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一下神经病最强女仆世界。

最强是唯一能爆言自己喜好的,男孩子喜欢女仆装没有错!!!(这样

VJ被曝只能一手一个小独小角故作镇定:没办法有美人在怀是什么衣服都无所谓(明明是在掩饰啊你!!

TV: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这个兴趣爱好,我x游矢就算再来一次拯救次元,被印成卡,也不会说自己有这个爱好的…………这次的咖啡宣集邮我集了10套!

好喜欢,那些病病的脑洞,想看更多……(迫击发言(眠

两年过去了,我还是很喜欢游戏王和a5(沉寂。看a5很快乐,看推特上各位爸爸如一日时不时po出的分析很快乐,即使无数次不想去承认但真的很快乐(。
刺激创作欲的东西好感值真的会很高:3,在找到接替的东西前我会一直嗑也说不一定。吹吹番茄XP他好可爱啊!!!!!!!!

改天整理微博的存稿。今天先到这里:3。这里真的很方便啊

我家企划就这四条时间线,唯一会诞生平行时空的还只有回忆录里,而且都会收束(。……不过够折腾我了,光是安插新约里的路线和旧世界的设定就脑壳痛。啊好想对他们做这样那样r18g的事(

4-回忆录:Flash back
一个不停重置的事件线,是伊利斯调查旧世界毁灭真相时产生的一个回溯。会因为角色每一次不同的决定和行为产生变化,虽然毁灭的前提不会变,但其中各种if非常有趣,甚至可以达成在新约中死亡的条件。

3-新约-协奏曲与进行曲
以[虹彩魔术师]伊利斯为主的四人成立分科会,干涉现实世界,调查某都市毁灭的预言,然而却在事件中一步步被扯入旧世界的遗产。最终虽然避免了魔法灾厄的扩大,但分科会损失严重,被迫解散。
位于分科会成立后的时间线和事件点都被归纳在新约。

2-漫长的祭奠:星期天
阿斯特拉建立大法典,开始了漫长的魔法使狩猎。除了整理和清理现存人员,寻找在大洪水中失散在各个世界的同伴也是他们的任务。改写禁书的同时也伴随新魔法使的诞生和教育。旧世界曾经的繁荣的记忆和对愚者的仇恨也被时间磨灭。知更鸟部门的负责人在大洪水之初边接受了永生的延续,作为第三方协助大法典整理会被忘记的回忆。
伊利斯等人干涉现实世界之前的时间段都被称为星期天。

关于魔法使的箱庭基本时间线
*只是沿用了魔道书大战基础设定的非卓replay产物

1→旧世纪|旧日谈:遗落的启示录
虽然是现实世界确是异境规则,魔法和人类并存的世界。为了拯救国家和纯粹对胜利的渴望,名为扎克的人类试图寻找隐居在世界各处的魔法使。做人做事的风格无意中吸引魔法使[虹彩之魔术师]艾瑞斯,被引荐给了位于霞之谷最大的魔法使组织。
在经过魔法使们的试炼后被魔法使们追随,处理完纷争后自建国家——瑞德普辛神圣魔导帝国。帝国成立之初对自己施加诅咒,成为永生的王。
推行人类和魔法使都能学习魔法,和四天的魔法使编纂<摇篮曲>,引发奇迹降生四子。时间推移,非魔法病因导致的瘟疫被污蔑为魔法病。愚者逐渐对魔法使产生不满,各地传出声讨魔法使的声音。帝国内部混入间谍,将事态逐步扩大。于帝国之初便预见毁灭的全知全能的魔法使阿斯特拉,在愤怒无知的民众进入王都时,带领剩下存活的魔法使及其追随帝国的部分人类登上方舟前往异境,其他生灵被世界降下的神罚——大洪水,毁灭。帝国毁灭前兆直到彻底被抹除痕迹的整个事件点被称为帕帕里克的丧钟。

魔法使不是人吗。
在记忆里我曾提出过这样的问题,回答我的那人耐着性子把两者之间的关系描述的清清楚楚。但在接触里,我常常忘记他们和我们不是同一物种的事实。
不是人类却追求人类的外表,不属于世界却拥有人类的感知。他们的描述里,人类坚韧,不屈,无论怎样的厄境都能活下去,然后传承彼此的记忆,这对我而言更像是另一种生物。那和他们所描述的事物不同的我,是否和他们一样,只是有着人型的非人呢。(丧钟/?)

那时我还不清楚魔法使和普通人的阶级隔阂,甚至不知道帮助我的人的身份,直到看到那人斥责哥哥的姿态才多少觉察自己招惹了一位多么不得了的大人。
“真没想到你居然留下如此娇弱的眷属在家,报效国家的之前要先保护好家人才是一位真正战士。好吧,为了你的这位小妹妹不再担心,看来我也不得不想出一些对策。”
黑牙的身材十分高大,面容也可以用凶恶来评价。那时听到他这么一说,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内疚的站在一旁不敢看哥哥。当上帝国的战士是哥哥的梦想,如果是因为我的任性导致最糟糕的情况,我也许再也无颜见哥哥了。
黑牙板着脸来回巡视我们:“小妹妹以后就住在城堡里好了,随时都能看到哥哥,哈哈哈哈哈。”
“哈?”
过于机械的笑声和出乎意料的内容,不仅是我,连哥哥也惊愕了一阵。
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会是号角啊。我不禁联想到长出两只腿并且浮现出黑牙大人名字的号角,画面过于怪诞,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尼安德特人/2)

“魔法使不是人吗?”
在提出问题后我便察觉到了自身的失礼,急急忙忙补上不用回答也没关系。被问话的男孩摆摆手表示没有被冒犯,低着头静默了一会回答:“魔法使虽然也有从人类转换过去的,但事实上只要成为魔法使,便被排除了人类的身份,人型只是用魔法幻化出的一个表象罢了,理论上自己喜欢的话变成什么姿态都无所谓……老师们是这么说的。”
“虽说有表象,我们也有真实的姿态存在。唔,你上次见过的,凯文,偷偷告诉你啦,他其实是一只号角来着,什么材质的号角我就不清楚了。”
和眼前的人不一样,大人们的名字我并没有直呼的资格和习惯,于是侧头想了好一会。对方意识到了这一点,补充道:“黑牙,凯文是黑牙哦。”
“黑牙大人啊!”
我惊叹的同时双手拍了一下。那个人是和哥哥一起工作的大人物,在过去和他有一面之缘,那时哥哥才工作不久,因担心哥哥古板守旧的死脑筋能不能适应新的环境于是偷偷跑进了被称为王宫的地方,结果为了躲避守卫在复杂的建筑物里迷了路,而将自己拾到并且交给哥哥的正是黑牙大人。(尼安德特人/1)

魔道书大战设定相关我流理解=

魔法运用与命名学
事物是神的映射,名字是神名的映射。当任何事物被魔法眷属的人相信其存在,且赋予名字时,便有被驱使的可能。魔法使正是靠着命名引发不可思议的事件,同时改变世界的因果并且一步步接近神追探自我。然而,驱使名字的条件十分苛刻,不仅需要说服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本来”认知,同时将操控看不见也无法触碰的,和各个名字所对应的魔法,并且储存固定在身边,这需要魔法使自身的幸运和技术。苛刻的条件使得魔法使能使用和操控的魔法有一定的限制。

だれかが、なん百万もの星のどれかに咲いている、たった一輪の花がすきだったら、その人は、そのたくさんの星をながめるだけで、しあわせになれるんだ

但无论什么事都努力一下也太过勉强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不就变成了为人民服务了吗。
他气鼓鼓的一边把水母塞进背包,一边发誓再也不做烂好人,兀的又想起连钓鱼也是别人委托的。
送下跪这事冒险者也只是感到有些异样,大家日常都对他挺好的,信任他的人也越来越多,报酬也没少给。可有一次他接到护送的任务,小怪兽们吱吱喳喳聚集起来,他拼了命的兜圈子,被互送的人一直在担心他的葡萄酒会洒掉,他不熟悉地图,在旷野上慌了神,随后一脚滑便摔下悬崖。
没有什么感人肺腑的英雄救美,壮烈殉国,他躺在地图中央迎接了第一次死亡,周围还围着苍蝇。那里草长的很高看起来要把他掩埋一样。不久前他还想过这种草地躺下去一定很舒服吧,甚至因为不能随便乱躺遗憾了好久。现在倒是如愿以偿.。(光/2)

那会他还是冒险者。
冒险者总是会被委托很多奇奇怪怪的事,从拯救村庄驱赶魔族,到给人捡起落在地上的钱,什么委托和请求他都不拒绝而且也总能做到,活活一个公民的好邻居,人民的好雷锋,感动艾欧泽亚大陆第一人。
他也有感觉异样的时候,那一次的委托目的已经记不清,但完成委托需要对一位年轻的女士下跪,他灵魂深处还是刻着一点堂堂七尺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概念,蹲在女士旁和一位矮的他脖子疼的猫男大眼瞪小眼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他先做表率作揖屈服在委托的石榴裙下。
任务完成后他跑到海边钓鱼发呆,这些小委托也没人要求他一定每一个都要接受,甚至中途放弃也没关系,可旁边人总是会拉着他讲小话,什么你是冒险者,要和大家打好关系,我们这挺排外的你是外乡人更要努力呀。(光/1)

紫云院瘪瘪嘴,如果现在抬杠让泽渡请客去别的店对方一定开开心心顺着台阶接受,但他是作为游矢的同行者,出卖朋友可是万万不可。泽渡慎吾见激将法没有用,重新将火力开向和卡在吸管里的珍珠做斗争的游矢。被针对的人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答案,掐着吸管一脸无奈解释这里还算平价啦比周边的其他地方安静一点,写作业正好方便,环境如果太好反而没有心思学习。末了还提了提权限板的钱包。
“不可能每天都让慎吾你请客呀。”突然被叫了名字,泽渡一激灵差点咳出不存在的咖啡,恰好吧台处传来讯息,游矢看了眼菜单便抢先一步起身表示自己去取餐,不等他离开太远,坐在泽渡慎吾身侧的权限板便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大笑着感慨:“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这么纯情啊,慎吾君。”
素良也没放过打趣的机会,将泽渡慎吾的名字用奇怪的声调重复着。泽渡注意到周围有人露出被打扰的神情,急忙使劲合上课本打断素良,顺便掩饰自己之前的失态。
“别闹了,你们真的不觉得游矢总往这里跑怪怪的吗,一两次还好这都两个月了吧,而且明明咖啡厅我却没见过那家伙点过咖啡。”
“自己叫游矢叫的那么顺口,轮到别人却面红耳赤的啧啧……”
“我在说正事!不要总是无视我的话题啊!”(无劳/2)

游矢常去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地方不大,饮品也不算有特色,只是离得学校近,坐落在商场里,占了地势的优势,平时人也算不上少。一开始是柊柚子和他去,后来柚子被同班拜托了执勤的请求,陪他去咖啡厅的人变成了同班的紫云院素良。一次被追问行踪后,又有人提出了加入,游矢不善于拒绝,于是他们常常四五人一起浩浩荡荡挤进咖啡厅,一边喝饮品吃甜点一边聊点无关紧要的话题,硬是把咖啡厅营造出M记的快餐感。
始终往咖啡厅跑这一点上,紫云院素良倒没有什么意见,他一心向甜,况且每次都是柚子或者游矢请他吃吃喝喝。但同行的另外几位则时不时会表达不满,理由各自不同,权限板是嫌贵,泽度慎吾是嫌贫。“游矢你品味怎么这么差,这种小小的咖啡厅有什么好的,咖啡很难喝,甜点翻来覆去只有这几样。如果一定要选咖啡厅,我看楼上那家更好。” 泽渡用勺子在将咖啡表面搅出一个小小的漩涡,但他没有喝的打算,弹了弹勺子上的水珠转头插进一旁的起司里。在游矢回复前紫云院前行出了声,更多是替蛋糕出气:”又不是求着你来,大少爷你看不惯这里大可离去,我们不会留你的。”(无劳/1)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