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putao @haolizi

我得了一个病,只能靠不断从某个人身上吸血才能活下去,而且要用输血管一直连接我俩。
社会不给我找一个寄主,就是侵犯我生命权。合适的寄主如果拒绝被我吸血,就是杀人。

反堕胎的逻辑大致如此。

不过,他们倒并不主张饥荒时父母必须割肉喂子,儿女需要器官时父母和兄弟姐妹不肯移植是犯法——多少抛弃孩子的父亲不肯给器官,也并没人主张应该修订法律使之成为违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