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putao @haolizi@pawoo.net

bossputao boosted

我脾气特别爆,我看到脑残粉红小将干傻逼事我就会兴奋得想跳出来锤爆它们的狗头

bossputao boosted

许多网站都锁评论/锁头像/锁介绍了

到处充满了热烈祥和的节庆氛围

bossputao boosted

“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而他所写的,所说的,都无非是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
——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
.
其实看红色历史片就会发现,集会、游行、结社,全都是革命先辈当年用来反对独裁者的手段,而这些手段大多又是从西方学来的。但是时局一变,气氛也就不一样了。

bossputao boosted

给技术力不错的人推荐trojan翻墙,稳,虽然配置繁琐。
特征上和nginx一个德行,https掩护,新技术用户量小。如果技术因素无法阻碍你,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小机上布置它呢?
trojan-tutor.github.io/2019/04
#难民打捞 #GFW #翻墙

bossputao boosted

看到了微博上对于那个北欧女孩的争论,突然有一个想法⬇️
是不是对于大部分在中国社会背景里长大的人来说,做出结果是最重要的,一切没有实际outcome的行为都会显得虚伪/怪异/浪费……
是不是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表达态度是一种浪费精力或别有用心的行为,只有切实可见的成果才值得被放在桌上讨论?
就,也不是杠或者表态什么的,只是一个想法,并想看看有没有人跟我有一样的想法这样qww

bossputao boosted
bossputao boosted
bossputao boosted

能夠擋住豬瘟真的很不容易啊...!!

bossputao boosted

逃出朝鲜后,她们在中国成为网络“性奴”

CHOE SANG-HUN
2019-09-16 14:43:11 23岁的金也娜和20岁的李真姬是两名被迫在中国进行网络性爱的朝鲜女性,她们从老挝万象的酒店房间向外张望。

[《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

老挝万象——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20岁的李真姬(Lee Jin-hui,音)从未或许离开过位于中国东北的一套三居室公寓。一周七天,从中午到凌晨5点,她都必须坐在电脑前,面对网络摄像头为男性客户表演性行为,这些客户大多来自韩国。

李真姬和这个公寓里的其他朝鲜女性都是中国皮条客从人贩子手中买下的,她们每周要为这些人赚取大约820美元。如果完不成任务,她们就会遭到掌掴、脚踢、不能吃饭。

“就算生病了,我们也得工作,”李真姬说。“我非常想出去,但我只能往窗外偷看。”

据人权组织以及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的人称,人贩子每年都会从朝鲜带走数以千计寻求逃离的女性,承诺她们可以在中国找到工作。但一旦进入中国,许多女性就被卖给乡镇的未婚男性,或被卖给皮条客,在妓院和网络色情场所遭受剥削。

如果她们从人贩子手中逃跑又被抓住,中国将把她们送回朝鲜,在那里她们将面临酷刑和监禁。在中国,她们无处求助,被困在性奴役中。

总部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朝鲜未来倡议”(Korea Future Initiative)在今年5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据估计,在中国的朝鲜女性难民中,有60%被贩卖从事性交易,而且越来越多地被迫从事网络性活动。

“年仅9岁的女孩就被迫进行具体的性行为,并在网络摄像头前遭到性侵犯。这些摄像头会向付费的全球观众进行现场直播,其中很多人据信是韩国男性,”报告称。

2017年春天,李真姬偷渡离开朝鲜时,有人告诉她,她将在中国做服务员。到达中国后,老板说她的工作是在电脑前“聊天”。在那之前,她从未见过电脑。她不知道什么是网络摄像头。她只有18岁。

“我以为‘聊天’是用电脑记账,”23岁的金也娜(Kim Ye-na,音)说。“我根本没想到是这样。”她去年11月被偷渡出去,相信自己会在中国采摘蘑菇。

8月15日,李真姬和金也娜逃离了囚禁生涯。

6天后,她们抵达老挝万象,一名男子被支付4000美元,将她们偷偷送出中老边境。等待他们的是韩国基督教牧师千璂元(Chun Ki-won),他资助并策划了营救行动。

这两名女子同意在万象接受采访,她们使用在逃亡中的化名,以保护自己的隐私,避免朝鲜政府可能对她们在朝鲜的亲属进行报复。虽然《纽约时报》无法独立证实她们逃亡的细节,但千璂元和这两名女子逃跑前的网上对话记录支持她们的说法。

金也娜和李真姬拥抱韩国牧师千璂元。今年8月,他设法帮她们偷渡离开了中国。

“鉴于中国对无证外国人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把朝鲜女性关在公寓里进行网络性交易,已经成为人贩子剥削她们的最佳方式,”千璂元说。“他们给这些女性下药,减轻她们的羞耻感,并让她们长时间工作。”

离开朝鲜

李真姬和金也娜是朝鲜“艰苦行军的一代”,也就是1990年代左右出生的孩子,当时饥荒导致朝鲜10%的人口死亡。她们刚从小学毕业就开始工作了。金也娜在一个玉石矿场辛苦劳作,后来进入黑市,销售从中国走私来的水果和韩国服装。李真姬做过野生草药的采集和贩卖。

随着她们渐渐长大成人,她们的家乡惠山和其他与中国接壤的沿江小镇成了人贩子的狩猎场。2017年,一个亲戚把李真姬卖了。

“我自己也想去中国,因为我听说去了那里的女孩给家人寄钱,”李真姬说。

在人贩子之间两次易手之后,李真姬最终落到东北和龙市一名男子手中,此人囚禁了五名朝鲜女性。

金也娜同样也想找个出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已经开始打击市场上的年轻商人,希望把他们往国家主导的建设项目上赶。金也娜有一个女性朋友在做走私生意,同意带她去中国。

11月18日凌晨4点,走私者、她的兄弟和金也娜在边境等候,一片漆黑中,一名士兵走了出来,告诉他们前路畅通。

走私者很熟悉这条路,带领他们穿过结冰的小河,钻过边境围栏下方一个洞。走了12个小时的山路,走私犯挖出埋在地下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几个小时后,一名女子坐着汽车出现。她把人民币现金、一捆鞋子、衣服和其他物品交给了那个朝鲜走私者。金也娜被卖掉了。

买下金也娜的那个女子也来自惠山,她为一个性交易团伙工作,在中国东北公主岭周围的公寓里管理着十几名做网络直播的女性,她们都来自惠山。她说,金也娜欠她8万元人民币,约合11160美元。

金也娜一边哭泣,一边向千璂元回忆她在中国被人贩子虐待的经历。

“她说我给她干三年能去韩国,”金也娜说。“我听说在韩国,只要很努力工作,就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堕入网络性奴的深渊

李真姬的一些韩国客户要求她做她难以形容的有辱人格的性行为。

“如果我拒绝,他们会管我叫朝鲜来的肮脏垃圾,”她说。

也有男性同情这两名女子。李真姬的两名客户会定期给她老板寄钱,以便她可以多睡会儿。

去年12月,一名女子从李真姬所在的地方失踪。皮条客说她被器官贩子拐走了,肯定已经没命,这让其他女性惊恐不已。

金也娜说只有两名女子被从公寓释放——在她们得了肺结核之后。另两名在被毒打后,试图顺着水管从她们的六层公寓逃跑。警察很快逮捕了她们,但皮条客拒绝支付贿款以避免她们被遣返回朝鲜。她要用她们做反面教材,吓唬其他人。

“她说,‘别忘了你在这里的生活比留在朝鲜好多了,’”金也娜说。

即便面临奴隶般的处境,李真姬也从未想过回朝鲜。她的目标是去韩国,赚足够多的钱,把母亲和一个妹妹偷渡出来。

“我一直跟自己说,‘坚持住。时机一到,你就可以去韩国了,’”她说。

为自由纵身一跳

1995年底,当时在经营酒店、尚未成为牧师的千璂元前往与朝鲜接壤的中国城市珲春出差,当时他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他看到逃离饥荒的朝鲜人在跨过边境河流时被冻死,陈尸荒野;中国警察用棍棒驱赶乞讨的儿童;一个女人在被两个男人绑架时大喊救命。

千璂元后成为基督教传教士。2000年来,他已将1200名中国的朝鲜难民带到韩国,包括许多被贩卖后陷入强迫婚姻的女性。而近年来,他在韩国首都首尔的二合一(Durihana)教会开始接到被困中国网络色情窝点的女性发来的匿名网络信息,以及想营救她们的男性打来的电话。

七月,一个做动物饲料递送生意的韩国男人就打来这样一通电话。

他给金也娜的老板寄了1500万韩元(相当于12360美元)帮金也娜赎身。但答应把金也娜带到韩国的人贩子却把她卖给了一个50来岁的中国男子。这名韩国男子又给金也娜原来的老板寄了1500韩元帮她摆脱强迫婚姻。这是他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大约同一时间,千璂元接到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表示想帮助李真姬。她还得到一条意想不到的消息:那名据说被器官贩子绑架的女子通过一个网络摄像头网站联系了她。她当时从她们的三层公寓跳下,现生活在韩国。

千璂元假装成客户联系到了李真姬和金也娜。

那名成功逃离的女子帮千璂元找到了李真姬所在社区。金也娜记住了老板曾带她去过的附近一家餐馆的电话。李真姬和金也娜朝窗外窥视,确认了尽可能多的地标,帮助千璂元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上确定了她们的位置。

千璂元派7名志愿者前往中国,包括两名人口贩卖幸存者。

8月15日,一组人在金也娜公寓外的一辆出租车里等着,并在突然停水迫使她们外出就餐时跟踪了她、另一名女子和她们的老板。回来的路上,金也娜假装生病,开始在路边呕吐,随即奔向一间公厕。当老板进入另一个隔间时,金也娜冲进救援者的出租车,出租车疾驰而去。

在被问起她最想要什么时,金也娜说,“站在外面的倾盆大雨里。”但离开中国数日后,她仍会做噩梦,梦见她在逃跑,有人在后面紧追不舍。

同一天,在和龙,李真姬趁着她的中国皮条客外出喝酒时溜出房间。透过起居室的窗户,她看到一个气垫和一个救援者在招手。她爬了出来,但开始犹豫。

“那个高度太吓人了,”她说。“但那是出去的唯一一条路。”

她纵身一跳。

金也娜和李真姬牵着千璂元的手,在千璂元的护送下走向韩国大使馆的大门。

8月底,一辆黑面包车停在了一个东南亚国家的韩国大使馆对面,叛逃者可在那里申请庇护。李真姬和金也娜牵着千璂元的手下车,穿过马路,走过她们通往自由的最后几码路程。铁门滑开,两个女人走了进去。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永久域名,墙)
https://feedx.co(临时域名)

bossputao boosted

唉,他們總是這樣隨便扯一堆,弄得別人還要解釋

bossputao boosted

殉難的人,受傷的人,被關的人

bossputao boosted

汉人看你疆真的colonial gaze 不然就是乱不然就是贫穷和压迫不然就是草原沙漠古城放羊 我朋友说这就是中式东方主义 事实上大家过得都是差不多的现代生活 有多民族多地区有城乡差异有青年文化
当然和经典东方主义类似的就是当事人还消费这个被gaze出来的形象消费上瘾了
欧美人搞不懂你疆就算了 汉人一个个的真的烦人

bossputao boosted

生化危机2启示录
主角团拼了老命带出来的丧尸病毒泄漏事件一手录像新闻就那么被大公司随随便便安了个“恶作剧视频”的帽子洗过去了,还把主角团以“造谣满500”的罪名抓进去,太真实了引起不适(。

bossputao boosted

一路上听广播,讲中国的社会工作相关内容,有关青少年保护、救助,以及老年看护、临终关怀的问题,嘉宾是复旦的一教授,说到国内开设社工专业本科的高校有300多所,相关专业研究生的有140多所,正努力地做很多尝试。但可能中国人群体还是太大了,社工群体相对而言实在太小,人们对这方面的意识也很薄弱。像香港这次运动,许多未成年人被捕,都要求必须有社工全程陪护,相关普及意识也做得较好,在活动频道里时不时看到这类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宣传。但国内却时不时看到儿童被家暴致死的悲惨案例,景况云泥之别。
另外最近看到上原千鹤子到国内开短期课程,讲到中国老龄化问题及解决方案时,竟不止一个同学提出安乐死的合法化,把上原老师吓了一跳。我倒是明白同学们的想法,安乐死是针对要是自己老了以后,没有人陪护,不能老得尊严那起码得死得尊严。但这背后难道不是一种悲凉的底色吗?有很多孤寡老人被虐或者死得凄凉的案例,同样看不到社工的身影。让人能够老得有尊严得花费极大的财力物力,或许日本已有些成功的尝试,所以上原老师仍是积极解决问题的立场,但我国年轻人已经下意识地为国家做出了楢山节考的选择。

bossputao boosted

「国漫崛起」在我眼里和「虽远必诛」的意思没多大差别,就是「谢谢不看」

bossputao boosted

#轉錄 #香港
林奠宣佈正式撤回條例草案。
香港人會很開心——如果她在第一次百萬人遊行後說。

香港人流了多少汗,多少血?
3人視力永久受損,一人眼球爆了,一眼失去視力。
多位示威者被警方借執法之名性騷擾
2次地鐵恐襲,8.31三位危險傷者至今不知所蹤
2人被刀手斬至重傷
8人離世
超過100人被檢控
超過1000人被捕
受傷, 逃亡不計其數

以為現在講一句撤回就能解決?她坐時光機由六月初來的?這兩個月你沒有活在香港?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bossputao boosted

pawoo.net/media/llaU_irNGZa5NZ
在B站发过一首《打倒警察国家》,人气居然不低,播放量一万二,在我那块地方数一数二了。
于是也经常招来一些谜之评论,比如这种。
这歌是什么人写的呢?
法国人。
针对的又是什么呢?
1968年的法国政府,所谓“警察国家” 。
说得简单点,它和今天的中国毫无关系,除非你认为今天的中国就是警察国家。
所以,有小粉红三天两头跑来说这歌“反动”,甚至有去圈共青团中央的,是不是特别神奇?作为小粉红,对今日之中国的定义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啊?
当然,这位是其中格外奇怪的一位——外国人写歌批评外国,居然能让此君得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结论,堪称迷惑行为大赏。

bossputao boosted

这两年为【绿水青山】强拆的建筑不胜枚举了吧,各行各业都有,拆到哪,哪行哪业损失惨重。最震惊我全家的一个案例是我市据说曾经有个有个刚建好的大型植物园,开业没几个月就被悄无声息地铲平了,赔偿都没给,听说的时候我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mp.weixin.qq.com/s?__biz=MzAxM pawoo.net/media/GMf0A71miQgxbL pawoo.net/media/Az9tFJbXc2plti

bossputao boosted

看废青们推到智慧灯柱
哇~真是爽!之前看新闻的文字描写,我内心毫无波澜,但是看视频,顿时有了一种推倒权威,争取人类自由的感觉!
如果你们见过天安门竖着的那些“智慧灯柱”,如果你见过老大哥的那些眼睛,你就知道永远有一个可以随时碾死你的独眼巨人在看着你。

bossputao boosted

好几年不看影评了,特别是公众号的影评。
今天查资料,自然就会被搜索引擎带去公众号文章。近几年中文信息产出主要是公众号,想避免看这些二手三手N手信息,甚至是虚构拼贴的信息都很难。
只随便瞅了两段,立马看出公众号怂成什么样,居然把文革时期讲成“我们并没有中断文化上的开放”,真是要晕塌过去〜
所以95后 00后们看着这样的文章长大,真是会文化很自信呢 :blobcatcoffee:
公众号文章真是大毒瘤,写文章的人心里跟明镜似的,但是因为恐惧,所以歌功颂德,这和官方歌功颂德还不一样,来自民间的声音都太俱有迷惑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