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我记得每次有女生被迷药短时间迷晕带走的案例描述出来之后,江宁婆婆一定会第一时间跳出来辟谣,这次这个迷药致死案件,见到这个医生描述“无论多么强壮的身体,在数秒钟之后可以达到手术水平的麻醉”,呵呵

怎么会有人觉得超大私企是私企?就不说国内了,国际上那些巨头,能说是私企吗

那天新闻里面看见马记者那事报道里提了句当地要展开调查,我就知道没啥好事

reddit.com/r/chonglangTV/comme

搬一个:

致那些坚持认为不会翻墙者不配看墙外东西的粉红

你们总是认为自己有智力翻墙所以高人一等,是被国家选中的高等中国人,经过了国家的“简单考验”,因此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墙外资源。

翻墙貌似是很容易的,在各种商店里面下载个免费的翻墙工具就翻出去了。复杂一点的上网买梯子然后配置下ss,ssr,v2ray什么的也翻出去了。再复杂一点就是花钱买个服务器然后自己搭一个。所以难怪你们会以为翻墙是很简单的事情,翻不出去的是傻逼是脑残,是劣等中国人,不配上外网

但是这份容易并不是表面上的理所当然。

最开始的翻墙用的都是各种现成的协议。直接拿来用就可以很简单的翻出去了,但是在你们敬爱的习皇帝上台之后,大量现成协议都被封锁。

为了对抗这个封锁,让一般人有访问完整互联网的权利,国内开发者们仔仔细细地研究GFW的构造,研究密码学,研究协议,研究混淆,研究防探测算法,同时秉持着开源精神创造了如Shadowsocks,v2ray等优秀的开源翻墙工具。

他们的下场并不好,无论是ss还是v2ray的作者都被警察叫去喝茶了,但由于源代码是开放的,这些软件不断有人维护,因此能一直翻出去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好心人进一步降低这些工具的使用门槛,他们给这些翻墙工具加上GUI界面,移植到移动设备上,还写了一键安装脚本来方便部署,而他们许多也被警察抓捕

扪心自问一下,没有这些人的帮助,你们还能翻墙吗?

不查阅资料,你能说的清楚网络的五层协议吗?你能说的清楚SSL从握手到传递数据到底经历了什么吗?你能说的清楚对称加密和非对称加密的原理和使用场景吗?你能说的清楚TTL值的作用吗?

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对吧

即使你是科班学计算机的,勉强搞的清楚这些东西,要你从头实现一个性能流畅还能跨平台的代理,也是很难做到的吧

所以,请你们承认这一点,你之所以能翻墙,并不是因为你受了良好的教育以及党国对你网开一面,而是因为有这些开发者在背后不断的牺牲和奉献,你们认为你们和国家达成的默契,实际上是背后这些人在帮你们和国家博弈。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秉承的一个理念,即所有人都有权利平等地访问互联网。

所以请收起你们那副高傲的嘴脸,不要嘲笑那些不会翻墙的人,不要认为他们不会翻墙,因此就无权访问外面的互联网,也不要因为自己能翻墙好像就经过了国家的考验一样的嘚瑟,你所热爱的政府和共产党根本就不想你能访问外网!

对 app 上传通讯录,是对你通讯录里所有人的侮辱。

<招 访 谈 对 象>
(转发本条抽取world’s smallest cock)(是的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抽什么)
朋友们我再次支棱起来搞论文了。
我的课题是《疫情期间市民心理危机研究及其应用》。
“市民的范围是多大呢老师?”
“凡城市居民皆为市民🙂 。”
所以朋友们无论你们性别年龄职业如何,如果你从19年末至今心理状况受到一定影响(例如由于社交隔离、家庭关系等因素引起的情绪波动或抑郁状态)都欢迎来参加偶的访谈
(求求你们了)。

尤其欢迎(是“尤其”不是“只”):
1.男性(为什么呢因为我到目前招到的对象几乎都是女性,性别比例严重失衡我可能会被骂)(但也很欢迎女性朋友们,毕竟还需要很多人)
2.医护工作人员
3.留学生
4. 本身存在一定精神障碍的朋友,如抑郁症、双相障碍、adhd、asd等。

谢谢朋友们,访谈方式微信电话/腾讯会议(请DM我您的联系方式)。
如果觉得不适应和陌生人直接对话也可以采用邮件或DM这种文字形式。

关于抽奖:我不知道毛象有没有抽奖机制,所以可能会随机取数手动抽。
2.14开

今天已知炸号的博主:特科丽丽(赛博精神病人)、麦进窄门、御野(上古猫条)、猫rning、李姑娘万岁啊、人各如谜、邓艾艾艾、織式_、古宋松谷。
原因是因为转了这条:

姑娘们真的不要再身材焦虑了,看看这社会对男人的放纵和溺爱。
这可是瘦鬼g2000啊。 :0010:

中午出去吃饭,隔壁桌在议论别人的家事,说到一个同事和老婆一家一起住,讨论他们的家庭关系。一女的说那一家子比较少见,上面是太外婆,外婆,母系传承。一男的说所以男的在他们家地位很低,周围全是女方的人,不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了。

邓艾微博下的评论。他的微博里还有人说朋友的朋友失踪了,有人说自己的父亲还没出来,有人说自己的母亲和家人曾经在里面。

当初谁会想到,2021年第一个流行语是TMD烦死了

卧槽卧槽卧槽,我宁可这是黑的,暗自希望不止于此,但是心里始终有个问号,“或许他们真的做的出来”

各国男性对女性美要求的数据其中一项很有意思。中国男性对“事业成功“这一要求是48%,财富是58%,相差10%。但其他国家差距都在5%以内。常识来看,事业成功和财富是强相关的,也就显得这个数据很赤裸。

翻到19年胖鸟站长被抓,豆瓣下面评论,“诚如戴锦华所言,盗版资源喂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文化品味。如果审查-上映等电影机制完善、海外购碟无限制不审查,观众和创作者的权利得到充分尊重,那么盗版自然应该人人喊打。盗版本身是应对畸形体制而生出的抵抗策略。现在是不止购碟,是买经济学人被撕、买台版书被限制、水形物语裸背都要加黑衣的时代。行政和资本合谋,就是想让人们乖乖听话看“他们”想让我们看的。看盗版本身并不光荣,也并不会有人为此自豪,我只能“不要脸”地说,我这是在践行德赛图的日常抵抗策略。上映删减我都去看,如果能够上映不删减、上线不乱处理、老片定期网播或放映,我又何必留恋于盗版资源呢。不过,这是一条广播无法涵盖的内容,最后只想提醒一下马克思最早是干什么出道的——反抗对报纸的事前检查。”

看着PE fund和迷宫一样的tax design,资本家应该被吊路灯(喂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