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biny @huibiny@pawoo.net

huibiny boosted

上线发现瘟疫公司下架了O_O。

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变得不合法。

huibiny boosted

梦。三代人的秘密教育改革,因母亲的一纸遗书而续,隐藏的阁楼,枪声,饿死的邻人,隐秘的师承最多也只梳理出了这三代人而已,不重要,老者呢喃,幼者既始,危险,秘密会议,也在不断争吵着,因为前方未知,教育也总要俱进

huibiny boosted

哈哈哈哈我认识里面不少人,真,都是傻逼啊哈哈哈哈

huibiny boosted
huibiny boosted

我一位认识多年的大亲友说得好:
AO3这么个共产主义平台居然———(

huibiny boosted
huibiny boosted

確信現在的青蛙生下來就是熟的。

huibiny boosted

这段话写的真好啊

唉真的很多友邻在指抵制肖战“没有从根本撼动墙”,大家默认墙是无法撼动。但要组织行动不都要从实际出发吗?推墙在当下就是没有可行性,也根本不是抵制活动的agenda,把这种没人能践行的道德责任加在同人女头上不觉得不大对头吗?

对粉圈举报行为的反对实际包含了两个议题,一个是对粉圈要求禁绝一切“负面”信息的反对,另一个是对搬弄强权作为报复手段的反对,以及从中衍生出对强权本身合法性的否认。
抵制肖战粉丝挂钩的是第一个反对,支持者抵制的是其他个体意图创造一言堂的行为,而要意识到审查制度没有合理性则是第二个反对,反抗的是更高权威和体制。

能认识到【不该举报】,与认识到【现有法律法规不正义】之间是存在很大认知跨度的,这点很难理解吗?理解法的不义需要什么知识基础,需要否认多少东西,需要承担多大的心理压力你们没有体会过吗?抵制肖战就是个用脚投票不买东西的boycott运动,没有计划也承担不了开启民智的任务。也不是所有DA参与者都有志加入凤凰社啊,怎么的我们还要及时批评DA组织不够进步,没给全体成员开启好反魔法部反神秘人思想吗?

个人为了保号在很多事情上是会闭嘴的,当然我不觉得因为不想炸号选择闭嘴就意味着道德清白,但不断看到你不说(没这里说)就是没看到大象,没对准根源这种说法还是很堵。而且也根本不是按照看没看到大象这么二元分割的,很多人以为自己很爱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爱什么,很多人有模糊的想法但是没法articulate所以还是跟从主流,极权下的个人到底怎样算是尽责,我到现在也没有稳定的答案,但认为与其把人人看作不无辜的雪花,不如把人看作人,多理解human condition,多怜悯痛苦。

原文链接:weibo.com/7376026495/IwNhhewgO

huibiny boosted

news.cjn.cn/sywh/202002/t35552

> 目前,中宣部已调集300多名记者深入湖北和武汉一线进行采访报道。张小国表示,将统筹好疫情防控宣传和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等重大主题宣传,为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提供强有力的舆论支持。

***

rfi.fr/cn/中国/20200205-南京沦陷-深夜封

> 现在,上海边上的大城都封了,下一个可能轮到上海了,情况不好。

***

两篇檄文

许章润: 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pincong.rocks/article/13768
许志永: 劝退书 pincong.rocks/article/13757

huibiny boosted

儿子学校语文老师布置的一篇科幻小说阅读,在水星上七年才能见到两个小时阳光,别的孩子都是生在水星上的,两岁见过阳光现在已经忘了。只有一个小女孩,在地球上待到五岁才过来,对阳光有记忆,总是在怀念阳光,并且充满悲伤。慢慢的,所有其他孩子都开始恨她和讨厌她,“她最大的罪就是对阳光的记忆”。等到下一次预测阳光要降临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说,这一切都是一个玩笑,和其他孩子合力把那个小女孩关进了黑暗的壁橱,不管她怎样恳求反抗。

小说里那些孩子的“自然反应”的确是我们熟悉的,因为熟悉,身处其中还不觉得。这可以解释这里的人为啥那么蔑视和痛恨他们正在为无望的事不服从的邻人,也可以解释这里的人认为看事情“不够现实”是最大的罪。

我很惊讶老师选择这么沉重的东西,让孩子们那么早的抽身自省。

huibiny boosted
huibiny boosted

而控制者则会通过披皮让人降低警惕、同时在事情失控出现无法承担的结果的时候摆脱自己的责任(“只是游戏而已谁让你当真了”)。
很多控制者年轻的时候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控制狂,只是有这个倾向。但在这个环境里发现了自己的舒适区。于是越来越熟练、越来越严重。可怕的是,从理论来说,想要扩大或离开舒适区,大多是因为舒适区开始禁锢住自己,让自己整体偏向痛苦了。但处在控制舒适区的人却不会,他们只会觉得如鱼得水,也不会受到惩罚,更很难反省自己……而总有大批年轻的缺乏警惕的受害者前仆后继。
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说年轻的孩子多注意自我警醒。家长记得多教育下一代这方面的事情。

这并不是说角色扮演这一类交往互动应该被禁止或者被视为洪水猛兽。实际上我关系最好的网友很多都是这类互动(写文/游戏)中认识。创作本身确实能让人更容易找到精神领域相近的好友。尽管我也在这类环境里受到过伤害,但并不能因此否认它的益处。
就像漫画、游戏或者其他许多东西一样,本身没有好坏,端看人如何去处理、去运用对待。

huibiny boosted

和朋友聊了一下。
感觉角色扮演类的相处(包括早年的文字rpg论坛,社媒组cp,语c,同人,网游类似J3这种)是很容易容易出现这种灰色的隐形控制与被控制的高危区。
被控制者往往年轻、缺爱缺安全感,很多人原生家庭或者人生经历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创伤,所以更容易投入到这类圈子里去寻找精神慰藉,同时又觉得游戏或者创作环境能带来一种(虚假的)脱离真实身份的保护。
另外被控制者大多是女性,因为男性虽然也有有这种倾向的,但社会和家庭教育往往让他们不允许自己矮化、萌化(这种控制游戏的初期往往会出现一方把另一方小动物化——防杠:不是所有的小动物化都是控制表现)。有这种倾向的男性大多是等到自己意识和经济都足够成熟后去找一个彻底而安全的游戏环境解决问题。而很多女孩却觉得让自己幼化、萌化、无害化、驯服化显得非常可爱或容易被人喜爱,从而天然缺乏警惕。这是社会/学校/家庭教育的锅。
(接)

电视被我爸占着看CGTN的所谓 ,话说在一堆类春晚开场红彤彤的人海群舞之后接蔡依林还是很有喜感的

就,不是很明白为啥还能办那么举国同庆感觉的晚会…… #2019

huibiny boosted

R.I.P Show more

huibiny boosted

还有不到5天,21世纪10年代就Game Over了。回首2019年,脑海中浮现的是布莱希特在1940年写下的诗句:“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这是人们说起就沉默的一年。老人看着年轻人死去。傻瓜看着聪明人死去。大地不再生产,它吞噬。天空不下雨,只下铁”。

huibiny boosted

小学三年级时,我在完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看完了西游记原著,没有注释没有注音,上海古籍出版社,硬壳封皮。当时学校会让学生分享自己的小成就,我就很高兴告诉同学和老师,自己花了一个月时间读完了西游记,很好看,但是同学和老师都很漠然,老师私下跟我说她不相信我能看懂,老师自己都没读过西游记……
这并没有什么,我最伤心的是,这本硬壳封面的西游记,在我小学五年级时被我妈撕得粉碎,理由是我不认真准备考试偷看闲书,行吧,既然上学妨碍我做自己喜欢的事,那我就不喜欢上学了,上课溜出去晒太阳,考试交白卷,开学报名我不去。
至今我还是不喜欢现代学校教育,刻板,无趣,还教出一堆只知道非黑即白二元论的傻子

huibiny boosted

宗教教义要做出符合新时代的阐释 :kusa:

huibiny boos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