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本条置顶是想提醒大家:
我会对MBTI及其信徒开很过分的玩笑,就是说我完全不信这种“理论”并且会嘲笑相信它的人们。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毕竟就像无神论者不该嘲笑有宗教信仰的人,我也不该嘲笑MBTI及其信徒。但对于此类凭借人为指定的规则给人分类、缺乏科学依据又自诩科学客观的摩登版星相学,我实在难以忍受,必须要大声嘲讽才能排解这种混乱逻辑带来的不快。
为了大家和我的心理健康,如果你相信人可以被划分归类,还请不要关注我。

Show thread
Pinned toot

发一条置顶:
使用“子宫道德”一词是在物化女性。
使用“驴鼎”等话术,是在正当化男性的不道德及犯罪。
如果连这都不明白还自称“女权主义者”,只能说想当女爹,建议立马团结起来筹集资金建立女儿国,拥有自己的武装部队,而不是天天在互联网上键盘出警。

Pinned toot

当然从这个事情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你被质疑和你表现得自不自信/有没有底气关系其实不太大,和质疑者自不自负关系比较大。说没自信所以被质疑也是一种受害者有罪论!!T T

Show thread

看人讲非英语母语者的口音被native批评的问题,我想起来一个我自己时常会遇到的事 

就是:英语母语人问我一个事情A,我回答了。对方认为我回答得不对,是我没听懂,又问了一次,我以为自己真的没听到。结果就开始一些重复的对话。
举个最近的例子。
人问:A(职位名称)在哪儿?
我:在里面。
人:不,我问的是A在哪儿?
我:就在那个房间里面啊……
人:不是,我问的是A(强调这个单词)。
我这时就开始困惑,觉得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这个单词的意思,于是让对方再说一遍A。
来回两三次,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ta找的是xx(另一个说法)。
我:那就在那个房间里啊!
人:那里面是医生。
我:A刚刚进去了,现在在和医生讲话。
人还是半信半疑,没有跟我再说任何话就走掉了……
这种事发生过不下三次吧,鉴于我很少和人交流,已经可以说很频发了。
当然撇开对英语水平自信不足外,主要还是我可能给人一种很好质疑的氛围,甚至和我的态度也没很大关系。因为就算在国内也是,我对自己说的内容很确信的时候,还是会被质疑(大部分是同辈男的),这种情况难免非常火大……用英语的话我会先怀疑自己,最终发现我没搞错,感觉要更憋屈一点……

“爱”可以被抹去,但心怀仇恨的人能洗脑成功吗?感觉只能转移仇恨对象。洗脑的前提是权威或者信任吧(前者也是一种信任)……恨比爱长久!!(屁话

我觉得对道德高要求,并不一定说明其道德(善良),而很可能是一种对“规则”的执着。
至少我自己就只是遵循这些“规则”而已。比如路遇陌生人有困难,我会选择帮忙是因为我认为“条件允许就必须要帮助别人”,而不是我对这位陌生人所处的境遇产生共情。
就像那个,“下水救人是因为觉得自己烂命一条如果就此死了也无所谓”。
尽管结果或者表象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本质上是不同的人……

我非常不喜欢和人起冲突,但对于很多事又难以忍受,大部分情况是强忍,最终爆发的时候又觉得一切都很讨厌……
激动(负面意味)时,会表现得攻击性很强,忍不住阴阳怪气。争论时考虑的不是怎样才能说服对方,甚至不是辨赢,而是要如何激怒对方让对方不快(但我觉得这是人之本性所以我也没有错T T)。
以上这些习惯都源于青春期我和我妈的相处……“温柔并理解别人”要么是伪装,要么是靠爱和理解滋养获得的,是可贵的品质,也是一种privilege……

Show thread

每次我看到网友讲平时表现很好的男的(总体)还是喜欢冷暴力/有暴力倾向,我就感觉 

其实我自己也有点那样T T
哪能刚,虽然可能男的比较多这样,但主要还是不习惯/不懂得如何应对冲突和负面情绪。然后加上社会对这些又有一些基于性别区分的规训,让男性更倾向于采取暴力手段。
采用冷暴力或者暴力时会享受对方的反应,则是另一种,比起反社会,我觉得更像是“不把对方当平等的人”。很多女性对小孩差不多也这样……我不太喜欢“反社会”这样定性人格的概念形容这些行为,因为这是社会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人类的本性。

看到时间线上有很多人转Talkspace的那个referral link,还是想好心提醒下大家尽量不要用Betterhelp,talkspace之类的online therapy app。在Reddit的咨询师小组转私密以前,我看到过超多吐槽这些app的。他们归根结底是tech company不是mental health company,选择咨询师也是有执照就行不看具体的能力(scope of practice vs scope of competence 的问题)所以很多个案也没有得到合适的referral或terminate。而且说大概咨询师到手每个小时也就能赚到25刀,这种情况下你真的找不到什么水平还可以的咨询师。别说独立执业的咨询师了,就是你随便在任何机构工作,时薪也肯定远超这个。

#史柱 中国外卖骑手生存实录: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一名骑手伤亡,成都每1天都有一名骑手伤亡,外卖骑手已成为最危险的工作之。

在赵富强作恶发家的那些年,上海其中一任市委书记叫习近平。

Show thread

感觉皇帝身边有奸臣这种模式
真是贯通古今麻瓜历史啊
什么时候岳飞墓前能跪一个宋高宗
才算祛魅了

在虚假招聘、非法监禁、强迫性行为那些血淋淋的事实面前,「性奴」两个字轻佻得让人呕吐。

很多人不知道的事:
无论什么品种的狗,和柯基mix后生下的后代都是短腿。

马伯庸参与翻译的音乐剧 我,唐吉珂德 翻译得很屎,以免大家不知道,我再说一次:很屎。

WTA的声明措辞很强硬: “Unless China takes the steps we have asked for, we cannot put our players and staff at risk by holding events in China.”
这个“risk”指出得太精准了。他们清晰地认识到在中国这个环境下,彭帅如果不能得到公义,那每一个去往中国的人和每一个在中国生活的人,也都不可能得到公义。WTA在中国举办活动的话,就会将全世界的运动员、工作人员置于这个不公义的风险当中。
一个国家的体制如果是保护性侵者的,那这个国家就没有人是安全的,去这个国家也是不安全的。
在唯利是图的大环境下,WTA对有钱有资源的性侵大国如此强硬,证明了这种事情完全可以做到。人身安全是钱买不来的,只有自由、透明、民主的体制才能保护每一个人。

声明不长,建议全文阅读:
wtatennis.com/news/2384758/ste

@erythrina 罪犯开设的舞蹈学校在我朋友家附近,她去过那个学校,见过罪犯本人和舞蹈老师(他圈禁的可怜女子之一),当时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朋友听到罪犯跟其他人吹嘘:这么多老婆,我最喜欢她了,从来不打她。这滔天的恶行甚至在上海也不是孤例,前几年有新闻,某老板在上海理发店里圈禁十几个女孩强迫卖淫多年,这些女孩几年里就没踏出过理发店。监管空白,行贿搞定。

52hz的鲸鱼大概是有一群同一频率的伙伴,知道这件事后,我每次看到网上一些以其自比的人,都觉得有一种微妙的幽默(生活

和大部队失散的企鹅,向着大海相反的方向,行着徒劳的路。
尽管进入大海也可能被海豹鲨鱼之类的杀死吃掉就是了。

又想起那个上世纪北海道人民捡到养起来的企鹅背着小包裹走路的身影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