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你好,我使用社交网络时不因政见不合或任何情绪问题举报任何人,也不会对任何人进行辱骂、人身攻击或说出任何我主观认为会伤害到TA的言论。
在pawoo的帐号仅是一个观察者,我没有任何攻击性。
本条用以帮助自己通过政见不合者或心有疑虑之人的审核

这届cp的be结局有:
放了博君一肖王八进来,虾不满意。举报。凉凉。
现在取消博君一肖的摊位,王八不满意,举报,凉凉。
两边得罪,虾和王八,齐心协力,争相举报,倒霉主办,无辜路人,全部凉凉。

现在有一个办法就是取消/延期,重新审核全部摊位。禁止所有rps入场。可能自己担点损失,也比闹大了从此cp绝迹于江湖强吧。

主要是,展会上还有那么多正常摊主呢。万一都被连累了,可太惨了,毕竟这是水产的基本操作了。虾和王八互相鲨了对方爹妈扒了祖坟都还能为了割割握手言和,倒霉的只有无辜路人罢辽。

现在的铜仁里女同性恋doi除了对异性恋doi插入行为的拙劣模仿和宅男式双飞意淫还能不能有点正常玩意了【昏迷

1973-89 年 K.Verdery 在罗马尼亚零碎做过田野考察,2006年她拿到罗马尼亚安全局的解密文件,发现她当年是被正式当作军事间谍来处理的。2780页文件、70多人的检举报告、十几个以各种身份接近她的特工。然后她就抓狂了,写了一堆书,对比当年和那些不知是特工还是村民的聊天到底是不是真的…… #人类学

早几年有个真人秀,naked and afraid。就是一男一女,脱光光,这是噱头,一人只准带一样工具,跑到野外生存14天。日期不太确切,差不多这么久吧。中间坚持不住的可以退出。
这个秀差不多颠覆了我对男性女性,野外生存的一些印象。我以为男性是占优势的,不是说男性体力占优吗?平均来说,仍然是事实。问题就是野外生存对体力要求并没有那么极端。你要是不天天搞举重那种肌肉型活动,女性的肌肉完全够了。
坚韧,冷静,互相帮助,互相容忍,对环境的适应等等等才是重点。这些方面,女性比男性表现更好。好几次是男性放弃,女性自己坚持,也有男性垮了,由女性承担起照顾两个人的责任,直到男性振作起来。总之这个秀就是明明白白的证明母系社会存在的合理性。
从此,我连男性体力占优都不说了。没有意志配合,体力的优势简直可以忽略。

突然想起一个事:
韩国那个N号房,前几天爆出说有个主谋自己逍遥法外还给自己账号设置了程序说被捕后他存的不雅视频会自动曝光。
依照国际惯例,这种内容下面肯定有人哭:有没有什么方法能保护受害者啊?
当然有。
学会善待受害者,给他们一个包容和有爱的环境,建立一个不会对受害者荡妇羞辱造成二次伤害的友好世界。她们是受害者,应该被善待。
如果大家都善待受害者,那个王八蛋能以此来作为要挟社会和司法的条件吗?

其实很多人都不太了解。
吟游诗人这个职业是很危险的。
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有时候是琴被砸断,有时候是整个人都消失了。
没关系,他们伴随着故事,诗歌和文明,诞生于火,他们也会在人们的梦里重生。

再买把新琴就好了。

一个感想,讽刺艺术是杀不死的,只会蛰伏在那里。一旦有合适的机会,就会破土而出。
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如此高密度的、讽刺意味如此浓郁的创作了。

其实整个事情到现在——也许是我多心——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而且不管幕后推手想达到的是什么效果,实际达到的结果就是让大家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话题的皮下创作出了一些很敏感的东西。 pawoo.net/media/fUhaqOeZjygEEQ pawoo.net/media/2dLLqcLPq8sM7K pawoo.net/media/_k39d5zpXHDOgQ pawoo.net/media/Dbt2GJG4N34hi1

RT @nishuang: 丹麦新闻网站提醒大众,对新闻摄影师的拍摄方法保持怀疑。这是同一个地方,一张用望远镜头、另一张用广角镜头拍摄

注:这两张照片几乎同时拍摄,左边的望远镜头会拉近物体距离,让隔着 2 米排队的群众,看起来像不顾新冠病毒危险的蠢货

记者可以用这种手法,来恶意挑动读者情绪💩

#犀利而无用的知识 t.co/vqWqGpjYEa

时代不同了。
素子的全身义体都靠3d打印生产了。。
-还是少女体型的。-

整理一下某VPN的事 

在官方黑名单频道挂用户:
t.me/dlercloudblacklist/24
(后面还有很多条,逐渐爆出了该用户的推特、QQ、支付宝、邮箱、毕业院校、工作单位)
(为什么VPN可以有官方的黑名单频道?难道不是藏着掖着还嫌被发现呢么?,可见其擅自人肉用户可能也不是第一次了。)

把黑名单频道的消息转发到官方频道:
t.me/dlercloud_news/1488
(这一步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在官方频道中的解释:
t.me/dlercloud_news/1497
t.me/dlercloud_news/1498
(「如非必要也从来不会进行主动查阅」?什么叫必要?)

首页各位,讨论的目的不见得只是说服对方(在对方拒绝站在同一个理性基础上的时候),也包括说服旁观者。所以我觉得今晚看到的讨论非常有益处。
虽然因为仅关注可见的原因好像被吞了不少😂

这种伤害严重到什么程度呢?
我上推特、FB和Ins都会使用英文,因为潜意识认为“这是别人的网站”。但是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语言的使用者其实都在推特上愉快地使用母语。
甚至我最开始上长毛象,在pawoo上时也不轻易发公共时间线(这个习惯延续到了现在),因为这似乎是“别人的地方”——尽管pawoo完全没有针对此的规定,而毛象本身也提供了语言过滤。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文使用者,我在“世界的社交媒体”上为什么要这么卑微?是谁造成了我这么卑微?

Show thread

(我昨晚上#nnevvy tag逛了圈,其实蛮多热门图点进账号是港台人 :aru_0520: 港台自然比普通泰国人更知道痛点,也更知道缺德meme缺德在哪里。)
(虽然很多meme图我看着觉得又缺德又好笑,但是看到有的图说泰国美食是美食说中国美食就是蝙蝠汤,我确实也有点被冒犯到……类似于,你随便怎么说政府都不关我事,说我生长的文化,就有点评判我个人的意思了。)
围观下来,别的地方我不评价,大陆这边用推特“出征”的基本绝大多数是不会用英文讲理的。所以在别人眼里,整个“中国人”(or大陆人)的形象就是喝着蝙蝠汤被洗脑的脑残。
——我理智上不应该被冒犯到,但是作为一个文化上的“中国人”观念,我不可能也不打算抹除。
对于我来说,我再一次发现自己处于“两边都不代表我的声音”的尴尬境地,并且进一步发现,在这个世界上,能代表“普通中国人”的声音是不存在的,墙内媒体也好,墙外媒体也好,出征人士也好,已经出了国的异见人士也好。

通过友站找回曾经的数据
之前有猫站朋友想找回猫站的一些碎碎念记录,最后在pawoo通过搜索tag都找回来了,还好不多。然后自己萌生了通过toot-CLI登录pawoo账号调用API找回猫站公开嘟文的想法,于是有了下面的fork和修改:
github.com/HISGIT/toot
可以找回的嘟文数据需要满足的条件:1.旧账号有被外站关注,而且越早越好,能找回的公开嘟文就越多。2.一个和早期关注自己旧账号的外站同实例的账号(用于toot-CLI登录)。

@我是落生
3月24日起,我在困境女性救助机构源众担任志愿者
今天拿到的数据是:从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至今,源众接到的家暴类求助比往年同期增长了21%。

如果你正在遭受家暴,需要求助,请打源众的求助热线:17701242202,15901337457
机构在北京,但救助是针对全国性的,不用担心地域,请放心求助
源众可以提供的救助包括:法律援助、心理援助、紧急生活救助金

其次,许多人误以为,宣传只是与人的想法和信仰打交道,是诱导和规定人们如何去“正确思想”(orthodox)。埃吕指出,其实宣传的目的并不只是改变和形成人的想法,而更重要的是改变人的公开行为,使人有正确行为(orthopraxy)。(27)哪怕一个人的想法没有真正改变,但只要他的公开行为是按照宣传所规定的样子被改变了,宣传就已经成功地达到了目的。这是极权宣传最重要的特点和作用,也是顺民假面生活从极权制度一直延续到后极权或新极权制度,代代相传、绵延不断的根本原因。对于极权统治来说,改变公开行为比改变个人想法更重要。每个人看到别人如何“正确行为”,并加入这种“正确行为”,又因此影响别人如此“正确行为”,如果能够把一个社会整肃成这样,极权宣传便发挥出了最大的实际效能。(35)
埃吕指出:“现代宣传的目的已经不再是改变人们的想法,而是推动行为。”想法是理性思考的结果,而宣传恰恰是要代替和取消人的思考,让他们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就能有所行动。宣传的目的是很功利的,“(宣传)不再是为了改变人们相信某种原则,而是为了使人非理性地照某个样子行动。宣传不再是引导人去选择,而是引起条件反射,不再是改变想法,而是灌输神话信仰”。(23)一个人并不需要懂得什么是“民族”,什么是国际事件的来龙去脉,就可以接受爱国主义的宣传,走上大街去挥动旗帜,呼喊口号,骂别人是“卖国贼”。他也不需要知道什么是国家权力与政党的关系,就可以表示永远拥护某个党,或者根本不在乎一个党是否已经腐败等,而仍要求加入。
宣传的作用就是使人免去思考,并在不思考的情况下就能有所行为。只要照着宣传所说的或暗示的那样去做,那就是正确行为,“为行为而行为,并不是因为行为者有某种价值判断。正确行为把人引向宣传者设定,而非行为者自己设定的目标”。(27)正确行为的前提是人自己把“正确”的标准完全交付给某个外在的权威,并为自己随时提供某种无条件照办的理由,而那些理由则是由那个外在的权威事先就为他准备好的。那些完全是现成的程式化理由,如服从组织纪律、识大体顾大局、放远眼光等等。
埃吕把无判断、纯被动的“正确行为”界定为“思想和行为的分离”(27),这种行为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在纳粹、斯大林的统治下,人们在“相信”宣传的情况下,有“正确行为”,可以说是一种“天真无邪”的“正确行为”。但是,这种相信其实是无思想地接受宣传,因此成为一种“人的下意识层次上的被操控”。(27)
另一种是在后(新)极权统治下,人们在已经“不相信”宣传的情况下,继续有“正确行为”。这种“正确行为”则已经不再是“下意识”行为,而变成了“有意识”行为,也就是故意做出来的假面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行为者知道什么是“不正确行为”,甚至有做出“不正确行为”的意向,但同时又知道这样的行为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必须隐藏,换一种假的“正确的行为”。只有这样,才能安全保护自己,并从中得益。这种深思熟虑的行为是有充分意识的,是思考的结果,已经不再具有极权统治下许多人的“天真无邪”。

Show thread

telegra.ph/%E6%8A%B1%E6%AD%89% 最近看了太多这样的文章,它们能存活的时间最多不过一天,很多都是国内主流媒体发的。做报道的记者,决定把它放出来的编辑,我不能揣测他们的想法,只有感激和敬佩了

@mammonyan 但是搞同人真的好开心啊!把自己的产出无论是售卖还是无料推荐给别人,自己全身心参与其中制作,全靠太太的为爱发电,而且每个太太都是优秀的推销员,真正喜欢着作品。凡事刻意的东西,难免都无法真正大火大热,无心插柳才能抓住人们真正的喜好。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