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我虽然记性特别差,但是在我脑子里有一条时间线,我记得很多很多新闻,很多很多人,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也许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后来这些事情就串起来了,串成了一天,告诉你世界是怎么下沉的时间线

cmx.im失联,以及mastodon宇宙被GFW大规模封锁 

xiabb 


简单汇总了手头关于六四的一点资料。但是电子书来源比较杂,质量不敢保证,材料立场还是需要仔细甄别的。
分享使用的软件是resilio sync(可能需要科学上网) ,密钥:B3HCW37SO7GONDO3RJXE5EO4LGPBVTMDV
附书目: pawoo.net/media/AnfoIilhF_jpGn

戴锦华:【我到现在为止仍然相信记忆是对抗历史的力量所在。人的记忆、生命的记忆会对抗官方书写、胜利者书写的历史。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被新技术加强了的这个消费社会或者后工业社会创造的娱乐至死,以及在近年来被如此疯狂的合法化的自恋文化,它会给最终技术性地干预人类记忆提供全部的合法性。】
在整理微博的时候面对好多自己害怕忘却的诗歌,觉得华氏451的做法或许是有必要的(。

《也许-葬歌》/闻一多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夜鹰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听这细草的根儿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看到之前首页有人提到闻一多,想起中学时读到的这首诗,是我了解闻一多的开始,当时深深被触动。

翻旧截图翻出来以前马过的书单:
《拷问法国大革命》by 索雷
《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by 赵鼎新
《中产阶级的孩子们:60年代与文化领导权》by 程巍
《我们的敌人:国家》by 诺克
《大转型》by 波兰尼
Equaliberty by Balibar
《强迫症的历史:反犹文化源自哪里》by 费舍尔
《古代宪法与封建法》by 波考克
《中国时代:1900-2000》(看介绍大概是美国主流媒体100年来中国剪报集,截图的时候刚在国内出版,出版社在打广告,不知道现在还卖不卖)
《艾希曼在耶路撒冷》by 阿伦特
《世界史》by 玛尔
《乌托邦的年代:1968-1969纽约-巴黎-布拉格-纽约》by 卡利耶尔
《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by 费舍尔
《国家:本质、发展与前景》by 波齐
《革命造反年代》by 李迅
《性革命的失败》by 弗兰克尔
我自己都还没有看过这些,并不保证质量,只是马一下书单(。
希望下半年能过上有时间读闲书看纪录片的日子……

忽然想发《歌唱动荡的青春》的歌词。
1、
时刻挂在我们心上,
是一个平凡的愿望,
愿亲爱的家乡美好,
愿祖国呀万年长。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2、
哪怕灾殃接着灾殃,
也不能叫我们颓唐,
让我们来结成朋友,
我们永远有力量。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3、
只要我还能够行走,
只要我还能够张望,
只要我还能够呼吸,
就一直走向前方。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4、
就像每个青年一样,
你也会遇见个姑娘,
她将和你一路前往,
勇敢穿过风和浪。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5、
你别以为到了终点,
别以为风暴已不响,
快走向那伟大目标,
去为祖国争荣光。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CrisTodd 绝大多数聋子长大就成了哑巴;完全不动的肢体,个把月就能失掉一半的肌力;斯坦福监狱实验只用4天就让所有“囚犯”彻底忘记反抗;墙内长大的孩子们试图理解为什么一些大人要在六一过后遮遮掩掩地点蜡纪念,可他们就算搭了梯子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关键词去检索……退化很容易,遗忘很容易。又怎能奢望长期身处黑暗的人们能突然回想起光明的样子。总得有人冒死剥开一点点黑暗提醒别人:看看,天本该是亮的。
写到这儿突然想起一句话:有之,请自嗣同始。

今日的一个荒诞时刻:
给朋友推荐亲爱的玛嘉烈,朋友已经找不到这首歌,我才想起来黄耀明已经被下架蒸发查无此人了。
一月去看tate的苏联艺术展(名字叫闪闪红星),里面讲到苏联人民在大清洗时期的自我审查:当有人被捕后,立刻把那人在照片里的面容毁掉,以免被举报。肖斯塔科维奇的回忆录里也说到了这一点,苏联时期,记忆也是受政府管控、可被修改的东西,定罪、平反,都是官方一句话的事情。如今也是如此,写了北京欢迎你的林夕,几年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大陆可能再也去不了啦”的港独分子。
图上是一张苏联时期的毕业照,头部被铲掉的皆是大清洗时期被定罪的人,当男友拿起手机拍照的时候,手机的面部识别黄框出现,没有面部的人被杀死了第二次,八十年前的幽灵再一次来到我们身边。我毛骨悚然,拍下了他的手机。我知道人的软弱,也理解人的无力,我也不能例外。但我希望大家都能做见证者,主动地、充满好奇地去看那些官方试图蒙住我们眼睛的事情,若害怕可以不为之发声,只需要我来、我看见、我记住。因遗忘是二次死亡,视而不见亦是谋杀,希望我们能永不相忘。 pawoo.net/media/sNwhBE7_-Z2L1A

试试账号迁移…依然不是很懂网站架构的原理和运行方式…😂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