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化汉人 @doncoma

看了篇论文又思考了一下historical Jewish presence和construction of modern Jewish identity,很有意思。齐泽克说今天的穆斯林就是历史上的犹太人,“东方的、异教的、落后文化的、自我压迫的、不融入我们的他者”(实际上历史上欧洲人经常分不清楚穆斯林和犹太人,对闪族的仇恨很多时候是包括了穆斯林的),这种视角成为了欧洲文化的重要部分(另一点很有趣,西班牙殖民美洲的体系和战术都是在reconquista时期和之后用来对付犹太人和穆斯林的,殖民主义就这样开始于反犹主义)。而二战后的犹太人在回应反犹主义、建立现代身份认同的时候,选择的是彻底摆脱了传统的犹太人形象,建立起一个符合殖民主义线性历史观所崇尚的“现代的、西方的、受教育的”形象,成为了北美和以色列犹太人的身份根基。这个形象需要一个“相对”,于是和历史上欧洲人眼中犹太人存在最像的穆斯林就成为了参照组,“犹太人与穆斯林是不同的”成为现代犹太身份认同的一部分。而近东(土耳其/伊拉克/也门/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保留了最多古以色列传统和最接近穆斯林的群体,却成了现代犹太人最大的噩梦:/1

@doncoma 当Zionism提出了“返回2000年前的家园”的时候,同时也表态出了过去2000年犹太人的历史都是一个break,至此为止犹太人才真正步入正轨,而过去2000年内犹太人的复杂历史和一次次文化爆发都被忽视。犹太现代身份从此把自己建立于了殖民文化上。
巴勒斯坦问题从来不是意识形态的冲突而是纯粹的政治冲突,但是作为“感性”的身份认同确实好复杂。这个问题在过去几十年也一直在被探讨,只是我一直没这么想过。感觉刚刚学到了好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