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化汉人 @doncoma

一个完全是外行的思考,新闻传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关注HK?这三个月发生在阿尔及利亚、苏丹、克什米尔、也门、埃及、伊拉克的事随便拿出来一个论规模论死伤都大于HK。即使有人敢说言论是自由的也不敢说言论是平等的,新闻是一个似乎基于事实、却重重参与进了构造个体和世界联系的过程,人们在关注新闻时关注的不止是事情本身,而是在参与一个与他们个人认识世界联系紧密的叙事。一个叙事能够获得极高关注度,是因为它是主流意识形态自己对自己说话,而HK恰好被两个主流意识形态都发现了价值。甚至你可以说HK事情本身就源于构建出来的意识形态纷争。这看上去很梦回冷战的事情,我却觉得比冷战还要升级,这次造就它的是前所未有发达的社交媒体、前所未有中心化的新闻媒体,这样的趋势还会一直下去。
我对此感觉很不舒服。可是即使我说世界上此时有成百上千人正为了供水供电游行而死亡,人们也会把这当成我以此构建我和世界关系的一种行为,而我难以反驳。我也想不通。

@doncoma 这个,我想过十几分钟,我觉得是因为人对族群的认同和心理隔膜。譬如,一个美国官员被扒出受贿,我不会愤怒,而如果一个中国官员被扒出受贿,我会愤怒。
同样是灾难,比如海洋污染,水母与鱼类的死亡所能勾起的同情心是不够鲸、鲨和海豚的。
于是在一个非主流的人群大抵处于失声状况下时,要求对其不了解不共情的普通人对发生的悲剧做到对主流人群的关心和“感兴趣”是不现实的。人的本性导致这一点。
当然媒体或者其他一些组织不应当作为人来原谅或者理解,毕竟它们不是自然人。但是组成它们的又是自然人,人追求的和媒体/组织应做的相悖。
(对于你说的发生的事情几乎不了解,只大体有个印象,希望我的印象里没有错误的部分)

@doncoma "世界"/"国际社会"=欧洲+东亚+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