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生严厉批判了某些国内学者 “修水利只能依靠大一统极权帝国” 的观念之后,向我科普了广东的桑园围。

她认为极权主义大坝,与其说是水利,不如说是水患,堵而不疏,抬高河床,使湿地枯竭,逆自然而动。1998年丹灶豆腐渣决堤,最终还是清代遗产桑园围阻止了更大的灾害。
我问那桑园围是谁组织修建的呢?她告诉我珠三角所有类似的水利工程,以前都靠围董会,围董会并不形成极权主义模式,也不用官府出钱。

我想想好像也对,中国其他地区,从未像华北那样喜爱围堵一条河。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广东的围董会已经没了,桑园围、樵南围等各地基围,也在大规模城市化的缝隙里艰难求存……不过每年四月开始的排查河涌、清理河底工作,还是很认真。

昨天突然发现我LOF的某个合集阅读量快满2000万了,但其实这个合集里多数是因为内容空洞而侥幸逃脱审查的短篇,干瘪且空洞。我真正想写的那些东西,我真正想讨论的东西,LOF是发不出来的,或许在墙内任何一个地方都很难发出来。
它审查机制的奇怪之处在于,当你想认真写点什么、说点什么的时候,当你不想创造出除了皮囊之外一无所有的空洞垃圾时,那么它肯定是会把你拦在监牢之内。一开始我以为只有和性相关的描写才是违禁词,后来发现它的违禁词实在太多了。
真的希望每个同人女都能人手一梯,从这个监牢里翻出去,不要只阅读监牢里干瘪的残渣。如果你要写,要画,那么不要让监牢的规则束缚你的创作。

转:刘德华电影《失孤》原型人物郭刚堂时隔24年终寻获被拐儿子,一条数月前的网民影评被扒出热转

饭桌上有一个小领导,听他侃侃而谈滔滔不绝才知道小县城里现在严格限制学生考出去,初中高中都只有很少很少的名额。
我越想越悲伤,这种小地方最用功的都是女孩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命运,而这政策一出重男轻女的风气也不会愿意为女孩付出的,最后名额大概还是被男生占去。
我当年考出去时是全县第一,就这样我爸还时常说后悔当初让我出去。其他年纪小的女孩子又要怎么办呢?在这种地方烂掉,逐渐习惯于对男性的优待和自贬,离优质教育资源越来越远直至毫无希望,最后草草辍学嫁人。
我没有在危言耸听,女孩子成绩稍差一点就被断言应该早去打工,男孩子却可以复读四五年不耐烦了就倾尽全家把他送入大学。这些我听闻过也见过。我诅咒这一切。

长文。昨晚看到LGBTQ公号都被封禁。 

我可能有点抑郁了。心里其实很悲伤的。可是那种情感远远超过愤怒和悲伤,更多像是一种悲恸、悲凉。如果从表象上看,就是一个人静静坐在这里,脸上也没有什么大的表情,也没有什么诉说的情绪,可是眼泪不断掉下来。我心里什么想倾诉的冲动都没有,全部就只有眼泪。

昨天刚好是我做报告。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做关于婚姻的报告。她俩一个做了德国婚姻状况,一个做了德国为主的同性婚姻报告,我做了中国婚姻状况。刚好昨天上课讨论的内容是德国各个学科里男教授和女教授的性别比例。我看到统计以后大吃一惊,即便是文科教授里,女教授也只占39%,更别说像工程师、数学这类理工科,其中女性教授只有10%出头。也就是说,文科教授里有六成是男的,理工科有九成是男的。理工科里男教授的比例虽然大到夸张,但逻辑我是想得通的,因为本来学理工科的学生里男性偏多。可是我和学文学的、学教育学的同学都观察到,在我们的学科里几乎九成都是女学生啊。那么多文科女生,为什么留下来继续做学术做到教授的那么少呢?我们三个文科女生对着这个统计,都很吃惊,也很沮丧。沉默了一会儿后我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这么多男的?

看完相关调查后我们明白了。哦,因为女学者后来都去照顾家庭了。调查里,育儿、照顾家庭这些事让女性学者很难兼顾学术志业,因此超过六成的女教授是没有小孩的。但是,没有孩子的男教授只占三成以下。你们猜猜这是为什么呢?成功毕业本科或者硕士的人里,男女还各占一半,到博士生阶段,成功毕业的博士里,40%是女的,60%是男的。博士后阶段,只有五分之一是女性。

然后老师和同学们都还是很痛心,觉得不公平,觉得现在这个状况仍然还有很大的空间去改变。总结说来就是,德国现在这个状况,我相信不是垫底的水平,但我们还是不满意。然后,晚上我就看到中国很多LGBTQ的公号被关停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早上还在愤怒,为什么女的拿到的盒饭里,肉比男的就要少二两。这已经让人够愤怒了,结果晚上我看到国内在讨论,给女的发放肉食,这对吗,这有必要吗?就是这种落差感。

她们还问我,中国的同性婚姻是怎样的状况呢?我说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这天了。但我万万没想到啊,我这个句子没说全啊。有生之年是看不到同性婚姻在中国合法,但是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同性恋在中国的生存环境越来越糟糕。把同性恋和恋童癖、黄色、暴力、违法内容等词列在一起,存在了非~常~长的时间,这我们已经习惯了。没想到同性恋还能成为境外势力。也没想到女权组织也是性少数组织。这是我不付费就可以看的B级邪典克苏鲁内容吗?不,这是给生在中国的女性、同性恋们,免费赠送的!只要你是女的,只要你追求平权,你就可以成为性少数!只要你是同性恋,你追求真实的情感生活,你就可以成为变态、恋童癖、黄色、暴力和违法内容!

以前的时候,我看到同性恋被和恋童癖等等上面我提到的内容被并列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一个努力的底线。我们要把这个底线守住,然后试着把同性恋去污名化。或者再退一步,什么都不要改变,官方就保持在这个程度就好了。所有因为性取向而艰难长大的同性恋和其他性少数们,虽然受了苦,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后半生可以剥落伪装和疤痕。我们只不过是比那些多数派多走了弯路而已,多了困难和挑战而已。结果没想到啊,同性恋的污名化没有改变,女权还掉进来了。我大胆预测一下,女权现今在中国的这种污名化,让它离“不得含有女权、同性恋、黄色、暴力、恋童癖等违法内容”越来越近。实际上它现在已经和同性恋并列了嘛。

我还有一个大胆预测,就是丁克的人,或者说,丁克的女人,会成为下一个“性少数群体”,丁克这个概念迟早会被列到违规内容里不被转播。现在中国少子化很严重,男性比女性多出那么多,丁克的男的,你顶多可以说他没用他的二两精子为国家做贡献,但如果是丁克的女的,就可以说她是对国家利益有损害的。女权的人里,不一定都是丁克的,甚至和丁克没特别紧密的关联。如果我们把这儿的女权定义为,「呼吁男女同工同酬、招生招聘没有性别挑捡、男性所享有的性别权利如果想继续享有则必须跟女性讨论商量、鼓励女性更加追寻个人价值」这些最基本也是最低的限度的话,如果连这样的限度,女权的内容都不被鼓励、还要被污名化的话,丁克这个东西也不会远,因为它的把柄太容易抓了。而且一旦开始污名化丁克女性的时候,能为之对抗的群体会少之又少。首先,男性会吗?男性会愤怒地说,女性想不想生育是自己的自由吗?其次,女权已经被污名化成现在这样子了。再次,不能生育的同性恋群体,出境比以前更糟糕。那,到时候那些到了婚育年龄却没生育的女性们,会面临怎样的千夫所指呢?

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我震惊吗?可是又觉得一切都讲得通。只让你生一个,和让你必须生三个,是同一件事啊。LBGTQ可以是境外势力,那女权也就可以是境外势力,丁克也会成为境外势力。甚至有一天,那些只生一个的,也会成为境外势力。到了这一天我会震惊吗?我没有震惊,我只是说不出话来。

晚上看到这些消息,想到我早上还在班上讨论的那些,就觉得世界好荒谬。不对,是中国好荒谬。我找不到可以具体生气的对象,所以连情绪都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又因为看到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太多次了,我似乎都没有愤怒了。男教授比女教授多那么多,——这种水平的不公平,是应该引发我愤怒的。晚上看到的这些,引发的是疲惫、无望,和麻木。我该怎么跟我的老师同学们说,跟你们一起讨论的这个人,其实根本不配讨论少了二两肉的问题啊。我是如何混进一堆鼓吹男女平等的人里愤怒于女人得到的比男人差的?毕竟我身后的那个环境里,女的都还不算“人”呢。同性恋也不算人。

象友们来推荐一本自己觉得很好看的书吧!
(空手套书单)

宝贝们!虽然我在毛象讲过一次但是我觉得应该再讲一次。布洛芬这样婶的非甾体类止痛药是没有什么“耐药性”的,要是你发现自己姨妈痛这几年从一片布洛芬吃到两片三片,那不是什么耐药了,那是有非常大的可能是有器质上的问题才痛经的。
痛经的原因千奇百怪什么都有,有些人就是天生疼但有些人姨妈期去南极走一圈都啥事没有,但有种东西叫子宫肌瘤,它的一个特点就是痛经进行性加重,随着时间推移从一点点痛到好几把痛到布洛芬好似假药的这种,都很有可能是子宫本身长东西了。解决办法就是去医院,做个一个小时的全麻手术就能解决,解决了就极大改善生活质量。
所以布洛芬真的没有耐药性,打网游都比止痛药能上瘾,求求宝贝们要是姨妈痛多少吃点止痛药,不要硬顶惹。。

把现实当戏剧来欣赏或许不道德,但我总是忍不住觉得那种不计代价,血刃仇人的情节非常爽。辛辣又污秽,执着而暴烈。
当它发生在中国的大学——这个已经被官僚、金钱、派系层层污染,但依然被称作大学;明明是十赌九输、生吞活剥的陷阱,却吸引着不少自命不凡的“书生”,带着他们自己都说不明白的复杂动机,离开正常的学术环境,前赴后继地冲进去的地方——更有种用荒谬撕破颓废的怪异冲击力。
-
中国“归国”的学者,绝大多数是男性。而女性学者们则往往走出一条相反的道路。2021年美国AAAS的9名华人院士中8名是女性,全部在美国的大学工作。留下的男人、离开的女人,这或许是中国未来的大趋势。(一不小心又变成了 #每日拳经

既然东野老师已经充分意识到自己是个主妇畅销书作家的身份,麻烦能不能就不要再背负推理的偶像包袱啦?

朋友转述给我一个事情:
一对夫妻两人都是医生。男医生出轨,女医生就想离婚,但男医生不想分割婚房,拒绝离婚。
女医生坚持要离婚,男医生就想了一个恶毒的贱招。
男医生先是找来几个男同事,租了隔壁房子,在家里制造一些噪音,让浅眠的女医生处于一个缺少睡眠的状态,时间一长,女医生难免精神出状况。
后来,男医生又找了精神科的男同事给女医生下了精神病的诊断书。
男医生身为精神病人的家属可以把女医生送去医院,而他身为医生又可以让她出不了院,他作为一个精神病人的监护人,还可以全权处理她的财产,计划完美。
可是没想到,女医生在男医生把精神诊断书甩给她的当晚,就把男医生杀了。
警察来了,女医生淡定地拿出诊断书,“我是精神病人,还是发作期,没有行为能力”。

鮮浪潮電影節稱取消放映短片《執屋》

香港「鮮浪潮電影節」在社交網頁表示,其中一部參與本地競賽的短片《執屋》,由於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未能在放映前發出「核准證明書」或「拒絕核准證明書」,因此取消放映有關短片,涉及5個場次的放映節目,同一節目中其餘三部短片則將如常放映。

根據《執屋》的短片簡介,一對男女在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相識並成為情侶,男友其後被捕,女友到男友家為他「執屋」,片中展現女友及男友父母兩代人的矛盾。

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

给大家推荐一个腱鞘炎贴贴,很好用!!

质感有点像退烧贴,软软的凝胶质地(?)撕开有点冰凉但是接触皮肤很舒服,不是会黏在手上的布贴,胶都搓不掉的那种

个人觉得很不错👍🏻

本弱智今天才发现怎么正确地移除关注……首选项->关注管理->关系->关注者,可以选择已迁移的账号移除关注,还有从选定域名删除所有关注者(也就是移掉一整个站的follower以防止自己出现在相应站点的跨站轴上)
所以不用屏蔽再取消屏蔽了,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男司机平均万人发案率为女司机的8.8倍,女人担了“马路杀手”的骂名;男人贡献了90%的犯罪率,“情绪化、没有理性思维”是女人的标签;其中单身男犯罪率是普通男性的38倍,被污名化、妖魔化为“性格有缺陷、爱走极端”的是适龄女。现在好,连控烟针对的重点人群也是女性。这是希望多抽死点儿男人吗?
我也知道你们什么意思,不就因为抽烟的大多数都是男人惹不起么~女人可抽可不抽的,不抽又死不了的,人少且弱,需要管控时拿来开刀最合适了。女烟民能怎么着?敢上街砍人吗?
大家也别说什么以后抽烟都成男性特权了,人家本来就有这特权。看看大众对男女双方吸烟的不同态度,女性吸烟往往跟“坏女人”、“太妹”、“荡妇‘、“像什么样”等负面形象挂钩,尤其是年轻女性,吸烟还会成为择偶减分项。男人在此事上享受的道德特权也是特权,哪怕只是不被judge、视作像喝水一样自然的权利。
当然,我并不是要争取什么“男人干吗我们女人也要干吗”,谁吸烟都很烦!巴不得地球上从来就没有烟这种东西。但反对吸烟时把女性作为重点管控对象,和未成年一起划分到“无行为能力”的人群当中,这也太侮辱人了吧!

今天看到一只超可爱的三花,主人说:她這身材搭上蠢萌個性真的很療癒~~~每天都像這樣隨意路倒在地上,還常常半夜把家人絆倒XD

胶卷洗出来了,一张意外的双重曝光,2020与2021

忽然发现这个广播被删了,存一下(这还只是上市公司,还有无数国企央企呢

有句话是“哲学的尽头是神学”,而国内科普的尽头是外交部发言。 ​​​

省里下来查各院妇产科。
因为近期产妇死亡率有点高。

说点违法实话。
开放生育以后死亡率就是下不来。
无论怎么宣传,
生孩子就他妈的是可能死人的事情。

这批四五十岁的产妇还特别有拼劲儿。
凭自己二十多岁的经验,只要顺产。
大人,时代变了啊。
(我院剖腹产多顺产少,死亡率不高,意外躲过这次检查)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