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yeballz

昨晚又收到基友发的CCTV广告,他们居然篡改了“一开始他们抓走了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所以保持沉默…”的句式,改成了“一开始他们攻击香港警察…”等内容,呼吁香港市民“打破沉默,反抗暴民”。我…非常无语。从共青团写饭圈女孩的那篇文章用鲁迅的“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作为结尾开始,发现他们有个新的策略,就是绑架、扭曲和污染原有的语汇,断章取义,偷换概念,重新包装后挪用到自己的宣传中,实在是鸡贼至极,无耻至极。

@eyeballz 想到了那位的不忘初心......

@pearl0513 @eyeballz #神来一笔 美其名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eyeballz
其实这是党一直以来的做法,不妨回忆一下,为何会出现“人民民主专政”这种奇葩的词汇?

@eyeballz 占有语言是他们的一向策略,比如“核心价值观”就是主要成果,大体上就是,说你的话,让你无话可说。

@eyeballz

看看当年的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是怎么说的:

“混杂部分真相的说谎比直接说谎更有效”

“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eyeballz

还有一些: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不会成为真理,但谎言如果重复一千遍而又不被别人戳穿,许多人就会把它当成真理。”

“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

“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

@eyeballz
「绑架、扭曲和污染原有的语汇,断章取义,偷换概念,重新包装」的操作並不是新的策略,一直就有。我覺得很多小粉紅和自乾五這麼幹不一定是有意的,而是延續了「寫作文」的習慣——自己想論證某個觀點,發現某個「素材」好像可以套用,於是就拿過來用了。
對「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的這種也不是共青團開始的, Twitter 上的著名粉紅陌上風(王堯)早就用過。

@eyeballz 有计划地污染中文,太无耻了。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