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操我被我室友搞醒了,她大早上是要洗一万个杯子吗

说话复制两遍是胡说的,因为我wb对死人冲,wx伪装正常人,pw说日常屁话,三个号用途完全不同,一个号发的话根本不会往另个号发

所以男的只要脸好看,眼睛和叽叽都立起来了怎么都行

Show thread

自从我wb pw wx三点同时使用以后,我说句话就要复制两遍

妹妹我和你说,男人嘴里的charming就只是说这个女孩儿长得漂亮

墙内网络审查SP中的墙内网络审查

因为自己不是房间里面的唯一一个人,每天空闲时间都在焦躁和我在搞屁的想法里来回

搞屁惹,我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搞屁

我真的好想点痣哦因为觉得自己的脸很没特色...

干事情的时候背后有人走来走去让我全身发毛

pyq又开始爱国行动。我夹在中间感觉好窒息

油脂球 boosted

以我们每个人理解人的方式,总会有些人和特质是我们推崇的,有些厌恶的,甚至——也是常有——我们理解不了的,或许还有我们不愿去理解的。
厌恶了,理解不了或者不愿理解,不要去理解就好了,没人需要去理解世上所有存在于人的可能性。
但如果遇上厌恶或者理解不了的,就认为他们是非人的,这种做法就只能说是傲慢得可怜。
简单来说,要傲慢到何种程度,才会认为自己不接受的,不理解的,都不是人呢?

问了问认识的妹妹,天生红痣什么体验。
妹妹:别人老以为我脸上的痣是痘痘破了流的血,想伸手给我擦了
我自己用口红试了试:...szd

油脂球 boosted

看完返校的路上,我才意識到,他們用靈異恐怖來拍白色恐怖,是多麼有意思的對比,鬼怪只能在螢幕面前嚇你幾秒,白色恐怖卻是你離開戲院後依然忘懷不了的部分。

让纹身师在我脸上扎个痣,这个想法可行吗

想起来初中玩过个大概叫bitslover的游戏?我搜不到了...就是和很多像素小人谈恋爱,具体细节已经忘了

我注意力真的很难集中每次想东西被声音打断我真的很想自撒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