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上来,pawoo下面居然有了广告😂

@前朝树

我希望,疫情结束之后,不要因为地方政府无能而更加强化中央权力,不要因为红会混账而把慈善事业管得更紧,不要因为专家误导公众而更加信任官僚。一切的症结都刚好相反:因为权力过于集中才导致地方政府如此昏庸,因为对社会互助行为管得太多才导致红会这种畸形机构出现,因为政治粗暴干预学术才有如此无耻的专家。政府应当学会信任社会、社会应当学会质疑政府,这样才有真正的进步,否则,抱薪救火,永无宁日。

這幾日的武漢給我的感覺是一個吃人的無底洞。一邊民間各大組織物資人力一波一波送過去了,一邊卻還是隨便刷新就能看見的慘案求助。

十幾億的援助呀,這麼大的金額換算成現金長江都能填平一小段了啊?可爲何武漢當地卻似乎沒有半點好轉的跡象?人們出於憐憫出於善良捐出去的那些愛心到底去了哪?

“集中力量辦大事”這句宣傳口號在蒼白血色的背景下淪爲笑話,“中國夢”就像一個華彩的泡泡,這些年越吹越大,針一紮,啪的就破了,留下腐敗不堪的內裏,清醒的人痛苦,仍不願清醒的人蘸着人血狂歡。

那些因得不到救治只能獨自在家中輾轉絕望死去的老人,那些看着親人痛不欲生奔波勞累卻仍求不到一張牀位的子女,那些不是瘟疫患者卻因政府缺失被活活餓死的殘疾人,那些缺乏專業醫療防護服卻仍24小時奔波在前線甚至勞累猝死的醫護人員,那些敢說真話卻被冠以謠言之名的君子,那些尸位素餐卻仍能把持高位懲罰遙遙無期的官員,那些藉機侵吞救援物資發國難財官商勾結的小人……太难了

像是每一刀都劃在心上的血痕,我們無能爲力。或被迫或心甘情願讓渡出自身權利的人們,在她們最需要權力庇護時,沒能等到自己應有的權利,而我們對這權力也無能爲力。沒有權力,沒有權利

VPN使用(好用的太难了😂 )
Express: 非常贵(价格是其他的2-3倍)/速度较快但最近似乎被卡了,连接有点问题
Nord: 价格适中便宜/ 最近服务器被卡完全连不上/ 不太适应操作界面
surfshark: 待反馈

express vpn似乎是要挂的节奏,已经连不上很久了。。。。。😓

竟然还有人写论文说女权运动是对男人的污名化 好无语
微博上女权才是不知道被污名化成什么样子了
就连警察学院把录取的女生限制在15%这么明显的性别歧视,靠前的评论也是女👊出击和这些人整齐一致地反对是不是有组织(境外势力组织,收钱)请问反对还能怎么三三两两,一个人反对招女生,一个人反对15,一个人反对百分之?就这一件事 反对的就是这件事看起来当然很整齐了,因为这件事就是非常切实地在影响女生的利益啊
还有伦敦公交车的那一对女生因为是同性恋被四个男的打了,好了,就开始说这根女权有什么关系,拳师又开始出动了,这只是歧视同性恋。可是受害者说了,这些人一开始要求她们接吻给他们看还有描述女同性恋的性交姿势等等,明显就是出于直男对女同性恋的性幻想,她原文就说厌倦了被当作sexual object,也说这些人就是厌女症和恐同者,怎么会和女权无关,但你提的话,立刻就又是一句田园女权什么都要往这上面扯,制造性别对立,是gay也会被打(但是 现实就不是gay是lesbian啊)。
毕竟这些人“support women‘s right not Chinese women’s right”啊。

#CCP #wechat #BBC
居住在中国大陆以外的人,很难想像中共对互联网的控制到底有多严重,英国BBC一名记者分享了他最近 #微信 账号被封锁后,亲身体验了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英国BBC驻华记者麦笛文(Stephen McDonell)6月7日撰文说,他日前在香港报导六四事件烛光守夜纪念活动时,拍摄了现场高达18万人手持蜡烛并唱歌、令人震惊的画面,然后不加思索在微信上传了其中几张照片。
不久,麦笛文收到几位中国朋友捎来的信息,问是什么活动?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聚在一起?这是哪里?
这些问题多数发自中国年轻一代专业人士,反映出在中共当局压制下,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在大陆被抹杀消失的程度。
麦笛文当天回答了其中一些问题,不久他发现自己微信账号被封了,屏幕上显示:“由于账户异常,您的登录信息已被拒绝。请尝试再次登录并按照说明事项操作。”
在麦笛文试图重新登录时,出现了一条新信息:“此微信账号被怀疑‘传播恶意谣言’并暂时被封锁……”
“看起来,在中国发布真实事件照片,没有任何文字评论,也会被认为是‘传播恶意谣言’。”麦笛文写道
t.me/todayfreedom/24113

近期请大家尽量使用ss,多次经历证明ss比ssr更稳定

撸油管、刷INS、访推特,完美支持高清1080P视频,无任何流量限制,真正免费的加速器 starsnine.live/redirect?code=9 刚刚我试了一下,确实挺快的,考虑到我的蓝灯挂了,这个目前还是个不错选择

@doncoma
mp.weixin.qq.com/s/lNHw-PtxGom 一篇关于暗网的微信文章,大概算「科普文」(?)…有兴趣可以一看

ios梯子工具有不少,只要有个美区账号, 再充值10美元,妥妥搞定

天呐!胖鸟站主被抓了!
文化的资源是可贵的,但没有渠道获得一切都枉然。国内正常的引进渠道少得可怜、相应的版权法律执法者和稀泥,普通人只能当“侠客”了,说成“官逼民反”也不为过。

vpn最近又连不上,真是非常不爽了,fxxk

这事其实还蛮水到渠成的(这么说有点刻薄)。
我国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一部分以考高分进名校为目标,另一部分则得过且过(无法完整接受义务教育的更加了),并不能学到“就事论事”这个简单的技能。强求他们进行逻辑思考或独立思考都是相当困难的,这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
他们一方面抹杀自己作为一个个体的特殊性,投身于“大家”或者“所有人”这种空泛的概念,并以这个大的概念同化了自己的存在,强化了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又不愿彻底否认自己作为个体的特殊性,在被反驳的时候就祭出个体的弱小无助来甩锅……

对于一个人或者说他们喜欢的人的认知,只愿意接受对方作为一个完人的设定(无论这种设定来自对方还是媒体甚至自己),否认一个人多多少少会有别人不了解的一面,即便在一贯完好的表面和日常下,依然可能隐藏着或者诱发异常的突发事件的可能性。

看多了以后,你甚至会觉得“非黑即白”已经是他们能做的最好的逻辑推理,而这些,无能为力。

RE:烨明 @shinehall
微博这个平台现在真的很难让人畅所欲言表达真实想法,动不动站队,动不动断章取义。唯一作用可能就是追星了,然而也逃不掉无谓的粉圈撕逼。

刚刚回窝,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争,一脸懵逼😅

刚才听法国广播,正在谈论是否应当采取措施,避免少年儿童上网时浏览有害信息。
先是一个大人说,信息无所谓是否有害,但某些内容不该直接让孩子看,因为孩子了解这些年龄还太小了。
一个小姑娘,不知几岁,但声音听起来很稚嫩,可能还没到青春期。她说,为什么会有了解起来年纪还太小的知识呢?人应该懂得越多越好,而不是有意保持无知。有些内容,比如性,很多人认为孩子不应该太早了解。可历来被禁止求知的都是什么人呢?是妇女、儿童……也就是弱势者。从他们的无知中获益的又是什么人呢?是强者,其中好一些的把这种无知看做纯洁的、幻想中的偶像,更坏的则利用他们的无知去侵害他们。这些强者本身什么都知道,却不许别人具备同等的知识,故而很容易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变成伤害别人的武器,被侵犯一方却被置于无知之中,就像被缴了枪。如果一个十三岁的女孩知道性行为是什么,并且知道自己的身体发育程度还不适合做这种事,那当别人提出要同她发生性行为,她就更容易三思而后行,反之则可能轻信对方对此“浪漫”“诱人”之类的描述,轻易答应对方的要求。因此,孩子应当了解一切,越早越好。
想想我国还在禁止成年人看黄片,我……😓

不爱国就是辱国这什么强盗逻辑……“不接受我的洗脑就是对我的不敬”?
而且“强奸犯不能被毁了前途”和“不爱国者要开除”这俩新闻怼一起了可真是有意思。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