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企业嘛,如果没有事先约定分成,不均分也是正常,如果没有主管争取做执行合伙人,那么别人只争取自己的利益也无可厚非

Show thread
europ boosted

今天也是第一次知道携尸要价那个捞尸人居然是某著名表情包,感觉网络流行语的出处细究起来有毒的不在少数:
比如“气抖冷”出自红谷滩随机杀人案后互联网上女性的共情与后怕:气到浑身发抖手脚冰凉,现在大多是反对女权的男性嘲笑女权主义者的惯用语。
“阿巴阿巴”出自一位男主播和他女儿直播,因为女儿说话口齿不太清,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被其粉丝嘲讽他基因差后代低能智障,现在被用作表情包中。
更不用说b站甚至公然宣传过的“三年血赚,死性不亏”的恋童梗。“正能量”现在在官方政治口号中屡次出现的词其实最开始引入公众视野是一总裁强奸员工时的话术:你身上充满正能量我来给你注入负能量......
现在各种段子梗迭代得那么快,也没法保证自己都能去查找每一个出处,但现在就是尽量提醒自己少用这种新话,用准确的语言表达自己好过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

个人脑洞:从色图来看,女性更偏爱接触,实质性的暧昧,换角度想,大部分女性渴望爱情,爱情某种程度也是一种肯定,那么是否也可以理解为,女性一直在追逐着一种若有似无的来自他人的认可,因为从小一直被压抑否定的大环境下的一种下意识追求?渴爱型人,希望被爱希望被认可,也许这才是爱情的真相,而婚姻和爱情并无关系,实质其实是合伙企业才对,只是长久的相处,信任和默契被强行和爱情混为一谈,大概这也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磕cp的原因吧,总是会想这两个人,能风里雨里在一起这么久,不是爱情我不信什么的。

白日脑洞:看到违法判刑剥夺身份个人导致破产n年内禁任董监高,为啥不能终身禁任呢?想了下可能一个是关系在那给个面子一起赚钱,n年算给下面一个交代,又想到如果终身禁任了,他们只能往下找事,能力关系网在那妥妥秒杀其他人,也算是给下面人一个喘气空间?这就是大官判案,各打一鞭吗 :tomone5656_thinking:

europ boosted
europ boosted
europ boosted
europ boosted

似乎女性向色图,更多的是接触,拥抱亲吻,以一种(性)触碰为被凝视客体,而男性向,大多为单独的性感女性,直接就能作为被凝视客体了。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europ boosted
europ boosted

石油(炭化水素)を合成するのは技術的には確立してまして、ドイツなんかは戦争の度に自国の石炭を液化して戦ってますね。あと、アメリカなんかは今、シェールガスのメタン(一番簡単な炭化水素)をエチレン(ちょっと炭素と水素が並んでる炭化水素)に合成してプラスチック原料として輸出してますね。ただ、これらは石炭やシェールガスを燃料(熱源)にして行うのでものすごく効率が悪い。

europ boosted

又想到了之前看的那个哈佛延续几十年的幸福研究。对照组是精英和穷人。穷人在几十年间反复问社会学家“为什么要研究我”。精英从来没问过。他们理所当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各种观念天然正确优雅值得研究。普通而自信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优势方和弱势方之间,并不局限在性别上。youtu.be/8KkKuTCFvzI

抹布它遮住了我的眼睛变成了我的眼睑 :tomone5656_thinking:

europ boosted

人类一夫一妻的根本原因,是为了避免性传染疾病泛滥。

纸片人不存在性病,甚至不存在真实性行为。

所以一个肥宅拥有复数waifu完全符合人类进化,合理合法的个人权益神圣而不可侵犯。

看完这篇东西产生了以上的奇怪联想。

europ boosted
europ boosted
europ boosted

新的博客文章《微信小程序入门教程之二:页面样式》。
接着上一篇往下讲,如何为小程序页面添加样式,使它看上去更美观,教大家写出实际可以使用的页面。
ruanyifeng.com/blog/2020/10/we

:sys_twitter: twitter.com/ruanyf/status/1320

europ boosted

新的博客文章《微信小程序入门教程之一:初次上手》。
教你如何从零开始写出微信小程序的页面,教程分成四个部分。今天是第一部分,五分钟做一个最简单的 Hello World 页面。
ruanyifeng.com/blog/2020/10/we

:sys_twitter: twitter.com/ruanyf/status/1320

europ boosted

最近在企划圈混,然后注意到很多二次元的年轻孩子的表述其实是同质的:用简短、空洞、没什么太多实际意义的一些字词,标点,或者表情包,在不同的场合去表达自己的情感。一群人的表述都是一样的。你甚至分不清谁在说话。
Lofter、微博、QQ空间、QQ群,都是。
很少有人认认真真地用超过一个长句的长度去表述自己的情绪和感受。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啊这”“太会了”……
很速食,很快捷,很……贫瘠。
不知道是因为我习惯了象群和微博(我关注的人们)“长段叙述好好说话”的日常,还是因为我习惯的这种日常其实在更大的范围来说确实是极其稀有的少数,我只觉得这种短表达其实是非常敷衍的。如果是转发回复不认识的人的帖子也就算了,认识的朋友这么回复我,我其实非常难受。
就有一种对方并没有认真看我的创作、也没有被触动的感觉,只是看在认识的面子上捧个场。
其实很有可能并不是对方没有被触动,只是已经没有更多词汇表达了。
咋说呢……
或许速食式无脑表达真的会让人语言能力同质退化吧。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