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FallFlat🍓呜喵呜喵 @lilhuman@pawoo.net

Pinned toot

我真的挺讨厌我这个号不点名骂过的某位的,如果看见有人转我可能会直接拉黑~而且其实无论是这个号还是草莓县的号也不推荐有人第一次看见就关注,无论我被转嘟最多的社运相关还是机场相关嘟,看到了算缘分,没看到真的也没损失。
我有间歇发作的很 严 重 的广场恐惧,对我有某种期待的人关注我的话,碍着我自说自话聊天放屁了,真的。
请不要对我抱有任何期待,特别欢迎取关。

等一下,不能把嘟嘟搬过去的话根本不叫搬迁啊,难道有搬家是把邻居抱走没把钱带上的吗……???

(通过在两个不同的账号询问搬迁事宜,成功营造了象群迁移的假象(不是

诶 想着被迫键政营业的话是不是发到这个号比较好,但是一想,不行,我拒绝和洋粉红呆在同一个站!

以防有人也拉黑了看不到他,我还要截图再发一遍,图里正好还能截到你艾特的另一位术士,爽不爽?
本来没有人要关心旧县不知道几多年前和我无关的一场口角,看不顺眼拉黑了事就是长毛象最高准则,和我无关的人我也不想引用他人评断,一开始在别的站我也通过了你的关注申请,并没有对你区别对待,是你自己明明拉黑还有在背后开无数个小号视奸,在每一个小号的bio里挂上对别人的辱骂,严重影响我的阅读体验和正常社交。最好笑的是明明互相拉黑还要嫌对方不给你看,这种人不拉黑留着物种多样性观察?
我建议大家一起拉黑。

希望死去的人可以變成星星

派出所找他的警察会很委屈,网上查到他消息的网警会很委屈,老实打击谣言的市里领导会很委屈,甚至涉及到中间闭眼的那些人,可能也会委屈,自己不想这样的结果,只是想先压一压,先等一等,或许…。戴着更大冠冕的人也委屈啊,这是一种有效的社会处理策略,他们可并没打算亲手杀死什么人。
网上一直到肺炎爆发都还在说这确实是谣言的人也很委屈,“这确实不是sars啊”,他们也没真的想谁死。
不愿意说话的人也委屈,说话的人也委屈。
我看到有人赞颂勇敢和奉献,若是这样倒还好了,因为那归根结底是个英雄被屠戮的悲剧故事,我们的愤怒有所指,我们的悲痛也是普通人角色应该做的。这样倒还好了,因为我们在十天后,两个月后,一年后就能忘记。
但如果,如果他自己不过是出于最基本的善意,想要警告他的同胞,他身为一个普通人被那些无意沾血的人沉默屠杀,而其他人漫长地行走着建起了木台和高塔,编好了绳索,这绳索只会在湿润时收缩,所以当那天下起了雨……所有人都觉得委屈,因为是雨杀死了他。

m.weibo.cn/1238896151/44691124

如果大家想要注册 bgme.me ,在这里提供一枚邀请链接,有效期7天。
bgme.me/invite/auZgjsq2

@bgme 没错。迁移文件到了午夜,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notlikethis:

《为咕噜猫而作的三字经》

长毛毛
毛长毛
长长毛
毛长长
长毛长
毛毛长

:pat_potato:

來投票吧! 有中區人可以跟我一起去當監票志工!
youtube.com/watch?v=jGppF61TXs

我 绝 对 不 要 360 浏 览 器 (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