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以前那么多黄图侠
搁现在的Google感觉一把Vision Transformer啥的就全给扬了

北方冬天水分消耗好快
晚饭吃干了点半夜渴醒两次
就很气

两个全连接层的model都写不明白,甚至连全连接的weight形状都弄错了的candidate,被researcher们全部给了hire
她如果招进来了还比我入职高一级
我现在很怀疑人生

为什么面试的这些researcher candidate连warm up问题都能卡住啊!?
全开卷自选框架写两个fc层这到底要怎么做到写不出来啊?不是你们自己告诉我主要做深度学习方向的吗?

所以Pixel 6的Tensor SoC就是个订制猎户座加塞一些Google的子模块
常规性能和能效比均为同代SoC最差
SB Google,垃圾玩意儿

我司按财年开年会,刚好撞上TI10决赛日
好鸡儿难受

飞机邻座坐了个奶奶抱着孙子,我人麻了
上来先蹬了我一脚,现在正在尝试挣脱奶奶的束缚往我身上爬🌚
-如果是个萝莉我也忍了啊-

智齿长得太奔放小诊所不敢拔,在北大口腔医院挂了个“普通号”是导师带研究生。
拔的时候就听见导师一会说好久没用到过这个工具,一会说这样缝的针如果不用可吸收线特别难拆,一会说这牙齿长得挡器械。
合着我是个重难点拉分题!?

达成成就:在没有web portal权限的情况下成功降级vm kernel

同样是包管理,为什么apt比pacman慢那么多

大学的时候和一个不认识的教授重名,有一个和他姓、名位置互换的邮箱地址,收到过两三次发错人的邮件
时隔多年那个邮箱地址又收到邮件了,根据上下文发件人是个受了处分将要离职的老师
大吃一口瓜🍉

上次跟老外读code下意识蹦出来个“杠杠”,这次只蹦出来了个“ star star”,有进步(

微软工会邀请您参加“奋进新时代 开启新征程”线上党史知识答题活动

社 会 主 义 朋 克

搬家刚好碰上618,这次买的东西可能比一辈子所有其他“购物节”加起来还多

调一个多GPU的issue找researcher借了台3卡(V100)机器的账号
登上去发现cudnn没装
只能说公司真有钱🌚

自如真省心,销售小哥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再也不跟业主纠缠了

玩闪之轨迹突然发现黎恩·舒华泽的舒华泽就是柯西·施瓦茨不等式的施瓦兹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