先于色情化还是色情化先于异化?“凝视”过程本身带来了性?为什么关系一定要是性,而不是别的关系?权力结构在这里怎么工作?
而且这个可以推广到21世纪各种文化交流吗?在当代,我们看见了更多“色情化”他者的case... 就很有意思....

今年阿贝尔奖的结果出来了——
让我吃惊的是居然这才是第一个女性获奖者。就……9012年了!
New York Times: nytimes.com/2019/03/19/science
the Guardian: theguardian.com/science/2019/m
我一直觉得数学的问题没有实验科学和工程类学科严重,因为我们本科数学院男女比例是11:7……但是比例不能说明一切🤦🏻‍♀️
希望下个月可以把油管频道开出来: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