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怎样走到这一步。不说政策、高层如何,具体的事,总是具体的人在做。那些亲手把九十多岁老人抬进方舱的、不让居民回自己小区的、拒绝借出除颤仪的,不也是人海中的你我他。不做这件事,你可能丢了工作;做了,他人丢性命。目睹无数普通人成为恶行的助力。 ​​​

女足赢了,你国男的:“欢迎嫁来xx”,女滑雪运动员赢了,你国男的:“什么样的男的才配拥有她啊” ​​​,省份电视台大摇大摆一本正经拿未成年的14岁女体操运动员和18岁的女滑雪运动员比谁更受男观众欢迎,一谈到女运动员就是怎么择婿,讨论一个有自主意识的女性就像在讨论一双待价而沽的鞋子,我说部分国男脑子里除了裤裆里这些破事没点别的东西了是吗,这不是屁股决定脑袋,这是屁股就是脑袋啊。

为什么你干不过你国:

钟美美被教育局约谈时,我写了一句「这孩子过仨月就要出爱党敬业优秀教职员工模仿」,想了想删了。因为他是个孩子,且是受害者,虽然这句话要嘲讽的是共党体制,但话总会连带伤害着孩子,不妥。

结果三天,钟美美就出了「爱党敬业黑龙江接待员模仿」,从时间到主题,全比我想得猛一档。你国都不把孩子当孩子,你琢磨这么多还想干得过你国?

输就输在你有人性上了。

我就说一句咯。黑人男性比白人女性更早获得投票权。

至今難以忘懷這個傳說級的企劃

2017年,北京小藍單車,在六月四號隆重推出[單車和坦克更配]的促銷活動…

三小時內帳號被註銷。

离婚冷静期就是转嫁维稳成本,如果彻底解除计划生育,那农村村镇的女性真的没有未来了。

而且懒政成这样真的让人乍舌,不想恢复单位幼儿园,不想生育补贴,不想夫妻双方强制产假,不想儿童保护和性教育,就是不断把生育和家庭压力丢给女性,用心险恶,毕竟超过一半的男性韭菜肯定无动于衷。

以及对首页上一片不生不结婚的呼声不看好,因为发声的都是少数家境不错有独立经济能力面对较小社会压力的中产女性,目前主要割的不是这批韭菜。好奇未老会不会有具体的单身税(不是补贴结婚人群不补贴单身…这不是单身税)

「怡婷,妳才十八歲,妳有選擇,妳可以假裝世界上沒有人以強暴小女孩為樂,假裝從沒有小女孩被強暴,假裝思琪從不存在,假裝妳從未跟另一個人共享奶嘴,鋼琴,從未有另一個人與妳有一模一樣的胃口和思緒,妳可以過一個資產階級和平安逸的日子,假裝世界上沒有精神上的癌,假裝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有鐵欄杆,欄杆背後人人精神癌到了末期,妳可以假裝世界上只有馬卡龍,手沖咖啡和進口文具。但是妳也可以選擇經歷所有思琪曾經感受過的痛楚,學習所有她為了抵禦這些痛楚付出的努力,從妳們出生相處的時光,到妳從日記裡讀來的時光。妳要替思琪上大學,唸研究所,談戀愛,結婚,生小孩,也許會被退學,也許會離婚,也許會死胎,但是,思琪連那種最庸俗、呆鈍、刻板的人生都沒有辦法經歷。妳懂嗎?妳要經歷並牢牢記住她所有的思想,思緒,感情,感覺,記憶與幻想,她的愛,討厭,恐懼,失重,荒蕪,柔情和欲望,妳要緊緊擁抱著思琪的痛苦,妳可以變成思琪,然後,替她活下去,連思琪的分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林奕含.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代孕合法的话,底层妇女大概会被父母丈夫逼去代孕而非下地、进厂干活。拐卖年轻健康受教育的妇女比之前利润更高,底层男会买智障女做孕体,需要代孕的人可不会接受智障孕母。拐卖之外,校园贷套路贷也能逼负债者代孕还钱了,比逼她们卖淫可合法来钱快得多。
代孕一般一次产数个供买家挑选,多的、被拒收的婴儿运气好就进福利院消耗社会福利,运气不好就流向人口市场甚至器官市场。
以上还只是良好猜测。卖血都能灭绝一批村落,卖孕会死多少呢?

突然想起一个事:
韩国那个N号房,前几天爆出说有个主谋自己逍遥法外还给自己账号设置了程序说被捕后他存的不雅视频会自动曝光。
依照国际惯例,这种内容下面肯定有人哭:有没有什么方法能保护受害者啊?
当然有。
学会善待受害者,给他们一个包容和有爱的环境,建立一个不会对受害者荡妇羞辱造成二次伤害的友好世界。她们是受害者,应该被善待。
如果大家都善待受害者,那个王八蛋能以此来作为要挟社会和司法的条件吗?

看了那个后浪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只不过想打个捡树枝还房贷的养老游戏而已,下载相关的手机app又是要翻墙又是要弄个国外的苹果账号,然后你告诉我我们这代人喜欢什么都可以去做所有的科技文明在我们面前打开,我信你个鬼…

人家韩国姐姐来了可以上街,上完法案就能推进就能出台。
我们姐姐在网上骂战撕扯,一地鸡毛以后封号炸号,现实世界里依旧平静祥和。
所以知道为什么不能让你们上街了吧?因为你们在网上哔哔多万年一秒就能清理干净,上街起码还得……嗯……那啥是吧……

毕业于央美的大佬,男的。
今天看见这个蛮欣慰的,是的,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把活人当商品处理就是文明的倒退,这是奴役,孕母就是新时代的奴隶。
你没有子宫/你的子宫生不了,这不是你可以奴役底层女性的借口,这可能是天意,这是大自然在筛选基因,不要违背天意,否则容易遭天谴、遭报应。
如今微博上反代孕的声音最大,这绝对是女权博主们的功劳。

来了好多新县民,我想小声说一句,长毛象其实不适合写手发长文。首先打字有字数限制,如果发长图其实在某些app上是看不太清的。其次每个实例基本都是站长自费建站,某些接受捐款的实例除外,说不定哪一天实例就没了(就你乌鸦嘴),作为存档其实不太安全。最后长图很占服务器资源,作为县民还是想替县长和本县长远发展考虑一下的。

长毛象最合适的其实就是碎碎念,有事没事上来嘟一句 :blobcatcoffee:

人总是会忘的,每日app签到有时都不一定想得起来,合着我就活该被批评?真是脑子有病

短短几天,微博上的老朋友炸号了,玩了两年多的一个QQ群也炸了。
这生活真刺激。

@洛夏月

明明给她们卫生巾就行,明明保护好头发就行,明明怀孕流产让别人替代就行,可这些人偏不,他们不关心她们冒着多大的危险救了多少人,只让她们留着血,打着激素,剃了光头,抛弃子宫,再把这些称之为伟大,然后继续洋洋得意的说,你们看,病房救护的主力军是男人! pawoo.net/media/ssBCkMVJDffALS

14女1男,女性全被剃了光头戴医用口罩,唯一的男性留着寸头戴N95.
院方太恶心了。

草wwwwwwwwwwwwwww

笑死了。心理素質不行,受不了黑粉和口水的人是不配做偶像的啦(明指你阿中哥哥和禁評大大)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