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微博看到不少人在讲小狗的字幕翻译里出现小赤佬、翻毛枪这样的翻译不够照顾上海之外的观众。
我在想如果是翻成别的方言,比如粤语,的话大家还会觉得这么被侵犯吗。
也有可能是我作为一个上海观众意识不到这种被突然排除在外的感觉……?

他们的用词中存在着一种封闭,比如某些东西被称作“反动”的,比如观点和行为总是被放在阶级色彩下分析,比如一些人可以被简单地概括为敌人……在他们上台后,虽然还有各种因素,但这种系统中本身的封闭或许使得走向集权和独裁变得更容易。

乱莽 boosted
乱莽 boosted

youtube.com/watch?v=zPNsC8shSy
之前提到的,Allen Ginsberg和 The Clash合唱的《Capitol Air》,在Bond’s International Casino, NY Times Square 1981。
金斯堡有很多音乐作品,他说“诗是要出声音读的”;但这个视频我格外喜欢,因为这里AG在跳舞(图3是他扭屁股)听众也在跳舞,大家在伴着5分钟rehearsal成为朋克乐的Capitol Air一起pogo:一首他80年拜访南斯拉夫之后写的,表达对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者暴力本质同样绝望的诗。so fuckin good,……
"Yeah, we have something never before seen - and never likely to again either. May I welcome President Ginsberg, come on out Ginsberg!"

可能是一个错觉:神学真的在很努力帮上帝打圆场

你们是我重要的孩子。是无限繁殖的蛆虫,是石榴结出的子粒。你们把我开膛破肚。

一些人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不能爱我真实的模样,另一些人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不能成为你自己。

只不过在某些偶然的瞬间也会对世界满怀爱意。

夏天傍晚给了城市一种露天集市般的愉悦感。

每每翻开《诗经》便不知为什么油然而生一股暴打朱熹和毛氏之情。

感觉给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画一个政治坐标会很有意思。

看到关于历史文学史以及它们和民族文化关系的讨论,想起《十九世纪文学主流》这本书。我目前只看了第一册和其中提到的作品。作者结合法国社会变迁论述当时的文学作品和作者,把时代和文学的相互影响写得非常生动。其中一些对社会和历史的分析在今天看来或许不甚准确,但是不影响他把自己的论点发挥得非常精彩,并且使这套书本身成为优秀的文学和文学批评作品。我认为文学和社会/民族一直是个持续影响的过程,文学会染上一定的特色但是它从作者/读者的角度看都有超越文化背景的可能。

她试图凝视自己的时候,只感到她的眼光变成社会的注视,这种注视好像要从内部把她变成一张桌子、一支笔、一块压缩饼干。

你伸手探入装着人们的悲伤的袋子。

虽然算是能原文阅读了,但总归是失去了那种词语上的层次感。


你的这玩意儿还在记录呢,对吧?是为了历史,对吧?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