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加拿大记者Arthur Kent在北京拍下了军方暴力清场的画面。他于3日晚上9点接到去木樨地跟进镇压事件的任务,直到4日凌晨3点半,在天安门广场中央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结束拍摄。

他看到军队开枪、人们救助伤者,还录下了戒严部队“立即清理”天安门广场的警告,其中一些片段被多家电视台采用。Arthur Kent表示,当时未能很好地整理视频,学生们说的话和当局的喊话没有英文对照,时间顺序等方面也有问题。
上个月,他重新剪辑这些片段,制成约13分钟的纪录片《Black Night In June》公开发表。乙烷日报为影片添加了中文字幕,请看上方视频。「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Black Night In June (2019)」 - youtu.be/hA4iKSeijZI

受刺激的日常 

朋友最近新谈了恋爱
实力羡慕了。想男票打听到朋友在看gabrielle二话不说给买了,又在打听怎么买铂金包。
是羡慕包的,也羡慕家里有矿的,但也实力羡慕朋友有这种体贴的男票啊~当然,朋友本身性格好漂亮还能赚~
我大概是上辈子毁过银河系吧🤐

想起某天跟一法国小哥儿说到我国消失了的三千万女孩,他数学不好,先前大约没看清这个数字。
聊了好几句别的,他突然说,等等,三千万?你确定是三千万?不是三百万三十万什么的?
我说没有啊,就是三千万。
此人平常一贯不怎么多愁善感,结果过了好一会说,他们法国的人口总数只有六千多万,三千万,差不多等于全体法国女性的总和。他想到他的母亲、妹妹、教母等等,这些女性换个环境可能就不存在了,他觉得很难过。
他的母亲和教母我不知道,但他这种农村家庭,如果在我国,他视为女神的妹子的确是有大概率会不存在的。
他这样的同理心,我在我国男性身上极少见到。

未成年母亲、约会强奸 

mp.weixin.qq.com/s/d7jwyiZWsfi
mp.weixin.qq.com/s/YMYeo4hIVzm
#备忘
看到两篇微信文章,感觉很愤怒,所以在这里记录一下。

猫送回去了,昨晚我跪在地上擦了俩小时卫生间的地,整个屋子打扫了三个多小时,洗掉了所有被猫爬过的床单被罩。第一次真实感觉到无比神清气爽!

朋友的两只猫寄养在我家,才一天一夜我已经烦到不行了(虽然是自作孽)。下了班已经累成狗都不想回家,一想到打开房间的那阵猫味和一地猫砂的卫生间到处飘着猫毛的空间就抑郁。果然我只适合叶公好龙式云养宠物:soraphant_grave: 。

转@沉佥
不想掰扯什么“教唆犯罪”的问题。
说个难听话,我国结构性教唆杀女婴、教唆男性狩猎女性看上了就强奸敢分手就杀死的情况还少吗?这会儿倒是想起来讲“教唆犯罪”了。
想起《盲山》结局女主角一斧子剁了强奸她的所谓“丈夫”的那个版本。
一个不被允许存在的版本。
受压迫的女性连在文艺作品里发出反抗的怒吼也不被允许。
真的太扯了。
其实对比一下原版《芝加哥》,就能看出中国女性的忍耐底线比欧美女性不知道要低多少。
比起原版的“你辜负我感情我就取你狗命”,中国版根本是在血泊里唱战歌。
然而也不被允许。
从《盲山》到《天朝渣男图鉴》,再一次展示了我国审查红线在面对性别议题时的腐朽落后。
文艺作品不能使用夸张的手法表达激烈的情感吗?
不是的。
武松血溅鸳鸯楼,宋江怒杀阎婆惜,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都是英雄好汉大快人心恶人该杀!
但受压迫的女人不能反杀男人。
中国女人至多只能做杜十娘,怒沉你的百宝箱,你自投水去死,只要让李甲悔痛人财两失就算是反抗是惩罚了,不妨碍他转身再骗一个不那么“刚烈”的,偶尔怀念自己当初错失的“尤物”,和兄弟们在酒桌饭局上聊聊“当年那个为了我去死的妞”。
这可真是。
去你大爷的。

@__ltd90 果然还是比较喜欢看你写repo,有画面感

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人以“性骚扰”为荣或者以“被性骚扰”为荣。
前几天买咖啡时候突然跑过来一个男人搭话表示要借东西,我赶紧问借什么,对方突然笑得一脸猥琐“借个避孕套”。人估计没理解我白眼的意思还追上来“解释”,“我就是看你可爱想搭讪”我tm气得差点一手机甩丫脸上。
最生气的是昨晚我在一个姊妹群里吐了这口黑泥,竟然好几个关心对方长得怎么样,还有人得出个结论是“出门还是得化妆才有艳遇”。
艳遇????????
我?????????


2018年8月22日,伊郑重翻出珍藏许久的几张发黄了的小纸片,抖抖索索地贴在了自家门楣上,然后搬了张竹凳坐下来跟路过匆匆瞥一眼的人嘟囔:
那是2015年……第一张小纸片说煲仔饭不好吃,第二张小纸片说咖喱饭好吃,第三张……第四张……
爱吃煲仔饭吃坏脑子的于是捧着伊的手,说那会儿幸得有你一起说煲仔饭好吃,而别的人忍着笑快步走掉了。
风儿有些喧嚣,仿佛在说何不再捂上几年,等2025年拿出来,做个十周年纪念。

随缘安利 

拖拖拉拉终于track完了,挑了一场尽可能控制了自己的洪荒之力的tl,大家来吃一发安利好么
链接:pan.baidu.com/s/1JePV4MPLyjB-r 密码:2pdt

好的,我要开始发花痴了!一心只有萨里奇,马三伯是谁我现在想不起来了🦇😍 pawoo.net/media/Ec7hv5gwYVwfkt

所谓“台上写歌萨里奇”,真的是因为他完全在这个角色里,他让他的演唱完全在为他的表演服务,每一个旋律的起伏调整都在恰如其分表达他的内心!作为观众只能被他勾得欲仙欲死,疯狂打call!🤟🏻🤟🏻🤟🏻 pawoo.net/media/pnkNaQjax50XHM

这是一个关于和大佬一起看戏的花絮repo:

昨天做了Ronacher二楼的六人包厢,后两排的四个座位是本人及组团亲友,前两排一直空着,直到开演前不到五分钟,André Bauer叔闪进了包厢,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顿时闪瞎了我们四个;随后开场前另一个位置坐进了一位VBW大佬😱,在我们鸦雀无声作乖巧状的目瞪狗呆中,两位大佬十分淡定地回头跟我们打了个招呼😅

开演之后AB叔全程处于懵逼状态,感觉他是没怎么看过这个戏(后来跟他聊的时候他说他这是第二次看🤨),作为观众他大概是能够被某些剧圈警察挂的那种,全程不断地对剧情有各种不理解的地方,然后旁边的VBW大佬就一直在给他解释,还有时不时会向旁边的大佬求证“某某角色是不是某某某演的”😂……大佬后来解释了几次发现我们对他们的交头接耳表示侧目之后都不好意思了😅上半场有很多末场才特有的骚操作,作为完全不熟知剧情和原始操作的观众,AB叔在全场嗨爆的时候摊手懵逼也是十分可爱的了😂

下半场一直到永生之前,AB叔基本就属于WTF的弃疗状态,百无聊赖地靠在栏杆上,连鼓掌都是意思意思跟一下大家的节奏,永生之后突然看high了,一直到终曲都还挺投入的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