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上为什么要卖鸭脖之类的,不嫌味道大么:1096884_owl:

转@轻松静
艺术注定是要反对体制的。反叛是艺术的本来面目。体制总是成熟到腐烂的气味,规整之物只会平庸,死气沉沉。反叛才有可能动人,动人是因为真实,发自本心。顺应的话,太轻,像在太阳底下吹羽毛。轻盈同时也徒劳。文学也注定要走向人的孤独,记录着一些人如何被另一些人玩弄于鼓掌,一些人在格格不入的人类社会中一次次失败。如羊入狼群,海员与鲨鱼共舞,带着良好的愿望,拼劲全力去试,失败,再试,再更好地失败。如果文学总是歌颂成功,如何从一个伟大走向另一个伟大,而忽视失败,卑微,侮辱,不幸,黑暗,看不见人如何被毁掉,就很可能只是应用文,是公文,是业务吹捧,很难直指人心。「军旅歌手」「体制内作家」「国家一级演员」让人生疑,因为他们在乎的是职称,是层级,是勋章,有被人驯养后的孱弱,失去天性。人一旦得意洋洋,就有种腥臭,叫人恶心。比如志得意满的中年人酒足饭饱开始说教,话语里都是高调、鸡汤和阴谋论,一旦涉及真实的细节,只会语焉不详。座下的青年才俊一旦被收买,开始表忠心,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提裤子时就容易让人看见烟灰色的高腰秋裤。

涂// 616stony。纯想试一下画酗酒期的铁总。 ​​​​

说起计生,我高中同桌就是家里二胎,前有哥哥,她妈怀她的时候东躲西藏,生怕被抓住。她和我说起这个事的时候讲着讲着自己就哭了,说妈妈为了她吃了很多苦。

新闻:优秀家风贷款20万,无实物抵押。啧啧 :pixiv_comic4:

干嘛都把原著设定套到剧版将结局分析得那么惨绝人寰,永世不见?编剧才不会想那么多,之前有人分析的死后穿越救人,都很说得通,可实际剧情并没有这样走。按他们的套路,简单点按字母意思理解就行了,太深奥了他们编不出来。 :soraphant_rabbit:

莱娅很辣,她亲娘辣得冒烟,她亲爹辣得冒火。

立花也不是完全像男孩子,说起帅气的男人时,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了正宗嘛

陈端生的《再生缘》所得评价实应更高,想当年读完只觉酣畅淋漓,可惜是巨坑。高中语文老师在课上说道,走到那样一个高度,在当时的环境,她看不到孟可以得到圆满结果的可能,更别说续作的结局了。

这样加班,眼霜都要涂厚两层🐼

只有脆皮鸭文学能抚慰一条加班狗的小心灵 ……

自然堂的妇女节广告真是看得泪目,前不久有些人还在对我说,用人单位肯定要考虑你结婚生小孩,不敢用。在对到比较麻烦的甲方时,同事就喜欢牢骚说:又是女的啊,我最不喜欢和女的打交道了,真的很麻烦啊,磨磨唧唧的,一点也不果断。可我看看某些男人还不是一样,这和性别到底有什么密不可分的关系……=_=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