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doncoma

真的很想推荐一本书Desiring Arabs,巴勒斯坦裔学者Joseph A. Massad写的关于阿拉伯性文化(尤其是同性文化)历史和在殖民对话中的改变,书本身太学术了就看intro就够了,不过这个观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在古代泛阿拉伯/泛伊斯兰社会,性欲/性取向是几乎没有界定的,对同性的感情被认为是无比正常,和异性感情差别可能用个人口味就概括了,人们意识不到更多的了;在殖民主义中,西方主导的gender binary被强行施加于各种被殖民地上,包括阿拉伯社会中,同性行为和性开放全都被认为是未开化的野蛮行为;近代homosexuality观念也是基于西方gender binary下的,将homosexuality作为一种和hetrosexuality完全分割的东西,人类的性取向被严格定义;这些概念再次重新输出到昔日殖民地国家,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词都是完全陌生的,是西方产物;而西方用这套内部逻辑自洽的道德观强加于世界所有人身上,这种行为本质和当年殖民主义并无差别... 总之这个观点很有意思,我也觉得homosexuality这个概念存在本身就很尬,还被认为是公理要强加于所有人- -

· Web · 6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