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己🍓 @dakki@pawoo.net

中国的朋友们请问重生的新长毛象需要翻墙吗?

又一个新的我!
@dakki

即使我的父母很疼爱我,但如果试图跟父母吐露内心话那我就是纯傻逼,立此为据,以此为警。

真的来源nasa官网的图不是我P的。道理我都懂,月亮为什么这么大。(不是)
solarsystem.nasa.gov/planets/e

大家都被骗了,其实并没有什么人工智能,也没有什么程序运作。只是一些被黑魔法变成很小很小很小的人,被关在你的电脑里或者大企业的服务器上,被迫日复一日地重覆劳动。

你们不是真的关心求助者。只是突然发现自己的控制欲有发泄的地方了。

梦见我看了一部很久以前的漫画的续篇。曾经我毫无波澜的男主现在成为了续篇主角的父亲,然后我就对这个人父疯狂心动!!
“当时根本不屑一顾,但是现在好好吃”这种感觉……真是梦里梦外兴趣一致。

不知道为何失去了DuelLinks帐号,我死亡。

我并不是不爱狗血,而是……
很多展开都让我觉得强行得很弱智。

我妹妹今日突然把房门一关,神秘兮兮地问我:“你对自由有什么看法?”
我还以为她拜读了什么大作开始涉足社会政治和哲学领域啦!
结果只是因为她在国外工作浪得非常自由,担心事业规划回国后受到我爹娘辖制而已……

这世上的社会现象与相关议题,几乎全是车轱辘。你方唱罢我登场,七嘴八舌众说纷纭,仔细看看全都还是老一套。几十年前的杂文,到现在看着也合身得跟量身定做一样。
柏杨先生在婚恋杂文集中讲眷舍里的现象,如今虽然不流行也不普遍了,但其中的重点却跟今天流行的微博网络异曲同工。其形虽异,其理固同。
我原有一箩筐的槽要吐,看着也没啥可补充的啦。之一针见血之深洞本质之抽丝剥茧,何必还要我自己组织语言呢?
不由深思,我近年怨气十足,大约就是没有定时重温从前看的书的缘故。

小的时候我忘了在哪本书里看到一句话,是关于控制自己情绪的,说是发火之前,先默数个十几秒,让自己冷静下来。
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我表示对我这个暴脾气全然无用。
这十几秒根本是大招前的蓄力。
我只会一边数想一会儿数完我要怎么骂。

我经常觉得人的身体啊,组装得非常糙……我是说,奇妙是奇妙,但看起来就像很勉强运行起来,也不知怎么it just works的由不同程序员修改添加过几千次的混乱代码。
每次看关于人类的生物知识我就老是担心它哪天不小心这里崩溃那里崩溃,觉得能幸运活到今天全凭偶然。orz

关于游戏与反馈机制,拿西西弗斯推石头举例的回答下。
某个评论:“很简单,西西弗斯每次推上一次石头就解锁一张色图 保证天天推的停不下来。”
我:“我觉得推上一次石头给一个金币,凑齐十个金币可以抽一次色图,一次抽十张必出色图,特殊节日推石头金币有加成。”
网友:“鬼才我的天,你是腾讯家的还是网易家的”
我:“我没说西西弗斯可以充钱,说明我两者都不是!”

业果神娑尼这个剧字幕组是不是已经弃坑了……

自从换了新眼镜,上楼梯的时候老是看错梯阶……到现在还会看错

人连自己要想什么、要有什么感受、希望有什么情绪、脑子里一直钻什么牛角尖都无法控制,算什么万物之灵!

人类每天都在遗忘梦而却毫不在意。很快,成吨的梦就会在垃圾桶里占满内存。

所以如果我不看书一定是书不够好看。(确信)

我真的喜欢柏杨。
我家里有不太齐全的柏杨的书(那时候买书太难啦),没有《皇后之死》,刚在网上意外找到《皇后之死》的一部分,似乎不全。但立刻看进去了看得津津有味。
真的好看,就是好看。这种诙谐幽默,刻薄毒舌,打诨插科,又娓娓道来的叙述方式。
根本想下订完整的实体书。
写得好的人跟写得不好的人真的完全完全不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