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曜日丽莎🐱 @jinyinxiruan@pawoo.net

我活着除了吃吃喝喝吸吸猫磕cp亲近自然,其他的都没什么意思。没意思

发现了一个好玩儿的学习概率统计的网站「Seeing Theory」。

这个网站把概率论的知识点交互化可视化,学习过程中可以自定义各种参数或拖动数据点来模拟实验过程,直观地看到不同设置带来的变化,对理解抽象的概念很有帮助。

网站是几个学生创建的,有中文页面,首页的交互动画也很赞,好用好用 :blobtoofast:

seeing-theory.brown.edu

女孩子对女孩子的照顾真的是太贴心了!
前几天中日韩三国的女权博主在推上搞联动,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互相用蹩脚的机翻讨论发生在各自国家里对女性的歧视、压榨和不平等。气氛一直挺好的。
然后微博这边的反应是女孩子们都挺开心,但嘲女权的人就开始说要举报女孩子们翻墙,说女的首先要爱国。
韩国这边也是有些杂音,说韩国女的和中共女的联动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中共女的放弃社会主义投奔民主主义,一种是韩国女的放弃民主主义接纳中共女的。肯定不是前者,那韩国女的现在搞这种联动是何居心?不就是想破坏韩国的民主主义嘛。气得我冒烟。
然后我就仗着自己会韩语,跟人家吵,说“反父权和意识形态有啥关系吗?希望你知道中国女的≠中共女的。而且中日韩三国女性已经对‘女人没有祖国’达成了共识。”很多韩国姐妹当场就跟我说不用理会这种人。
今天这个挑事的再次发疯,问中国女博主对新疆人权怎么看,对敏感地区的独立怎么看。数次发博,还写上中文。
韩国姐妹一眼看出这是个坑,发帖文提醒中国姐妹说,我们也知道中国的审查,所以我们真心希望姐妹们都安全,那是个明显的陷阱不要踩。
说真的,不是韩国姐妹提醒,我可能的就回复那个人了。想到今天去微博看到嘲女权的人拿着截图说推上的女权太反动了,要举报他们的那一瞬间还是心有余悸。
呜呜常常被这种女性照顾女性的温暖感动。“首先你要安全”,跨过网线,担心陌生国家的女网友,这种姐妹情令人感动。

一个月前在花盆里种的樱桃核!长出来了!
竟然真的长出来了,我还以为它不会出来呢。

我真的很不适合谈恋爱,因为我对其他人类完全没什么耐心。只想跟朋友聊八卦,并不想听男朋友讲他的单位日常。就真的毫不关心,并且觉得他有点蠢,可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来。太不礼貌了

一个备份微博的工具,试了一下感觉还挺好用!
稳部落:
yaozeyuan.online/stablog/
#安利 #工具

深夜烦躁 Show more

女权只要没到上街见男人就砍,把生出来的男孩扔马桶里淹死,就永远称不上是极端女权谢谢。 ​​​
Ps,papi酱那个事,谁买的热搜看不出来?

一大早上起来还是郁闷。想想我其实是被一些女性评论刺激到了:我不会支持辱骂女性的人。我在想:这个不支持究竟是不支持骂人,还是不支持女权博主的观点呢。比如女权博主说女性应当争取冠姓权,女性医护应当平等被宣传赞美,反对家暴。为了反对这些骂过人的女权博主,就说你们这些极端女权都是瞎搞,挑起性别矛盾,都是极端女权。这个不支持才是令我担忧的。很多人容易不支持一个人的某些行为就进而反对她的所有做法,挂个极端的牌子就拉上街游行,直接打倒。几千年的男权倒是为女性发明了不好“好话”,牌坊立得高高的,贞洁烈女,贤良淑德,宜室宜家,那一句不是好听的很,要支持这个吗?
没人真的能管到别人家孩子姓啥,讨论事件是讨论后面的本质问题。个人可以选择不参与骂人,但希望她们还是能认清到底怎样才是支持自己的核心利益的。

还是想上趴窝吐槽,不好意思打扰猫站复活的喜悦气氛。微博一溜儿为了某视频女王红生娃的事儿吵架的真的无语。我想应该没谁真的在乎她的娃姓胡萝卜还是葱姜蒜吧。主要不是为了讨论冠姓权的问题吗?骂人我都是自动过滤的。但网红引流热搜炸号这一套真眼熟。

为强奸犯辩护的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这句话也未必正确。但是那些会为强奸犯辩护的男性很聪明,他们知道,如果社会对强奸犯宽容了,对他们就会更宽容。
他们所诉求的未必是强奸合法,但一定是一个对男性更宽容的社会环境。
对一个未成年人进行荡妇羞辱,急于撇清关系的女性,显然连这种团结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实力如此悬殊,从何争取权益。

上网冲浪一个星期,到今天发现,我想要的最终可能还是得不到,想想就特别丧气。但再想想,至少能短暂震慑住某些行为也好。有些人道理讲不通,但能吓唬住也行。

我爱搞真人,我也爱18R!
AO3真好,今天直接把下坠下载了发给基友
基友纷纷表示AO3下载功能好棒,还没有广告,界面整洁。

客厅电视里在捧杀白衣天使多么伟大
网络上到处是举报和被墙
心里从来没有这么恶心难受过
你真关心白衣天使,给他们更多钱更好待遇啊,人还活着你就迫不及待立纪念碑,好意思吗? 😡

秉持着阴谋论的人一定要记住,阴谋是需要智力和实力的。不要把某些组织想得那么厉害,什么事都是它们的阴谋,什么事都是它们在下很大一盘棋。这是在神化它们,将它们想象成不可战胜、不会走向自我毁灭的对象。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很多时候,不是这种智力和实力并存的阴谋玩出这种局面,而是因为愚蠢和无知。它们愚蠢又无知,不知道自己在面对的是什么,只是把所有人看作数字,是经营游戏里的npc,根本就不记得人毕竟是人,人有感情,人有记忆,在再次被伤害之后痛苦都会再次泛起,而恨意会越来越深,最后无法消解。

是的,它不知道,不是因为人就如此弱小,而是因为傲慢又无知。别忘记,组成利维坦的毕竟也是人,不是怪物,更不是神

我家广场遛狗是要签绳子的。
不过很多人遛狗不签绳子,也没有什么影响,大家也就默许了。
后来有一条狗把人咬伤了。
主人却在旁边揣着口袋,什么都没干。
人们最开始把狗打了一顿。
后来开始向着主人讨个说法。
主人只是轻飘飘的飘来一句“对不起”。
甚至还没把狗绳签上。
这个时候有人看不下去了,开始说主人的不好。
却又有人说,主人是无辜的,人又不是他咬的。
嘛,既然您这么说,您就这么认为把。
希望下一次傍晚遛狗,您咬得过狗。

这段话写的真好啊

唉真的很多友邻在指抵制肖战“没有从根本撼动墙”,大家默认墙是无法撼动。但要组织行动不都要从实际出发吗?推墙在当下就是没有可行性,也根本不是抵制活动的agenda,把这种没人能践行的道德责任加在同人女头上不觉得不大对头吗?

对粉圈举报行为的反对实际包含了两个议题,一个是对粉圈要求禁绝一切“负面”信息的反对,另一个是对搬弄强权作为报复手段的反对,以及从中衍生出对强权本身合法性的否认。
抵制肖战粉丝挂钩的是第一个反对,支持者抵制的是其他个体意图创造一言堂的行为,而要意识到审查制度没有合理性则是第二个反对,反抗的是更高权威和体制。

能认识到【不该举报】,与认识到【现有法律法规不正义】之间是存在很大认知跨度的,这点很难理解吗?理解法的不义需要什么知识基础,需要否认多少东西,需要承担多大的心理压力你们没有体会过吗?抵制肖战就是个用脚投票不买东西的boycott运动,没有计划也承担不了开启民智的任务。也不是所有DA参与者都有志加入凤凰社啊,怎么的我们还要及时批评DA组织不够进步,没给全体成员开启好反魔法部反神秘人思想吗?

个人为了保号在很多事情上是会闭嘴的,当然我不觉得因为不想炸号选择闭嘴就意味着道德清白,但不断看到你不说(没这里说)就是没看到大象,没对准根源这种说法还是很堵。而且也根本不是按照看没看到大象这么二元分割的,很多人以为自己很爱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爱什么,很多人有模糊的想法但是没法articulate所以还是跟从主流,极权下的个人到底怎样算是尽责,我到现在也没有稳定的答案,但认为与其把人人看作不无辜的雪花,不如把人看作人,多理解human condition,多怜悯痛苦。

原文链接:weibo.com/7376026495/IwNhhewgO

从现在起,拿恨墙恨体制转移对肖战的抵制的视线的,我一律视为洗地。

肖战不受到惩罚,他的粉圈不受到惩罚,等于变相鼓励举报有效。别说什么除了他还会有别人,事实就是他和他的团队还有粉丝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和结果,那么他就注定成为儆猴的那只鸡。

也别说明星和粉圈割裂论,享受粉丝红利、让职粉引导粉丝四处撕逼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