経世済民 @jsjm@pawoo.net

【一篇"游"记】泳池早上公益场的泳道,像下饺子一样,一条道怎么也得下6,7个。绝大多数"游"客已经过了退休的年纪,然而戴上泳帽遮住发色,竟都显得挺年轻的。大多数人张牙舞爪地蛙泳,还有靠边泡着聊天的,运动节奏十分舒缓。节奏舒缓,动作可不舒缓。好几次被人蹬到、甩到,差点呛水心有余悸。
开场后半个多小时,陆续有人离开了。一边洗澡一边听老太太们别苗头:我平时只能游15圈(50m/圈)的,今天游了35圈。另一个说:今天游了1600m。
我知道年轻人游出这个成绩都不那么容易。更何况一大把年纪的在这交通堵塞的饺子锅里蛙泳。
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我那总是数错数的教练("1.2.4.5.6.8.9....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一会儿多数俩,一会儿少数俩,到最后居然与我自己心里默数的数字能正好对上。

早起游了1km,却连多吃一个包子的胃口都没有。教练定的碳水和蛋白质摄入量永远达不到。臣妾真的吃不下啊…

导演怎么呈现"奥涅金""塔季扬娜"的个人性格与成长,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就像看书的时候,最牵动我的也不是某个人物的脉络一样。特别是塔季扬娜,在我知道作者是把她当做俄罗斯妇女的圣象来描写的时候,就不抱有最美好的期待了。她的选择,她的结局,她的一生,显然是那个时代背景下,作者男权思维局限下的"她"。
舞台上最打动我的,是对于某些时刻、某些情感的描绘。所以有人说导演对于剧情的删减会让没看过原著的观众对人物产生误解…在我来看,这不重要。在那个时刻,导演想要表达的,就是那样。(奥尔加的感情线甚至与普希金的初衷是背离的)这个作品,局部比整体更耐人寻味。

我以为天气转暖了,早起没那么难了。没想到早上6点出门去游泳的计划从上周一直拖到今天都没实施。要反省。

一个小学生的节前放学路。

当年买的人生第一个正经眼影盘。颜色安全,盒子好看,还指导新手该怎么画。过期那么多年了都舍不得丢。告别前拍照留念。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时光飞逝,当年在学校里面看三浦春马演十四岁的妈妈里的小爸爸,到现在上着班看他演三十岁的"被害人"…日剧喜欢用岁数附和人物的演员这一点,让人有种和演员一起长大变老的感觉,不容易跳帧的那种。

随便打开一个日剧,一个孕妇雨天骑自行车,被后面的机动车撞了,一尸两命,结果弹幕都是在怪为什么孕妇要雨天骑车。——这一天,我又想起了被小学生弹幕支配的恐惧。

为扯皮的"婊子们"立牌坊的工作真是十分酸爽。

希望我的凸凹同行不要这么积极地试图呼叫我。以通话软件被墙为由不出席会议只是因为不想与会。vpn这种东西不用你们IT我也能搞定。我真的只是,单纯地,不想,开会…

Mas太太太太太帅了!

最近的生活工作状态:
井井有条=环环相扣,候分掐数;
尽在掌握=时间不多,还想拖拖。

看到了大剧院公益票提前一天下午就排满的盛况;也看到了提前退场去sd,结果再早也早不过白嫖,于是要求sd查票根的盛况。合理推测,今后很可能出现排完公益票,戏都不看直接转身去排sd盛况。想想也很精彩。

气头上骂人终觉浅,就是我本人了。不管是在台下出言不逊的洋瘪三,还是在地铁上手脚不干净的老流氓,事后想想都怼/打得太客气了。要是给我一分钟变身凶恶嘴脸就好了。说明我本能还是很客气的 :arigataya2:

努力在9内加班加出4天半的调休。为了假期,拼了

苍天啊大地啊!哪位仙女姐姐给的我穿单裤出门的勇气???同事一直说我穿得少。我说每次在室外不超过10分钟,凉不了。妈呀今天10秒就凉透了。

终于开始读乱世佳人原著。看到作者通过南方人的视角批判北方人恶毒地把黑人当做自由的畜生;歌颂南方人善良地把黑人当做受人尊重的牲畜。我一个现代人读者,一时竟不知道哪个才是更为讽刺的了。

半夜上火车硬卧回上海。列车员告诉我,我的下铺上有个老人睡着,叫醒她,让她回她的铺位就好。我脑中已经本能开始酝酿一场撕逼大戏。
果然,叫醒以后老人说:姑娘啊,我年纪大了…
我:我膝盖也不好。
老人:我补你差价吧。
我:不是钱的事,我买了好久才改签到下铺,没有下铺我情愿坐飞机了。
老人:你看我年纪大了都坐不了飞机…对面的小伙子,能不能跟你换换?给你俩钱儿呗。
小伙子:我媳妇儿好不容易给我抢的下铺。您要下铺您自己早点儿买啊。给我俩钱儿…能给我1000吗?
老人:我也攒不到1000啊…
老人女儿出去问了一圈列车员,实在没下铺了,又来问我:我妈年纪大了,还经常要上厕所,你体谅体谅?
我:要不要我脱了裤子给你看膝盖上手术的刀口啊?
老人女儿:我给你100块钱,明早7点到xx站就有人下了,到时候就换回来。
.
.
.
.
.
.
100块。
100块!
客官!您下铺请!

审合同写コメント,千叮咛万嘱咐这些コメント是给自己人做经营判断用的,别给对方看到。结果从合同相对方的回复里看到了自己的コメント。气到吐血。而且一次不够,三番五次。我要失血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