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帅气的鸢哥 @lgcjl@pawoo.net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好像突然多了好多人,弄个置顶吧。这边是我用来话痨的地方,想到啥说啥,也不怎么精心组织语言。总体来说会比微博上更情绪化,逻辑更混乱,更自恋或者自闭。内容也没什么有趣的东西,甚至可能说话说到一半突然懒得打字了,比如

我感觉我的爱情最后不是死在无望的单相思中,而是死在我的金鱼记忆和爆满的工作时间表里。

好几个同事说我口音像台湾人,为了证明他们的说法不准确,我在ktv点了一首蔡依林的倒带。听完以后他们纷纷表示:真的很像台湾人。

为啥热门微博总给我推考研相关的东西,且不说我工作都干到这程度了不可能中断去干别的,你就说我看起来像是能毕业的人吗。

跟闺蜜一边等奶茶一边聊HP的世界观设定。
闺蜜:任何的魔法都不能凭空变出一种东西。它只能给植物的生长加速,或者把一种东西变成另一种,或者把一个东西从这里变到那里。总之,它需要经过某种程度上的置换,而不是凭空捏造。
我:嗯。
我们的奶茶可以取了,排在我们前面的一个人拿走了一杯去奶盖的,杯子上方空出一块。
闺蜜:他没有加奶盖诶。
我:因为没有一种魔法可以凭空变出东西,都需要经过置换。你加了双份奶盖,所以必然有人的奶盖会被置换掉。
闺蜜:
闺蜜:滚。

每次看到“祝你美梦成真”这句话我都很感动以至于会认真思考一下要不要当场做一个。

经理送了我几张火锅券,一看是老喵最喜欢的那家,果断约上一起花掉🌝

我司被拉上IPO的都太惨了,做审计能熬过一个个忙季的都是因为有个淡季的盼头,而IPO完全破坏了这一规则,变成了全年忙季无休,出去玩更是不可能,甚至连考试假都要被压缩,那还做你🐴的审计呢。

我判断渣浪塞粉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是来自微博推荐,又不是刷DW的,那100%是渣浪塞给我,搞不好人家自己都不知道点了关注的。然后直接移除就ok。

同事说我做事挺快的,其实这是因为我是金鱼记忆,手头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不赶快做完的话,过一会儿我就忘了。

能把【正常】和【调控】放在一起说,怪让人一阵恶心一阵哆嗦的 pawoo.net/media/R0giKerlM8wTjp

为什么CPA又要报名了,我上一轮不是才刚考完吗🙃

本来觉得这个忙季我完成的工作量已经够雄伟了,一问同事发现有的是比我惨的,那点成就感也不好意思保有了(

今天有一份现金流量表,我根本没看到明细,单纯用合理性分析发现客户有个地方做账可能做错了。跟客户撕逼撕了半天,我一拍桌子让他导个明细出来,一看明细真是他错了😂(今天份牛批

还是很感激追星女孩的,因为我吃了很多她们买海报附赠的冰激凌、披萨和小甜点。

我用华为就是因为华为好用而且我买得起啊,有些人非要把用华为跟爱国沾边反倒让我感觉恶心。与此同时我用日本产的护肤品和相机又有人说我不爱国。dbq我根本不care国不国这个东西,我既不爱它也不不爱它,我就是单纯不关心它(除了它恶心我的时候我要骂它)。

我有一大堆关于四大所审计的吐槽段子但是我不敢发在都是同事的票圈而不是同事的人又看不懂所以我很苦恼

我是A1A2的时候:哎呀勾稽也不用勾平的嘛,差不多就行了。
我是Senior的时候:淦。

lofter隔段时间就要来一次大批量屏蔽我的文章,在它的算法看来是不是所有的文章都含有敏感词了。无论是运营者的愚蠢程度还是这种做法背后的大环境都真他们令人作呕。

经理自己承认这次分给我的一份报告太难了,她分配任务之前没想到这么难,不然会分给比我级别更高的人去做。而我在做的时候也感觉到难,但我本能直觉是因为我菜,所以我就咬牙跟它硬刚。关键最后我还刚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