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绝在规定场合规定时间用规定姿势去规定悲伤

自勉 

这就是个逻辑死循环。普通人政治冷漠所以政治腐败了,可是我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连管我自己的生活都管不过来了,真的没有余力参与政治啊?更不用说现在删帖炸号请喝茶那么多,我担得起吗?我努力工作交税,已经是在为这个国家出钱了,现在要我又出钱又出力,那还要上面那些人干啥?我自己全包了得了呗?
每个人最好还是参与一下政治,这点我同意,但是如果搞到人没有不参与政治的权利,那不是又到另一个极端了吗?这个矛盾怎么解决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不对。可能这就是人类本质劣根性吧,我这种冷漠自私不愿麻烦别人也不愿别人麻烦我的人可能生来就不是社会性生物。

我想让你想象自己是一个南昌军区的士兵
在1998年 去往江西九江的火车上
你不知道 豆腐渣工程的九江大堤决口意味着什么
我想让你想象自己是一个抽中签的医生
在2003年 跨越半个中国去往华南
你不知道 疫情的严重程度 直到你身边的同事倒下
我想让你想象自己是一个普通的武汉人
在2020年过春节

如果可以都抓起来,他们还不会公布,公布是因为传播“谣言”的人太多了,抓不过来。于是,只能有限承认,从而放过大多数人,而传播超过他所定限度消息的,还是传播“谣言”,仍然可以继续抓起来。真相以这种循环往复的方式慢慢揭开,而在这个过程中本不必死去却死去了的人,不在考虑范围内,因为死人和活人都缺乏追问的权力,死了的也就死了,活着的若想避免被抓,就必须感恩戴德地老实活着,不要传播“谣言”。

其实说起来,当年非典公布以后,确实做到了全社会的公开透明,病患也有及时公布,防护宣传做得非常到位,我们那时候上学每天进教室都要量体温,排队漱口洗手,各种宣传渠道都有宣传,整个社会都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说有做到众志成城不算瞎吹。

为什么要说「公布以后」,因为前期的瞒报导致的大量传播和医护人员感染,是最让人难以原谅的地方,此次流感从开始发生到目前的情况,几乎完美复刻了当年非典的轨迹。多少年了,学不会拿人命当回事。

有很多话想说又觉得已经全都说过了。又要“重要批示”“众志成城”“多难兴邦”“最美逆行”再来一遍,开过了追悼会洒过了眼泪,再来抓是谁发布过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与政策的报道,被留下的人们再去历年上访,追讨几千块一年的补助。
十四亿人按比例可能有最多的英雄,但可不可以让我们有一个不需要英雄的时代。

为什么96年的surblue已经可以睡我哥了
96年的我连睡都是个问题
太惨了

步步惊心的主题曲是真的好听啊

pawoo有没有那种,类似于微博好友圈的功能?就是想让人看到自己的toot但是不想被传播的那种功能?

现在网上社交让我最身心俱疲无法适应的一点,就是立场先行。
无论要表达什么意见,接收方似乎总是要先揣摩发言者的目的、立场和身份:是因为ta是五毛/恨国党/xx粉/xx黑/xx公司的员工/xx公司的对家/为了涨粉/为了赚钱/为了转移视线/……才说这样的话嘛?
不,不是的,人是会思考的生物,是可以由一个问题联想到别的问题的,是会为不同立场的人设身处地的,是会就事论事的,是会不断的反思和自省和改变的
所以,至少和我聊天的时候不要那么居心叵测,不要再揣测我背后有什么动机了,我大部分时候没有任何动机甚至不想输出自己的观点,我只是很单纯地想告诉你我的想法而已,不想改变你,不想说服你,不要再揣摩我了。

虽然我不嗑,但是云次方每次都这么如胶似漆,搞得他们毒唯吵架都跟妯娌矛盾一样,让人严肃不起来啊233333

这个开题报告再改我就跟我导师姓!【暴言

赎罪券什么时候买最划算?
冬天,因为业障冷缩

一点有关日常学习的自省 

演员明星过劳需要发声
其余职业过劳也一样需要发声
这根本不是什么有你没我的选择题,但在微博这种只能关注/处理一件事的平台上,很快就变成了对发声者的诛心和群众斗群众的混乱
没有任何问题是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被提出的,遑论被解决

今天在一个早该退了的群里和人讨论抄袭的问题
对方跟我说xxx就是融梗了
我说融梗这个词意思好模糊,能解释一下吗?【事实证明最后她们给出的解释和我一开始的想法也确实完全不同】
对方突然开始勃然大怒骂该作者+骂晋江+骂改编作品导演&演员+骂我为xxx洗地,然而依然没有告诉我啥是融梗
我无奈开始举例,有别的群友一点点回答了我,然而对方依然在愤怒
我大致理解后表示这个法律上似乎很难操作,对方开始重复“xxx就是融梗了”
我试图跟她解释我的思路过程:即很简单地先理清概念,再进行判断,并再次举例
对方哭了。
我:我错了!!我错了!!!!!她融了!!她真的融了!!!
对方哭得更厉害了,并表示一天的心情都被我毁了
我默默道歉+退群,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话真的有问题

我最无法接受的一个说辞:国家面前无偶像
不行,不可以,我对这些陌生人的爱和他们给我的宽慰是我最私人的体验了,我拒绝让它也一同被裹挟

这两天稍微多读了一点点书,感觉这个评论也有一个问题:中间派并不是恒定无立场的。国民公会里的平原派从来就在吉伦特和山岳派中反复横跳,当巴黎的市民因为屠杀和惨案站在窗边瑟瑟发抖时,志愿兵的征兵处也门庭若市招到了远远超过预期的士兵。人民从来不是一个整体,任何试图在人民中做割裂or把他们看成同质化整体的派系都会在预判上犯下甚至难以挽回的错误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