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帅气的鸢哥 @lgcjl@pawoo.net

Pinned toot

还是置个顶吧。这里是我拿来释放负能量以便我能在其他地方人模人样做人的地方,说的都是没营养的垃圾话,有一定概率会乱咬人。你要问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我是个生活不如意又无趣的loser啦。
想看正常的我可以点另一个置顶。

Pinned toot

好像那边置顶换了这边还没换过,那换一下(
来都来了,看文吗盆友→m.weibo.cn/2310497625/43566542

Pinned toot

好像突然多了好多人,弄个置顶吧。这边是我用来话痨的地方,想到啥说啥,也不怎么精心组织语言。总体来说会比微博上更情绪化,逻辑更混乱,更自恋或者自闭。内容也没什么有趣的东西,甚至可能说话说到一半突然懒得打字了,比如

今天有一关大家都毫无头绪,正打算拿对讲机求助。但是因为进来的时候听得不认真,谁都不记得对讲机怎么用,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把关卡给解出来了。

玩密室的时间基本上一半耗费在解谜,另一半耗费在机关不灵反复尝试。

在这世界上,努力没有用,丧也没有用,死又暂时不敢死,实在没有留下什么选择,那只能给大家表演一个胸口碎大石了。

中國的三大種姓制度:
民族,戶口所在地,城鎮人口/非城鎮人口

同一個國家的人,想換地方工作、居住,他媽還要積分落戶,還以為是申美國綠卡呢,真真的絕了。

@tyfulcrum @lgcjl
github pages 目前大陆的访问质量每况愈下,前不久更发生了大型MiTM攻击。
感觉不太稳,不太适合长久使用。

真的是,我一个破写文的(虽然本科学的信息管理但是学得太水+工作不对口早已忘光光),本来完全用不着研究这种平台建站的东西,就,凭啥啊。

@lgcjl 担心会被屏蔽的话可以考虑GitHub Pages建站[1],新手不到1小时就能部署好。
----
[1] zhihu.com/question/20962496/an

唉,wordpress我这才用没多久,文都没传几篇。以后是不是真的只能写在纸上了。

我家的小猫咪
连猫爬架都还上不去
这样的小家伙
有时都敢追着我这个庞然大物咬呢
我这样的体型
竟然都让你恐惧到想用言语消灭我
你莫不是比我的猫咪还矮的小老鼠🤔

中国女性真的应该停止削足适履了。如果你对他们来说太强壮,那应该被淘汰的不是你,是他们。

我比她还壮呢,当年也挺自卑的,后来发现强壮的身体有很多优势,反倒那些喜欢用言语攻击你的“强壮”的人,自己多半是想强壮但是强壮不起来,故化羡慕嫉妒恨为嘴臭。
可惜他们不仅打不过我,还骂不过我。词汇量只有一个坦克的人,打他骂他都是欺负他了😃 pawoo.net/media/GGkNZ1GdoY5a51

三个人玩密室,其中有一关需要把手伸进门洞里打开另一侧的门栓,门栓在最底下。我和老z互相配合,我手长从上面够,她在下面用手指从门缝里推,费劲巴拉地把门打开了。
等通关出去,我们跟店长说,某某关卡有点费劲诶,手不够长的客人怎么办?
店长看了我们一眼:那关是让你们伸手进去拿到旁边的刀,然后用刀来够门栓的。你们这是暴力打开了,当然费劲。
我们:哦。

幸灾乐祸结束,该兔死狐悲了。假如殆知阁让上面知道了长毛象的存在,那么所有人都不安全。
最近一段时间,各位站长请考虑在注册页面关闭公开时间轴的(非注册用户)浏览入口。

我以前心急,看到个好东西就想卖安利给别人。觉得长毛象好啊,不审查不限流不吞评没广告多好啊,别人用完之后回了微博还委屈,这么好的东西你用不惯就不用啊?你嫌弃微博只是嘴上说说!
现在时间长了也慢慢理解了。以用户基数而言,微博在目前依然不可替代,而不用长毛象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的人想要在微博发声做出改变,有的人平时就不是重度使用者所以一个社交网络就已足够,有的人需要靠微博获取信息和同好,有的人单纯就是,不那么在意那些。
同时也在反思。我这样看到一个好东西就强行要求别人改变习惯的样子,和事不关己地“输出革命”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现在想开了,安利这种东西随缘,别人来来去去也用不着感伤。管好自己就行了,别人需要帮助再提供便是。

上次去老z家玩,我们点了烧烤,然后不知道在哪吃。如果去客厅的话,客厅有她室友养的金毛。在她房间吃的话,房间里有她的猫。只想安心吃一顿烧烤的我们思来想去,最终老z出了个主意:我们把猫放到猫包里吧。
说着就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猫包,通常带猫出去打疫苗或者检查的时候才会用到,然后一把捞起猫,两人协力把猫装进去了。
然后一边吃烧烤一边听猫在里面骂骂咧咧,我猜说的大概是“邪恶的人类”之类的话吧。

《瑞克与莫蒂》相信时间线上很多的嘟友都看过或者有一定了解。是一个非常高品质的脑洞成人动画。在去年被ACFUN购买中文版权后,谜一样的翻译以及神奇的打码方式不说,类似于电波字幕组这样的良心团队都因为法律问题不能再持续提供字幕(在经历观众扔屎后,ACFUN把电波纳入翻译顾问)。
有人说ACFUN这种行为让更多人了解到了瑞克和莫蒂,通过购买版权让制作人有经济收入。但这种购买优质资源,迎合审查自我阉割,给观众带来残缺内容的行为,真的应该得到支持吗?

@lgcjl
我个人觉得人文社科研究多的人不是说能看到光明,是更容易看明白灰暗为什么是灰暗,至于怎么解决、能不能解决、你以为的方法是不是终极方法、你以为的解决是不是解决,那就是再说了,但是有了讨论这些的能力的话灰暗就不仅仅只是灰暗了
画这个漫画的人八成不是“看到了光明的人”,估计只是希望有人能看到了光明,希望有光明可以去(((
当然我觉得搞人文艺术搞到心态平和从现实世界抽离也是一种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