𝘿𝙤𝙣 @doncoma

人类学讲一个过程叫naturalization,具体的社会事件塑造的观念会被人们慢慢内化成天经地义的。我就来举例几个帝国主义时期为合理化殖民统治的观念、已经被学术界一再否定但是今天还在社会中被广泛认同的:
1. “人种”概念本身。我之前讨论过,简而言之就是动物中的亚种现象在人类中不存在,人类的肤色导致的差别和眼睛颜色耳朵大小没有区别,而且都是纯粹为了适应自然环境。
2. “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认为进化是有目的性的而所有人都向着一个目的前进,因而有先进与落后,“文明”与“野蛮”,文化高低优劣,为达到目的有不同阶段。实际上达尔文一再否认进化有最终目的,每一个物种都在适应其当下的环境。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文化糟粕”这种词,我理解为什么这个概念会在上世纪中国(和大部分被殖民国家)出现,但是这种审视文化的方法已经被认为有根本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