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肆 boosted

昨天其实还开了一个会,大院长主持的,会议的主要重点就是控费。
听他意识是,上午他去区里开会,纪检部分也参会了。一个大致的目标就是医保支出增长不能超过GDP的增长。
理论上不切实际,老龄人口越来越多,寿命越来越长,简单粗暴的控制医保是不切实际的。然而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政府没钱了,不得不控制所有公共预算,而医疗支出肯定是大头,而且弹性比较大。
预计不远的将来,进口药都得停,起码是严重限量供应。高耗材手术得排队更久了,外科医生的日子会比较难过。

端肆 boosted

今天打入英国精英行业有多难?

2019年 8月 1日 Image caption 今天的英国社会,阶层之间的流动更容易了吗?

不管鲍里斯·约翰逊如何历尽坎坷实现了自己年轻时的梦想,最终入主唐宁街10号首相府,他的仕途其实从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就已经铺就了。纵观英国政坛,充满了英国上流阶层精英,鲍里斯·约翰逊的到来,似乎顺理成章,他是第20位出自伊顿公学的英国首相。

不过,历史终于到了21世纪,英国政坛的顶层也发生了变化。在今天约翰逊的政府新内阁中,有3位移民后代,两名是难民家庭背景,这些大臣的宗教信仰除了传统的基督教,还有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印度教。

看起来,英国这个阶级森严的国家的确发生了不少变化,阶层壁垒开始松动了?人们在阶层之间的上下流动更加容易了?


Image caption BBC纪录片中的三个年轻人:本,阿曼,埃尔维斯。

3个年轻人的梦想

BBC媒体编辑阿莫·拉詹(Amol Rajan)就这个主题专门做了一个电视纪录片——在英国,如何才能打入精英阶层。

纪录片追踪了3个大学毕业的英国年轻人,他们都很聪明、学习努力,充满朝气,希望在未来事业中一展宏图。

黑人小伙子阿曼(Amaan)和埃尔维斯(Elvis)来自贫苦的劳动阶层,本(Ben)来自中产阶级家庭。阿曼和埃尔维斯都想通过上大学,进入金融界,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白人小伙本的理想是进入媒体行业,当一个著名体育记者。

3个人都以优异成绩从大学毕业。纪录片展示了他们在找工作,实现梦想的路上遇到的沟沟坎坎。


Image caption 来自伯明翰的阿曼是他家里第一个大学生,他的理想是进入金融界。

阿曼的故事

来自伯明翰一个贫民家庭的阿曼是他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以一级荣誉学位(First )从诺丁汉大学经济学系毕业,他还在17岁赢得过跆拳道世界冠军。他雄心勃勃,努力学习,一心想进入银行界。但是,一次次申请和面试都无果而终。

在一次培训项目中,他工作时表现良好,但到了个人阐述和面试阶段,他紧张得甚至听不懂问题,在隔壁屏幕上观察的主持人阿莫·拉贾说,阿曼的表现简直令人不忍心再看下去。

在经过了40多次无果的金融工作申请之后,阿曼相信,只有更高的学位才可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还是继续深造吧。他现在伦敦的帝国理工大学读硕士学位,并继续申请银行工作。这位前跆拳道世界冠军,大学一级荣誉学位获得者,目前只能通过在麦当劳打工补贴学习期间的生活费。而尚未有正式工作的他,已经欠下将近9万英镑的助学金贷款。


Image caption 埃尔维斯想成为一名伦敦金融城里的交易员。

埃尔维斯想当交易员

黑人小伙子埃尔维斯从小就希望能成为金融交易所的交易员,他的梦想是母亲灌输给他的。他母亲在摩根士丹利投资公司当清洁工,每天回家就跟儿子说,在那里工作有多么好。

埃尔维斯不辜负母亲的期望,也成为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他以相当不错的二等一级荣誉学位(2:1)从伯明翰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一心想进入伦敦金融城当交易员的埃尔维斯在第一次工作面试前,这样说:“我想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即使想象我会成功,她就很开心了!”

经过了多次面试,同样因为紧张,不知所措,曾经要求面试者重复一个问题,被认为缺乏自信,不能在压力下充分发挥。

不过,埃尔维斯不懈地申请,不断地寻找面试机会,虽然没能如愿以偿地打入伦敦金融城,但最终,在另一个城市的一家银行找到了工作。他非常兴奋地投入了这份白领工作,成为他家的第一个白领。

从容自信的本

来自中产阶级家庭的本,父亲是律师,母亲在媒体工作。他在私立学校毕业后,进入布里斯托大学学习。虽然他的父亲希望他也能进入律师行业,但他的理想是当一名体育记者。

因为家里能支付他毕业后的生活费,本在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几家媒体公司实习,但是没有薪酬。从BBC纪录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本在面试和工作中,与同事们相处愉快,工作主动,脸上总是充满自信的微笑。在一个电视台实习期间,他积极利用自己的关系寻找采访对象,给其上司和同事都留下深刻印象。

毫无疑问,本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家庭成长的背景令其从容而自信。现在,虽然还没有成为他梦想的“著名”体育记者,但是,他已经在伦敦一家电视台找到了工作,至少向实现自己的梦想又迈进了一步。


图片版权BBC/Gus Palmer
Image caption 本(右)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成功的体育记者。

仅拥有学位远远不够

父母总是教育孩子,要通过努力学习,考上大学,获得学位就能够将来出人头地。真是这样吗?

阿曼和埃尔维斯成为家里首位进入大学的人,成为家人的骄傲。但是,他们最终能进入精英阶层,能出人头地吗?我们只能弱弱地说,拭目以待吧。

英国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大大加强和扩大了高等教育范围和力度,但是真正通过上大学而进入精英行业的贫穷学生仍然凤毛麟角。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的山姆·弗雷德曼(Sam Friedman)曾经与丹尼尔·劳里森(Daniel Laurison)合著了一本有关当代英国阶级分析的专著。弗雷德曼说,今天在英国,阶级差距依然很大。一个来自富裕家庭的大学毕业生,只以及格成绩毕业,也很可能比拿到一级学位的贫穷学生更容易找到如意的工作,因此起薪也会更高,两者之间将会有大约7000英镑的差距。

在寻找工作过程中,一个人的学习成绩固然重要,但所谓的“软实力”——你的家庭背景、个性、举止言谈,甚至口音,都对你是否能成功产生极大的影响。

埃尔维斯在面试失败后说,“我想,面试者想要招聘的对象是跟他们自己相似的人,是跟他们的客户相似的人。他们看着我,我跟他们没有相似之处。”

精英行业HR的潜规则

每个社会都有潜规则——不明说但人人心知肚明的那些规则。

英国精英行业当然也不例外。伦敦一家猎头公司的苏希·费根(Suzie Fagan)在谈到客户招聘时说,应招者的简历CV固然重要,但客户要求并不是纸上谈兵。她举了一个例子。“我曾经遇到一个来应聘的女孩,非常聪明能干,外貌也很大方明丽。但是,她一口严重的艾塞克斯口音。我知道,那些招聘公司的HR只要跟她在电话上一聊,就会拒绝她。因为这样严重的口音不适合跟他们的高端客户打交道。”

她说,他们在向招聘客户推荐时,会考虑应招者的背景,言谈举止和修养。而所谓“修养”,不是一朝一夕能学来的。这些“软实力”和潜规则,成为很多贫困学生在找工作时的绊脚石。正如阿曼,虽然能以一级荣誉学位毕业,但在举止言谈方面的拘谨和缺乏自信,使他面试时屡屡碰壁。

缺乏自信和“修养”,缺乏社会关系,无疑使贫困学生进入精英行业难上加难,即使在21世纪的今天。

端肆 boosted

其实大家关注的最多的就是晋江,但是殊不知起点最赚钱的栏目早就被砍掉了,靠军事灵异官场起家的磨铁也早就完了,那些更边缘一点的,不靠擦边内容吸引流量的阅读平台是饿死,靠擦边内容的会被砍死。
纸媒?纸媒坟头上的草可能都十米高了吧。
音乐?
媒体?
字幕组?
电影电视剧?
哦,还有游戏。
我的一个朋友在文娱行业沉浮十年,前阵我们聊起那些她很看好最终却胎死腹中的项目【其中还有一个是我的。】她说:我是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楼塌了,这楼,其实建立的时候就千疮百孔,塌是必然的,只是可惜了,这些碎砖烂瓦里,还是有真金子的啊。
你是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你不靠字幕组,你自带梯子去海外,可你不能带着所有基于中文创作的人一起走,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梯子上,就连去淘宝找个海外中文文学网站充值的渠道都被屏蔽了,你在想,难道我只能申请国外的信用卡了吗。
你想肉身翻墙了,或许初衷不是迫害,也不是向往境外势力,你的愿望很简单,只是想自由的看遍这个世界上的每一本书,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可以显现在别人眼前,而不是口口口口。可是后来,中文还是渐渐抛弃了你。
再后来,别人说你,卖国贼。
阳光照射不到每一个角落,但是阴影可以。

端肆 boosted

还是建议每个人如果可以的话都去搞点创作,无论什么形式什么内容,无论你擅不擅长。哪怕搞出来是一坨垃圾也要去搞搞看,去体会一个想法慢慢被表达出来的过程,去体会被肯定和被否定的感受,去体会最终成型和半路夭折的心情。如此这般以后,再去看别人的作品,你会明白无论它是不是一坨垃圾,你对这些作品所有感受的表达都将不能凌驾于作者的创作自由之上。

端肆 boosted

告别 

端肆 boosted
端肆 boosted

纪念带给我两年快乐时光的草莓县 

端肆 boosted

#草莓县居民打捞计划

实例「长毛象中文站」 cmx.im / cmx.social 陷入无法访问状态已经超过96个小时,并且据我所知目前并没有人成功与站长取得联系。

如果正在浏览跨站轴的你:

1. 迁移自该实例并想挽救自己的关注列表,
2. 暂时没有任何其他手段与原本关注中的用户恢复联系,

建议自行使用 #草莓县居民打捞计划 hashtag 进行定位。

端肆 boosted

你国的自由有没有边界我不知道,不过公权力肯定是没有边界的

端肆 boosted

songtaste,豆瓣东西,胖鸟,readfree。
每一个关闭的时候我都在期望,中国的版权保护会变好,圈子会出产更多好作品,创作者的付出都能得到回报,然而并没有。
留下的只有愈发蒙昧和无所事事的人群。

端肆 boosted

猫站估计要和象群失联两周左右,等殆叔回来才能用。狗站是猫站的附属,也应该如此。炒米线就不知道了。

端肆 boosted
端肆 boosted

家事国事天下事统统不想关心,只想活成活王八,缩在壳里管他什么千秋百代家国兴衰

端肆 boosted

‪以前为了在手机上无痛上网,我会把中文维基全文下到Kiwix里看,必要时再去看英文维基。现在没法再故技重施,因为英文维基太大了,装不下。‬
‪每当此时总有技术宅说,可以用防污染DNS,用影梭……或是分享,或是炫耀。‬
‪但这根本不是重点。腿断了可以拄拐杖,肾衰竭可以做透析,可我只想健康地活着而已。‬

端肆 boosted

强迫症看完了《银河系漫游指南》五部曲,道格拉斯·亚当斯在访谈里说的话我好有共鸣,反智主义真令人恐惧。

一名单口相声演员说出以下这段话:“科学家?哈,都是傻蛋!知道他们在飞机上放的飞行记录仪黑匣子吧?知道黑匣子应该坚不可摧吧?反正空难时只有黑匣子不会被砸烂?那请问,为啥不用同样的东西制造飞机呢?”观众哄堂大笑,科学家实在太愚蠢了,脑袋上套个纸袋就不辨方向,但我坐在那儿却很不舒服。是我太抠字眼了吗?觉得这个笑话很没意思,因为飞行记录仪是用钛合金做的,而机身是铝合金,要是用钛合金造机身,飞机会重得根本没法起飞。我开始琢磨这个笑话。说笑话的如果是埃里克·莫坎姆(Eric Morecambe),笑话会不会变得更有意思?好吧,并不会,因为那需要观众看得出埃里克在犯傻——换句话说,观众必须知道钛合金和铝合金的重量差异这个常识。

你无法破坏这个笑话(觉得这是强迫症行为?不妨也试试看),因为这是讲述者和观众自鸣得意的共谋,嘲笑比他们知道得更多的人。这让我背脊发凉——现在依然如此。我觉得遭到了喜剧的背叛,就像匪帮说唱让我觉得遭到了摇滚乐的背叛。我开始琢磨我的多少笑话实际上只是——唉——无知。

端肆 boosted
端肆 boosted

现在的审查制度对于中文是犯罪,对于文学和艺术也是犯罪。

端肆 boosted

广州的中学已经在批量采购这种手环了。
可监视使用者心跳脉搏,随时GPS定位,实时跟踪,课堂签到。
真心庆幸自己早生20年,这种如坐牢的上学真的不会把人压抑出精神疾病吗??
以后还会发展出什么功能??老大哥看着你?
这种比国外强奸犯强制佩戴的脚环还过分的东西,随随便便就给未成年人佩戴。(与此同时让你朝搞个家暴犯强奸犯的隔离却那么难。)
你朝韭菜,打小就是毫无隐私人权的。 pawoo.net/media/RrHKRPB06nz6XX pawoo.net/media/8lAhl_8oHL0XuY pawoo.net/media/OYS9c1K2bvj6zb pawoo.net/media/fjTB5Ct0l3x2et

端肆 boosted

最近有很多新朋友关注,也有一些来自港台的朋友,我想再强调一下:
所有长毛象的信息希望流传范围不要超出长毛象,特别不要将带ID的文字/截图扩散到脸书推特微信QQwhatsapp等一切其他社交平台和软件上。目前技术已经可以识别图片上文字。
目前港台的脸书据说已经被大陆方面的人控制,不再安全。推特尚不可知。特别希望港台的朋友能够理解:长毛象有很多大陆的年轻人,留学生也有亲人朋友在国内。正常的谈论政治目前在国内已经变成禁区,转发文章都有可能被警方请喝茶。因此为了所有朋友的安全,请不要扩散。也请保持讨论语气用词的克制。

心中无愧,但在目前的形势下,低调一些并不为过,虽然无奈。

最后:我会尽量保证我所转发的消息和新闻的准确性,但不能完全保证。欢迎查证补充。各位也可保留观点。
所有转发文章均为参考,其中观点我未必也全部认同,大家各取所需,批判性思考。
我仅对发布的我本人观点负责。

端肆 boosted

年轻,天真,盲目乐观,自保心理,或者觉得事不关己。以上原因可以多选。
你觉得阴影早已覆盖,ta还觉得依旧艳阳晴天。
然而这世间哪有什么事情与自己无关呢。政治与每个人的生活都紧密相连,哪怕远隔千里。特别是中国这么大的国家。
很多人不明白,如果一个国家丧失了人文精神却依然有着强劲经济军事影响力,才最为可怕。
那么多人被抓,被请喝茶,那么多人噤若寒蝉,精神生活被阉割,语言文字被扼杀。对此却觉得没什么问题……?
是“只要生活变好就好”吗,可是生活真的变好了吗?进一步讲,这个变好的生活,是以什么样的代价获得的呢?被掏空的人口红利,底层人民的苦苦挣扎,廉价到可怜的人工,还不说有多少世界科技发展的助力。“生活变好”有多少是这个ZF的功劳?
只要吃饱穿暖成天哈哈哈就是幸福的话,与动物有什么区别。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