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e boosted

@coralvo
2020.02.04 (1)
我们要记住,武汉人的牺牲,是用生命在牺牲。
不管是微博、微信、华科校友群,发出的求救信息越来越多。我们只是知道武汉在封城,我们只是以为武汉人比我们的无聊更无聊一点,比我们的困难更困难一点,比我们的恐惧更恐惧一点。
我方才知道,地狱是什么样,现在对于成百上千的武汉家庭来说,就是什么样。
非湖北地区,无论轻重症,基本上做到了ICU待遇,院长和首席主任待遇,做到了0.16%。
武汉的死亡率是非湖北地区的几十倍。
五好模范大家庭,大伯感染,医院始终没有能力收治,在各个医疗点的皮球中逐渐丧失气力;最后哭闹着让社区发给了一个疑似隔离名额,父亲当晚陪着大伯去隔离,伯母哭着送别,怕是最后一面。第二天上午父亲就发现大伯停止了呼吸,连遗体都不能及时被拉走。而现在父亲开始重复大伯的症状,医院仍然没有能力收治。
志愿组里的统筹小姑娘,努力地干着,要与一线的医生男友并肩作战。隔几天小姑娘就哭诉撑不下去,男友进了重症监护室。再过了几天,小姑娘的头像变成了黑白色,失去了联系。

風之水 @flyintw

@bgme 這是真實情況還是部份杜撰呢?

· Cuckoo.Plus · 0 · 0

@flyintw
没有父嘟文,是不是发送时忘记引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