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化汉人 @doncoma@pawoo.net

国内反正是没一个靠谱的科普中东的 虽然确实难度挺高的 但是至少连我这个水平都不至于满口胡话啊

我经常惊讶地发现和我一起搞亚非拉历史文化的朋友也是共产主义者
然后才发现这不废话吗

胡化汉人 boosted

记得 2010 年,方氏防火墙的技术细节还都是众所周知的,大多数技术层面的内容都能在公开的论文和专利中找到。甚至有几个技术网站专门分析、转载墙的最新技术动态和小道消息,连硬件平台是数百台曙光服务器都被推断出来了。有的文章甚至像当小说一样,当年我因此学到了许多网络知识。

到了 2013 年之后就不行了,自引入 VPN 握手的匹配机制开始,之后的实现细节都几乎变成黑盒了——无法解释的连接神秘阻断就是那时候开始的,甚至分不清是网络拥堵还是网络审查。与此同时,Shadowsocks 等十分无聊的对称加密代理工具崛起,它们并没有任何技术亮点,只是冰冷的对称加密全部流量。

也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候,那几个技术网站也不活跃,不怎么发布技术信息了。当时因为没文章看还郁闷了许久。

而在 2014 年以后,我们就不再理解它了(虽然也并不是没有重要成果问世,例如 2015 年的 32C2 上对 GFW 探针的分析,以及 2017 年对 GFW 状态机的分析),只有偶尔的传言带来的群体歇斯底里。

不过我猜小道消息还存在,只不过现在都在 Telegram 群组上,圈外人看不见。而当年博客的长篇分析也退化了 IM 上的只言片语了。

pawoo实在刷不出什么好东西了 不玩啦拜拜 锁了

胡化汉人 boosted

mr.robot的中国戏码总能让我看到尴尬。😅演员吃力地吐出普通话的发音好像一个表演英文情景剧的小学生。

胡化汉人 boosted

如何戴套翻牆?簡單來說就是多重代理,比只用一層VPN更加安全。

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0

這個博客真的很好,傳授翻牆和安全上網的各種技術。這位博主一直在牆內,十年始終沒有暴露過真實IP和身份信息,值得所有反對派人士學習。看完這篇文章總有一種自己現在的上網方式堪比裸奔的不適感...或許過段時間會註銷到現在為止的全部社交網絡帳號然後從零開始重新做人...

胡化汉人 boosted
@doncoma 埃苏丹毕竟是五常都搞过一遍的人 现代社会没几个人有他这种胆识了

我这种知识面基本全靠网络冲浪的人感觉已经差不多把脑子冲傻了 经常看个东西特别震撼发给朋友人家淡定表示这是正常操作然后讲得头头是道 我还是见过的美国人太多 正常人太少

39个尸体这件事真是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巨型shitshow 非法移民的事情总算冲进了大新闻 然而却被各种势力拿来发挥 最为奇葩的是刚刚看说这开始激发了越南人里反华情绪 我彻底懵逼
不过评论下开始有些曾经偷渡的人分享经历 然后终于有人开始思考全球财富分配的结构性问题了

本精阿一边消费革命情怀一边只能躺在家里给朋友们发信息注意安全

被分成22个国家的阿拉伯人 近现代历史走了几十年弯路死了千万人 才终于明白了世界上最简单的道理:不要因为民族和宗教分裂自己 不要被任何外国和极端势力操纵 不要忘记最弱势的群体 不要背叛 不要妥协 不要毫无谋划 不要诉诸暴力 不要陷入狂热 不要群龙无首 不要只有表面功夫 不要让舆论被其他势力控制 不要相信没有证据的消息
这上面每一件事对别人来说可能就是新闻里看来的事件 对阿拉伯国家的人来说是昨天自己亲眼看见亲手造成的尸体 如今每一次革命都要小心翼翼 “要记住黑色十年的教训 要记住阿拉伯之春的教训” 被夹在多元冲突之间 被迫学会了批判性思考问题 即使这样 依然不退缩 有勇气战斗 有人人挥着自己国旗上街的自豪 人们说黎巴嫩革命本身就是胜利 从没人想过黎巴嫩人终于能够放下教派隔阂为共同目的走到一起 虽然“我们已经触底了今后一定会一路上升”的自信也不那么现实 经济政治问题实在太根深蒂固 但是谁能说这不是光明未来的开始 “我在为我的人民骄傲地活着” 在最黑暗的时代 这种情感也可以让人幸福啊
羡慕 真的好羡慕

看了一会儿黎巴嫩革命 本精阿又快乐了起来

虽然古埃及被消费得令人尴尬但是真的谁不喜欢古埃及那一定脑子有毛病

一个听来的我系故事:一个人花了太多太多年做phd,太多年了周围所有学生都毕业了。但是这些毕业的人都没有找到工作。而这个做了三百年phd的人,因为做了太多年了,周围人全都认识他了,于是顺利找到了工作

胡化汉人 boosted

有趣。原来中文网络的恶俗圈并不等于喷子加政治厨,当年还曾经有过一段古典恶俗时代,也就是看谁不顺眼就攻击谁而不管立场的时代,四大欠王等经典模因也来自那个时代。而政治厨化仅仅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现象,原因是:1.受众所周知的国内国际政治形势影响;2.古典恶俗时代的终结,新一代人接替社区,这群人的政治动机比原初社区强。

这一切都和 4chan 历史如出一辙,古典恶俗时代的后现代解构主义特色和暴力就是 /b/ 的翻版,而现在的政治厨就相当于 /pol/。更关键的是,中文网络的这个圈子不是传入的,而是独立发展起来的。正如美、日的网络喷子圈子,都是本土发展起来的。

虽然喷子令人反感,但这个现象本身简直是太赛博朋克,太后现代了,而且反映了互联网和人性本质层面的一些东西(学术界的论文可能有一些,但可惜我目前只发现两三个人写书和大众讨论了这个现象)。这些东西算是我天天游荡在互联网上的动力之一。

想起《攻壳机动队》的那句话:上哪儿去呢?网络无限宽广。

我现在靠冲浪埃及旅游指南和埃及历史维基百科就可以过日子,接下来两个月都可以在这样的巨大快乐中

我在看特师文学 那个 地球是圆的 我真的很喜欢

大家和来自全世界的朋友在一起聊政治文化语言艺术,我和阿拉伯人巴基斯坦人厄瓜多尔人智利人在一起聊动漫

胡化汉人 boosted

@doncoma 看来我在微博上的视野还是不够开阔,见到的观点代表性不够强。没想到短短几年微博已经演化出如此精致的观点了。

一个很令我不解的微博言论走向(微博言论哪里我都挺不解的但是这个真的特别不解)就是对大麻合法化的超级敌意,在北美对大麻的态度算是左右最不两极化的议题了... 无论是殖民历史、毒品战争、反文化运动和现代法系,似乎都很准确戳中广大阿中网友的知识盲区,然后微博网友似乎是试图在这里寻找各种道德制高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