経世済民 @jsjm@pawoo.net

-石璐真可爱。子健唱好差。
-不记得他唱啥样,光顾着嚎了。他唱啥样不重要!跟一块儿嚎到爽才重要!他帮姆们伴奏就行了。
-是啊是啊是啊。
小伙伴们很快达成了一致。

因为对红色题材不感冒,所以以前一直没看永不消逝的电波。这次出了抄袭的事,于是来支持一下原创。舞美真是美,仿佛每个场景随便按快门都能拍出大片来。曲也好。编排也不错。煽情的场景周围一边抽泣声。舞蹈本身反而是其次中的其次。于是和朋友一致认为,这剧真是太好"抄"了。框架搭太好,其他的把舞蹈换成台词他就是个话剧,换成唱歌他就是个音乐剧…
每到人物群像的场景我都会想起一句话:要用无数个无名的岳武穆,成就了一个有名的岳武穆,无数个无名的华盛顿,成就了一个有名的华盛顿。然而想起此话渊源,又觉得不大合时宜…
(刚手机输入法打岳武穆三个字的时候居然没有联想。原来这三个字的使用率已经差到词库里没有,不配当常用词了啊…)

之前总觉得健身房"VIP店"和"高端门店"的区别只在于店里提供的软硬件服务的差别。今天第一次意识到客户的区别真的也蛮大的。vip店玩了一年从没见过谁误往干衣机里丢垃圾的。哪怕我第一次看见这东西的时候,看一眼盖板上的英文提示也就知道这是什么了。今天去高端店玩,干衣机边上一张用过的纸巾,里面一根用过的棉签。也就是清扫人员两次清扫之间起码两人次把这当成垃圾桶了。(当然也有可能是vip店清扫得比较勤快,有人误扔垃圾进去也会被及时收拾掉所以我看不到)引起不适…

这个贴挺有意思,本来想转的被新郎屏蔽了,原贴都截图不到了。如果有人觉得被打脸,到底是被那些沉默的民意打的呢,还是被被操纵的民意打的?养蛊总有一天要自噬的。

每次看到微博上的议会吵架的视频,哪怕很有意思也不想转。因为看评论就知道一定很多人会想歪到民主有多低效率多无能,鼓吹专治有多高效。是的,今天专治其他事情高效,明天把你专治掉也一样高效。饿得半死的人去嘲笑糖尿病人吃得太好。9102年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9102年了我还会为那帮平均初中学历的傻逼生气。

不想在微博说。毕竟看片没花钱,拿人手短。攀登者,章子怡台词好差。配音出来各种重音错,听着难受。后期台词大量修改,口型对不上,仿佛是给外国演员配中文。为了拍出演员美美的样子牺牲真实性。爬雪山必备的墨镜都没见着;登顶以后不晒成黑人我不信;7千多米担架抬人下来居然把脸露在外面,就为了多给胡歌一个镜头?我5km不到见过救援抬人为了保温都裹成尸体一样;7,8km海拔,含氧5%的地方每走一步都得慢慢来,居然让吴京在那儿大肆耍特技。结果一看片尾当年的资料,那才是我想象中的登山队的模样。今天还看Jeffwell在那儿怼同为国庆献礼片的中国机长的专业硬伤,真觉得中国这种片子拍得真是太不专业了。

【一篇"游"记】泳池早上公益场的泳道,像下饺子一样,一条道怎么也得下6,7个。绝大多数"游"客已经过了退休的年纪,然而戴上泳帽遮住发色,竟都显得挺年轻的。大多数人张牙舞爪地蛙泳,还有靠边泡着聊天的,运动节奏十分舒缓。节奏舒缓,动作可不舒缓。好几次被人蹬到、甩到,差点呛水心有余悸。
开场后半个多小时,陆续有人离开了。一边洗澡一边听老太太们别苗头:我平时只能游15圈(50m/圈)的,今天游了35圈。另一个说:今天游了1600m。
我知道年轻人游出这个成绩都不那么容易。更何况一大把年纪的在这交通堵塞的饺子锅里蛙泳。
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我那总是数错数的教练("1.2.4.5.6.8.9....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一会儿多数俩,一会儿少数俩,到最后居然与我自己心里默数的数字能正好对上。

早起游了1km,却连多吃一个包子的胃口都没有。教练定的碳水和蛋白质摄入量永远达不到。臣妾真的吃不下啊…

导演怎么呈现"奥涅金""塔季扬娜"的个人性格与成长,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就像看书的时候,最牵动我的也不是某个人物的脉络一样。特别是塔季扬娜,在我知道作者是把她当做俄罗斯妇女的圣象来描写的时候,就不抱有最美好的期待了。她的选择,她的结局,她的一生,显然是那个时代背景下,作者男权思维局限下的"她"。
舞台上最打动我的,是对于某些时刻、某些情感的描绘。所以有人说导演对于剧情的删减会让没看过原著的观众对人物产生误解…在我来看,这不重要。在那个时刻,导演想要表达的,就是那样。(奥尔加的感情线甚至与普希金的初衷是背离的)这个作品,局部比整体更耐人寻味。

我以为天气转暖了,早起没那么难了。没想到早上6点出门去游泳的计划从上周一直拖到今天都没实施。要反省。

一个小学生的节前放学路。

当年买的人生第一个正经眼影盘。颜色安全,盒子好看,还指导新手该怎么画。过期那么多年了都舍不得丢。告别前拍照留念。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时光飞逝,当年在学校里面看三浦春马演十四岁的妈妈里的小爸爸,到现在上着班看他演三十岁的"被害人"…日剧喜欢用岁数附和人物的演员这一点,让人有种和演员一起长大变老的感觉,不容易跳帧的那种。

随便打开一个日剧,一个孕妇雨天骑自行车,被后面的机动车撞了,一尸两命,结果弹幕都是在怪为什么孕妇要雨天骑车。——这一天,我又想起了被小学生弹幕支配的恐惧。

为扯皮的"婊子们"立牌坊的工作真是十分酸爽。

希望我的凸凹同行不要这么积极地试图呼叫我。以通话软件被墙为由不出席会议只是因为不想与会。vpn这种东西不用你们IT我也能搞定。我真的只是,单纯地,不想,开会…

Mas太太太太太帅了!

最近的生活工作状态:
井井有条=环环相扣,候分掐数;
尽在掌握=时间不多,还想拖拖。

看到了大剧院公益票提前一天下午就排满的盛况;也看到了提前退场去sd,结果再早也早不过白嫖,于是要求sd查票根的盛况。合理推测,今后很可能出现排完公益票,戏都不看直接转身去排sd盛况。想想也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