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orescencepick @fluorescencepick@pawoo.net

「今天下午《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中大演讲。提问环节,中大政政系教授周保松先是感谢了活动主办方USC,之后讲他很耐心地听了胡先生的演讲,胡先生一直在说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中国十三亿人大多数和党的想法是一样的,《环球时报》代表的就是中国绝大多数人的声音。今天现场很多人都来自中国,我想问问现场的朋友,非常不赞同胡先生今天讲的内容请举手。逾一半的人举手。保松说,「我的问题问完了。谢谢。」之后脱下鞋子,用手拎着,从第一排离场。」

大赞!

#周保松 #脱鞋 #抗议

看到一句话:“太难过了,难过到除了打钱也没有其他排解的办法了……”
这句话简直代替时代之刃撕裂了我的灵魂

@知书少年麦果果
京阿尼真的是不可多得的良心企业,了解一点动画的人可能会知道,日本的动画制作体系已经是流水线社会化大生产,一部动画集成了很多创作者的劳动。但很多动画制作者们基本上是来自不同的动画公司。
但京阿尼不一样,他们所有的工作几乎都是由自己内部员工完成,从分镜、原画、背景,到后期摄影和CG特效……并不会像其他动画公司一样层层外包,京阿尼一直以来的高质量就是依赖于自己有一支稳定的动画制作团队。
他们也一直支付员工固定工资,而不是按照他们画了多少张原画计件发工资,还会给自己的新人员工进行培训,只因为八田社长的终极目标在于——解决动画从业人员工作量大收入低的问题。
要想做到这一点,让原画师们不必熬夜,不必周末去打零工,就必须自上而下建成从优秀原作版权开始的产品链,否则就只能依靠版权方发工资而维持运营。
他们也做到了。
京都动画最早只是由八田阳子为首的一群在京都做上色工作的家庭主妇组成的,后来才慢慢变成动画工作室,期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
直到现在,他们的员工里也大部分都是女性,而且是年轻女性,主力团队都在30岁左右。也难怪京阿尼的动画这么温柔。

不能成为祭祀就成为了倡伎。
倡伎不该被作为物品对待。

友情宣传.webp
有读过刘慈欣小说的同学吗?看过《球状闪电》吗?
记得里面的 "SETI at home" 吗?
这个项目是真实存在的,不仅还在运行,而且任务量巨多…
感兴趣的可以到 bonic.berkeley.edu/ 或者 setiathome.berkeley.edu/ 看一下。
这是一个可以让你的电脑在空闲时间或者低占用率时间(比如看视频、聊天)时进行计算来帮助科学研究的程序。
(我自己其实加入的是这个 scienceunited.org,一个根据你喜欢的科学领域自动下发任务的平台,如果你也想加入这个平台,那就不要从上面的网站上下载,直接从这里下载就好)
(安装时可以关掉 screensaver ,也就是屏保选项,因为太丑(
(SETI at home 已经二十年了!)
(最后,我发这个会有人看吗(

我本以为死缓是给张抗抗这种情况准备的,结果他被执行死刑了

废文上面很多tag都实质上消失了,或许歧视的第一步就是不可见。

一个习得多语的途径,我思索,可行吗? Show more

让孩子从小就要知道的事
Posted on 四月 20, 2019 by 不鸟万如一

仅限于和技术相关的事(当然这些事不只是技术)。具体的事,不是道理。「为什么」的问题需要解释,但解释方法因人而异,这里就不多说了。我认为这是廿一世纪父母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和任何子女教育一样,这首先是父母的自我教育。所以不要问「什么是杂志?」这种貌似前卫的傻问题。

从小大约是指从小学一年级开始。

一、目前世界上大部分最值得读的东西是用英文写成的。在妳的一生中很可能都会如此。

一、妳在网上看的文章——学术论文除外——绝大部分都可以追溯到某本书。不要相信那些不看书的人和妳说书已过时。

一、99% 的电子书除了方便(携带方便、查字典方便、购买方便等),没有任何地方胜过纸书。

一、最好的技术是那些会刺激、鼓励妳长时间、深入研究一个东西的技术。

一、对于任何软件,尽可能给最少的权限(通知、地理位置、麦克风、摄像头)。

一、常用软件里,所有能付费去广告的软件一律付费去广告。

blog.yitianshijie.net/2019/04/

一块广告牌
——中国地铁反性骚扰广告运动
github.com/meilixiao/meilixiao

#备忘 #阅读
读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一种黑色的幽默与滑稽。

。 Show more

在油管上听一个台湾老师讲中国崛起,感觉怎么那么可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