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這裡沒有好消息,因為我看不到好消息。
動物都知道在春暖花開食物充足環境安全的時候才開始交配呢。那些所謂溫暖而美好的事情,在我眼裡就如夢幻泡影,就像在海灘邊用沙子堆砌的城堡,大難來時終成一場空。而這難,已肉眼可見地來了。
若我的發言給你造成了困擾,抱歉,直接拉黑我得了。不要試圖說服我,特別是道德綁架我,省得我罵你個狗血淋頭還被我拉黑伺候一頓,多不划算。

Pinned toot

我真的強烈向你們推薦一款遊戲:EVE Online ,中文名叫星戰前夜,現在全世界就分兩個服務器,世界服和中國大陸服。

Pinned toot

此人說話慣是陰陽怪氣,不撕逼,玻璃心,看不慣的彼此拉黑,謝謝。


上一次巴西政府宣布破產那波沒吃上肉的同志們,巴西政府可能又要搞事情了,還能有一波


美國斯坦福教授於前不久公佈了mRAN新冠疫苗基因序列,然後中國就緊接著宣布國產mRNA疫苗即將實現零突破,還報得他媽像是自己研究出來的一樣。
也是好事。會出現一波短暫的開放。抓緊機會噻。


百世快递、極兔速遞,被處罰整治,義烏部分分撥中心被停運。罪名是“低價傾銷“。
同志們,,,,價格即將失去意義,價格一旦失去意義,市場經濟不復存在,這的確是計劃經濟的路子。


伊莉莎白二世的丈夫菲利普親王去世了。


去年說我黨搞這個什麼經濟內循環,本質上就是在搞計劃經濟。有人杠我說我對社會主義有偏見,所以見啥啥不好(這位杠精在那時認為計劃經濟不好,不知道經過我黨這兩年的輿論導向之後,他現在是否還如此認為,


我以為學黨史只是企圖給同志們洗腦而已,沒想到⋯⋯是我格局小了。

所以金權是目前為止我見到的最為公正的一種分配方式了。它不論你人種膚色,不論你男女性別,不管你性取向靠哪邊,也不論你出身如何、學歷如何、有沒有什麼關係,只要你有錢,你就能買到任何別人同樣能買到的東西。
它看似不公平,實際它最公平了。

權力具有唯一性。你有權,我也有權,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大家都沒權。所以男女平權就是個偽命題。同樣共同富裕也是偽命題。

我覺得平權真正的出路就是論人權,拋開性別,不分男女,不論人種,不論膚色,作為一個人,去爭取同樣是人的權利。

但是這個往深里去追究的話,就會追究到投胎學,出身不好的人,就注定活該要比別人更辛苦、付出的更多才能得到同樣的東西,甚至很可能還得不到。有句話叫條條大路通羅馬,而有的人生下來就在羅馬。你辛苦一生到達的終點,很可能是人家的起點。
出身就是原罪。這個就太令人絕望了。

中國的女權挺畸形的。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在爭取權利之前,能不能先搞搞清楚,你必須得要先是個人,然後才會分男、女、跨性別者,繼而才會有所謂的男權女權平權?這些東西本質上是在追求人權。

所以有些恐同的女權鬥士,你們並不是在追求平權,你們是在追求特權。你們在追求作為在人類世界和男性二分天下的另一半性別——女性,應該擁有像男權那樣的特權,更有甚者要壓過男權才可以,而同性戀和跨性別者就不需要了。(關於同性戀/跨性別者濫交、騙婚等等老生常談的問題,不在此範圍內,這些問題應屬於人性惡的範疇,而不應歸罪於性取向)

這個國家宣揚集體主義,把個人與集體緊緊捆綁在一起,不允許個性的發展,藐視個人價值與權利。在這個國家你們連人都不是,卻在糾結男權和女權?有外國媒體或政府抨擊中國沒人權,你們卻可以搖身一變披上國旗拿起鍵盤就上去跟人對噴。還有那些一邊抨擊所謂利己主義,一邊又在支持女權的人。我有點不明白你們腦子在想什麼。

自由獨立在中國是一個很可笑的詞。很多人口口聲聲要自由獨立,但實際上假如政府不管你,不給你安排這安排那,你就不會活。自由是要拿東西來換的,自由伴隨著風險、憂慮、責任甚至煎熬,自由從不獨行。

我家貓貓今晚學會了拉假屎⋯⋯
就是,以前他要尿尿或者要拉粑粑之前,假如我在家,他就會先喵喵叫兩聲告訴我他要上廁所了,然後他會自己跑貓砂盆裡去挖貓砂然後埋貓砂,然後停在貓砂盆旁邊喵喵叫,告訴我他拉完了快過來看。
之前這一套流程下來,貓砂盆裏是真的有屎或者尿團。但是今天沒有!它涮了我兩次!沒有!⋯⋯
他是不是覺得他掌握了什麼奇怪的召喚朮??

偶然聽到一首兒歌,開頭是“兩隻老虎愛跳舞,小兔子啥啥啥”的那個,唱到中間的時候有句歌詞,『成長是快樂的遺囑』,我一聽,嘿這兒歌有點東西啊,連忙把歌詞翻出來看,哦,不是,我聽錯了。

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查明之後。


同樣的事,因意識形態不同,從不同立場的人嘴裡說出來,刪刪減減,再遣詞造句,表達出來的意思也就完全不同了。事可能還是那個事,而能讓人理解出來的意思可能就不是那個意思。

人很容易根據自己的認知而將一些“意義並不清晰的名詞”對號入座。比如,共同富裕、小康、XXX主義,等等,這些就是意義並不清晰的名詞,它並沒有明確的意義和指向性。又比如,一,二,頭髮,貓,等等,這些名詞意義非常明確,不留任何解釋和遐想空間。哲學上有種說法叫“話語即權力”。同樣意味的話維特根斯坦也說過,他說:凡可說的皆無意義。

學黨史也是這樣。對於不具備相當的知識儲備(有比較和參考的對象)、成熟世界觀和價值觀的人來說,這種東西,跟洗腦差不多。它全方位地從認知開始著手,以讓人得出它想要的結論,而人們卻會認為這是他們自己思考得出的。

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曾經說過:要撒謊,就要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備令人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說小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

清華教授許章潤,2018年發表了一篇《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文章中提出對“主席任期制”和”六四平反”的期待,2020年發表了一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
》,警察以嫖娼罪將其逮捕,後獲釋,緊接著清華大學以許章潤嫖娼受到公安行政處罰以及2018年7月起多次發表文章違反「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有關規定為由,將許章潤開除。在被解雇的同一天,許章潤被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聘為研究員。接著北京國保人員約談了許章潤。告知許章潤被禁止離開北京及出境,禁止接受傳媒訪問,亦禁止接受任何資助。

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unirule.cloud/index.php?c=arti

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
google.com/amp/s/www.chinese-f


我昨天看到一篇給文革洗地的文章,翻評論最早是2018年的了。(2018年我黨真的悄悄做了好多事⋯⋯包括成立五大戰區

定了!去A股找!
俠之大者,為國接盤。股民朋友們,買起來。祖國需要你。


前半句說了需要幾百億,後半句就說要貨幣正常化(就是不放水不發錢還要通縮因為現在中國M2遠大於需求量),那麼問題來了,哪兒去找錢呢?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