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哦然后只要来fo的朋友都会回fo!希望不要介意😌

一件小事3 

事情也差不多讲完了,之前外国女生加了我微信,今天问她情况,她说还是决定留院观察三天。虽然整件事情都是助人为乐,但我在路边等救护车的时候有件事让我很不爽。
我蹲在路边,有两个旁边小店的男的凑过来看热闹,一直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我本来不想理,但他们一直呆在我旁边,说些什么会说英语真好之类的屁话,又说让我教他们英语。
然后我说:“你在讲哪样几把东西。”
他们沉默了一下,可能没想到我会骂脏话。但是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开始骚扰我,又问我学英语要多少钱,什么单词怎么说。我妈听不下去了,骂他们“这是我女儿,你们不帮忙就算了,还在这里罗里吧嗦,再恶心人我就打人了。”
我也气得不行,我骂他们:“你们他妈的在这里一直凑热闹讲批话搞什么几把,批卵事都不干就在这讲,以为老子不会骂你们?赶紧给老子滚!”
那两个男的显然被吓到,但有一个居然还说:“你是在说我吗?”
我说:“说的你们两个,滚远点,谢谢!!”
旁边的人都看着他们,后来他们就没再过来了。但我很不舒服,直到今天想起来都还觉得我骂的不够狠,应该一开始就骂人的。

一件小事2 

医院就在我家楼下,四舍五入等于搭便车了。到了医院男子(我真的没有问他的名字)的情况稍微缓解一点,在急诊挂了好几瓶水。我跟他们交流,知道他们已经搬来一年,在某机构做英语老师。我问他们有没有本地的朋友,说正在联系。我又帮忙借了充电宝,给他们买了水和士力架,还有男用小便壶。急诊的医生说先做血检,看是不是横纹肌溶解,如果是之后就要做透析。
女生听了结果之后很震惊,也表示他们没有钱可以做透析。我说不一定会到那一步,先看看血检结果。等了两个小时出了结果,他们的本地朋友也来了。他们的朋友是个机构的小女同事,也才毕业,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忘了说,男27,女23)医生说倒不至于做透析,但是要留院观察三到五天。他们俩很震惊,送到住院部之后更是表示条件不如nhs(我说那当然了),但是好说歹说总算是愿意留下。
我和我妈交代完全部事情离开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半了。等我洗漱完睡下差不多三点过,今早的实习找个借口请假了。

一件小事1 

昨天晚上跟我妈还有她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吃完饭出来看见一个白人表情痛苦地躺在路边。我妈一群人怂恿我和从北京来的弟弟上去用英语问问人家究竟怎么了。本来我完全不想掺和这档子事,顶多是又有人喝醉了,而且我想在我们这种小城市,能来的外国人多少都该会点中文。结果旁边弟弟上去一问,此人肌肉痉挛,浑身止不住的疼,一直痛苦地大喊。
我妈是护理学院老师,马上蹲下来给他做肌肉放松,边问他还有什么症状,我和弟弟在旁边当翻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此人的女友(妻子?)也赶来,不过她的中文水平和我法语一样堪忧,我们还是用英文交流。救护车从市里过来,期间我们一直在等。我去旁边的一家小炒店借来一床旧被子和枕头给男子保暖,附近蛋糕店的服务员也帮着不停换来温热的饮用水。
交流中我们得知,此人今天打了五个小时篮球,打车回家刚下车就倒在路边。我妈怀疑他有可能横纹肌溶解,打电话问了我爸(感染科医生),说不能用药,还是得去医院。快一个小时过后救护车终于来,我和我妈跟着他们上了救护车一起去了医院。

游戏主播/视频主明星化 

最近睿站好像又把几个人整在一起出了男团,微博关注的人里有人在大搞特搞其中的rps,搞得我没地方吐槽只好回这边来。我个人很恐这种风向,不如说本来就很恐和观众高强度互动的主播/视频主(包括vtb)。一个游戏主播/视频主受欢迎的原因最好是因为ta视频的内容、游戏的技术,最后才是ta本人。近几年许多男up纷纷露脸和开始其他加强个人形象的营业(唱歌跳舞),反倒作为up主本职的视频内容恰烂钱恰得一塌糊涂,睿站游戏区知名的几个男up令人无语的黑料多的不行。
我现在仍然无法理解这种明星化的受众到底是哪些人,喜欢营业为什么不去看专业的明星,喜欢视频内容为什么不去看做干货的人呢?可能睿站的所有人已经意识到实打实做游戏区视频主是没出路的,只有明星化营业才能名利双收。至于恰烂钱的事情就更无所谓了,因为明星化之后的粉丝基本不关心游戏如何,只关注主播如何了。

经历4 

还是初中物理老师。他平常和一些学生关系很好,我和一些人也找他补课。我们自以为和他关系很好的学生常常去办公室玩,和老师聊天,吃老师分给的零食和电暖炉上烤的年糕。有一回我和我的同桌(物理课代表,男孩)恶作剧,去办公室把物理老师的一罐瓜子拿到了班上藏起来。他发现之后花了几乎一整节课的时间来骂我不要脸,让我同桌上他办公室把我送他的端午节粽子拿回去滚蛋。班上一片死寂,物理老师在讲台上坐着骂我,我不敢抬眼看他,怕一看眼泪就掉出来,同桌悄悄给我屑纸条问我要不要纸巾,我小幅度摇了摇头。这是我对初中物理课最深的记忆。
一个可能关系不大的事。初中以来我开始常在学校说脏话,多数是受人影响,说不定也是自我保护机制的一种。一次地理课课后我问老师问题,老师突然看向门外,停顿了一下。事后她告诉班主任说听见有女学生骂她,不过班上没人承认。班主任说一定要有人认错,于是班长搞了投票,投出来五个平常最爱说脏话的女生去办公室给老师道歉。我居然也在。我在投票的时候在班上作为目击者说话(事实上我完全没听到骂人但是我在现场),结果我要去办公室给老师鞠躬道歉挨批评,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疑惑。

经历3 

感觉小学时段我每天都在犯错挨骂(打)和哭中度过,在学校犯错挨老师骂,前几年级被同学语言霸凌,回家犯错又被爹妈锅铲衣架罚跪冷暴力伺候,大概我现在哭不出来的原因是小时候哭太多了。
初中的时候我碰到一个很好的语文老师,基本是我读书生涯里碰到最好的老师了,上课水平很好,也不打骂学生,也很年轻很活泼。我在的初中以素质教育自居,因此有很多很有个性的老师,但并不代表他们都是好老师。我的物理老师常常和学生们打成一团,我妈称赞他心态很年轻。他所谓的年轻心态体现在用方言上课且从不收敛他的脏话。虽然他的脏话常常做语气助词,但同样会扣到学生身上。并且班上学生犯错或者考试成绩下滑,他是最爱用体罚的。我至今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体罚学生的办法,简直像在公开用刑。他说对付胖一点的学生,就使劲捏他们的大臂内侧的肉,还两只手揪住学生的耳朵拽,美其名曰“开摩托”。且他自诩他的办法已经非常人性,某老师甚至会让犯错的学生喝班上同学都吐过口水的水(真实性未知)。我因为某次考试考得不好,被他在全班面前用木制拖把棍打左手心十几下,痛得呲牙咧嘴,别的同学告诉我看着就很痛。

经历2 

还是小学。有一次上课罚站,被老师用作业本砸脸,旁边的同学也和我有一样的待遇。不过想到我在家也被我妈撕作业本和被我爸用撕了的漫画书砸出鼻血,学校里的事情好像也无所谓。有一次在教室后面和另一个女生罚站,那个女孩子哭了出来,被老师叫回座位坐着。我越想越难受,也开始哭,结果后排的同学举手,说“老师,xxx假哭!”我很疑惑。老师骂了我一顿不要脸之类的话,让我接着在那里站到下课。小学的时候我可能就是所谓的不良学生,上课说话,不做作业,模仿家长签字,感觉我被请了好几次家长。老师有一次威胁我不让我参加期末考试,除非我把我妈喊来。她们在学校门口交流,老师问我早上在干什么,我妈说我在看《漫话圣经》(就是圣经故事),我班主任用很惊讶地口气说:“还看漫画呢,怪不得你(这样)”她理解错了,我十分确定我妈也听出来她理解错了,但我妈一句话都没说,让老师继续教育我。不过有一回上科学课,老师以为我站错了位置,其实是因为组里少一个人,边把我狠拽到位置上边训我。后来她发现不对,就过来跟我说:“哦,对不起哈xxx,原来你站的位置是对的,我还拽你。”这是我印象里唯一一个给我道歉的老师。

我被老师训话体罚的一些经历1 

最近几天看那个小男孩学老师说话视频,学得太好了,好得他一骂“你们这些学生怎么这么不要脸哪”我心脏都抖。昨天看到消息说有可能被上面约谈,今天又看到有人评论说“老师不训你那还得了”,真的差点把我气晕过去。上大学以后确实发现有的同学从没碰到过体罚和人格侮辱的老师,就像有的同学从没有被家里人罚跪过,而我很遗憾地作为经验者,就连做梦也常梦到被中学老师骂。老师可以凶,毕竟有威严才管的住学生,但是用体罚和语言暴力只会给人带来阴影。列举几个我从小到高中时段碰到的事,也是我很讨厌某些公立学校老师的主要原因。在以下事件中我虽然因为犯了错才受罚,但是我认为惩罚的程度超过了正常的水平,因此多少年来都忘不了。
小学的时候班主任简直是学生心中的神,因此什么都可以做,也不用担心后果。被罚站和被尺子打都是常事了。我有一个女班主任不出手打学生,而是让犯错的学生站在讲台前,排着,自己扇自己的耳光,其他同学在下面看,谁的认错态度最诚恳(这如何看出来?也许是扇的力度),就放谁下去。我既站到过台上,也坐到过台下。只记得脸很疼就是了。

从画画里学到的经验 

摸鱼画画的时候我意外非常专注,可以废寝忘食的画一整个晚上,到第二天凌晨。在想能把这种劲头用到学习上就好了,所以稍微总结一下经验,希望我在学习上也这么用心……
1.一直画,一直练习,坚持果然才是进步的基础。
2.在细节上投入时间研究,反复修改。
3.学习别人的技巧,看到别人的作品好好研究这里是怎么做到的。
4.各种办法都尝试,找到特定情况下最好的和最合适自己的。
5.给自己适当的鼓励,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信心。

丑图注意,画画的进步 

接触板绘刚好一年了,就拼了去年今日的对比。其实我感觉进步还是很明显的,我也非常快乐。小的时候,甚至说去年之前,我妈就一直抱着打压和嘲笑的态度评价我画的画,说我画画各种难看(她画的也不怎么好),缺少画画的天赋。我妈也从来没考虑过给我报画画班,我自己也多少知道我画的不好看,没动过在这方面的念头,就连去年拿到的板子都是同学送我的二手()
不过近年来网友和身边朋友给我的鼓励很大,好几个朋友看了我的画都说我还是有天赋的,让我觉得很开心。这一年也基本上坚持画了一百二十多张,不得不说我自己也能感觉到进步。而且画画真的非常开心,相比兴趣写作它呈现的结果更直观,哪里好哪里不好一眼就看的出来,我自己受到的鼓舞也非常多。在pixiv上偷偷投稿也会有十几个赞也很高兴,特别是我的简介还写着“没学过画画”,总之很有奇怪的成就感。
新一年也继续快乐摸鱼,不求专业水平,能画的更好就好了!首先要学会漂亮的上色…… pawoo.net/media/LJyGaqDTXM_cPJ

找微博太太约了头像 人家光速把草图发我 我看了看我屏幕上自己画的狗屎线稿 再看看人家的神仙图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一天不用微博真的出现明显戒断反应……想到高中的时候一个星期才上一次微博,好可怕()现在注意力完全没法集中到正事上,论文太难写了。

在微博好友圈打了自己小时候遇见恋童癖经历之后的感想 

这边不想再发一遍了,有点累。
我在那个评论里说:“我居然找不到别的词来描述那个男的的行为,我必须要用我在写恋爱故事里面的句子和词来写这一段经历。'从后面把我抱住',实在让我非常难受,在写我喜欢的男生还有虚拟角色们的爱情故事里我常常用这个句子,现如今我不得不用来形容一个流氓。”
然后今天又看到很多人发声,很多人说她们以前的经历,在形容侵害者的行为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又用到很多本来应该出现在美好的爱情文学里面的词。我一个一个的看,她们说“他非要亲我”“舌吻”“抱着我不放”“摸我”,看得我越来越不舒服。我用这些词来写同人小说,来记录我谈恋爱的故事,来进行对纸片人的性幻想,但我又不得不用这些词来描述和共情性骚扰和性侵害的经历。语言和文字在这种时候往往伤我最深。

电子诗人 迪斯科主题 

今天开了极乐迪斯科二周目。我就知道电子诗人里押e韵绝对会有这个词,挑几段喜欢的放在下面。
——————————
我在紧握迪斯科在教唆战车在接过引力波在挽着守夜者还在戏弄着人马星座
在那歌唱者旁,我下落着……
我笑着得演说
你是我的奶色的漂泊者

我在数着三原色在盯着银河在揉搓学者在盯着叛逆者还在嗅着响尾蛇
在那音乐旁,我跳跃着……
我喜欢火得跳迪斯科
你是我的天蓝色的大火

我在拍摄冥河在捕获银河在搓着奥林匹克在弹射列车还在抚摸声波
在那播种者旁,我跳跃着……
我幸福鸟肚皮的白色得散热
你是我的玫瑰色的奋斗者

话说我到现在一直还用的是pawoo的app,所以我和cmx所有的用户仅限于被转嘟到我这和不知道为什么关注我的萍水相逢之缘……

es男生和现实的男生 

那天深入思考了下es里到底谁最正常,毛毛阿多不相上下。本来想好好吐槽下es男生有多不正常,仔细一想我大学后认识的男生竟有同水平的不正常,遂大惊。不过不得不承认我的高中生涯里确实没有和es男生对的上号的,究竟是我(或中国)的高中男同学太正常还是梦之咲的男生太奇怪。
前几天看了老零的百科,发现他那段被拱上去当学生会长的经历实在太过震撼。不自觉想到我(曾经?)喜欢的学长,作息昼夜颠倒,人缘好得不得了,所有人都说“他做社长那一年是最好的”,他一gap留级也被好多人怂恿留在这个那个社团当头子。但是他跟我说,所有人都捧着他神化他实在太难受了,他只想和人平等的交流做朋友,或者对不喜欢的人直接开骂。所以万人迷都会有这样的苦恼吗?看来讨不讨人喜欢都不容易。
然后最近在琢磨濑名泉,他典型属于有些方面我特别吃有些方面我实在受不了的男生。我在现实中根本碰不到把两方面结合的这么好的男生……口是心非类在二次元很有嗑头,在三次元就让人烦了,更何况两个傲娇碰在一起也不能像冈伦和助手那样来。泉总如果没有对游君那种莫名其妙的疯劲,毒舌的时候再客气点,我就会只喜欢他一个了。

看了es剧情总结 

你管这叫乙女游戏?. jpg
高中玩es的时候是真的想不通,学校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不正常的男生?等我上了大学到现在再看es的剧情我突然变得很能理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以前不太明白一个学生会能做错什么事,一个学生会长能做到什么程度让学校里的人爱的爱恨的恨,结果我在大学里干了两年多社团干事才发现原来还真有这种冲突。我们学校学生会和vis-a-vis还有青协社团中心什么的里暗里都在对着干,普通社团的责任人也一边骂一边找着和这些组织有关系的人请他们帮忙。我们这种边缘社的社长竞选进了学院理事会常驻社团,回来庆功第一句就是“我们肯定是被别的大组织推上来稳定民心的”
好像扯远了。不过感叹一下天祥院英智确实很有功夫,看了他和leo的那一段大概让我觉得这个人实在是恐怖,爱你也是真的,要把你搞垮也是真的,还得笑眯眯的。
奶次在整个剧情里面显得特别惨,我看到为了挽回风评各种参加活动都喷了。返礼祭甚至一股fzR组的味道,不过大家都爱看这种的。五奇人也蛮惨,虽然我看的时候的感想只有“我草真有你的啊天祥院英智”。
日日日可能是觉得天祥院的设定再这样下去就太完美了,于是迫不得已才给他上了病弱吧。

死笔一些角色吐槽 

呀噶米莱托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好像骗婚gay。
夜神月就是非常具有一些老动画中二主角的特征——在我的心里如果我14岁之前看了《死亡笔记》或者《凉宫》,我肯定会特别喜欢夜神月和凉宫春日,可惜我没有,所以现在我只觉得他们都神经到不可理喻。夜神月还好,如果我用反派的标准去衡量他,他还是可以入选“我最想看他吃瘪前十名”的。一直以来看了不少疯子角色,我个人还是挺喜欢疯子角色的,不过可能是少革后遗症,对月和MISA两个人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
对MISA略表同情,不过她高兴就好,疯子之间的事情都是周瑜打黄盖罢了。相反两个死神特别讨人喜欢,真有意思啊,硫克好可爱。
觉得L超级可爱,不得了,以前没看的时候看图觉得他是个阴郁怪脾气的人,没想到这么可爱!而且和其他高智商怪人侦探这类的又不太一样,常识力特别足,这人不尽是优点了吗!觉得死笔有意思的地方是三个疯子意外的都很有常识或者说很会演普通人,这在别的作品里是不太常见的。别的作品里的疯子要不就是已经疯到不行,但是觉得自己特别正常或者反之,死笔的三位会很清楚的分出来什么情况下是“演戏”并且坦然承认自己不正常人的一面,很有趣。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