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焚如 @daisyn0925

医疗一线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被卫健委彻底搞垮真的已经很厉害了……现行制度就跟做梦一样,骚操作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省市新农合铁路等等医保总额度和范围不太一样,额度少的医保大概一个月只能收十来个病人,再来的只能想办法推到其他医院去。某些医保会限制单个病人住院费用不超过几千块,每个医生每月只能收两个该医保病人之类的(。
确实把从几毛钱的药到几万的药全部纳入医保了——顺便说今年还出了个新规定,药店可以加价卖药,但是医院必须多少钱进多少钱卖。几毛钱的药药厂没利润不做,贵的药和耗材……有个东西叫药占比和耗材比,开两支单抗主管医生这个月的奖金就别想要了——所以一般医院药房不会进,进了也基本不会有医生愿意开。以及单病种限定、住院天数超过十五天、30天再入院患者数……等等等等全是有指标的。
反正以上这些,超过指标就医生付钱哈哈哈哈哈。
哦对了,医保确实是给了额度,但是谁跟你说医保每年有多少额度就给你打多少钱啊,基本是拖着不给的,据传光市医保就大概欠我们医院两三个亿吧……

虽然我这话听上去简直像是鼓励医闹,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赔偿约等于按闹分配——只要患者死了且家属愿意闹(不论什么原因,哪怕医护人员诊疗过程中完全没有过失)那么一定是能拿到钱的。
这部分钱不是医院承担,管床医生、护士、该组主治,副主任和主任,一个都逃不掉,从每个月的奖金里出,一个月不够就扣下个月,扣到还清为止。假如这个病人从A科转到B科,那么两个科一起承担,最绝妙的是,这个病人从A科转到B科,B科给病人请过C科D科会诊,那么CD就会一起被拉上赔钱贼船……

@daisyn0925
一方面醫生高負荷工作,一方面患者覺得自己被漫天要價看不起病。
盛世哀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