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吗和美团半斤八两,结果人物周刊报道了饿了吗,美团就变成靠谱公司了?网友在想什么。
真要阴谋论,只写饿了吗一家,再加上美团试图挤占外卖市场更大的份额,嗯,人物周刊写这篇出发点都值得深究。
这些年的互联网企业竞争策略都是低价赔本控制市场。等到整死竞争对手,消费者就是养肥的猪,随便宰杀。单个消费者没有抗争能力,毕竟今天价格便宜谁会想明天呢,但我至少可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自己出门买吃的。
没有其他对象只能说美利坚,税收外卖费外卖员小费(是的分开来给钱,外卖费平台拿走,外送员要额外给钱)等于我要额外付30%以上才能吃外卖,人间不值得,不如自己烧。uber eat也是不断收购,同行业竞争也是给消费者优惠券,但美利坚是没有外卖送达时间要求。

@Absenta_sunflower 因为最近正好用到UberEats就提一下。上次使用还是疫情前,十分久远。最近打开界面就送了两张金额不错的coupon,说是对上次餐点late的补偿(which我完全不记得,只能确定我自己没有complain,以及一向不留评)。这是我唯一一次见到UberEats提及late的问题,因为不了解别人是否有相关经历,所以无从判断这个coupon究竟是真实“补偿”还是一种营销手段(毕竟跟前次点餐间隔时间过长)。别的时候虽然会给预计送达时间,但似乎并无要求(或至少客户端看不出来)。

@collins 主要是美国外卖基本加价30%,coupon不能安慰流血的钱包。
其实不适合中美比较,因为国内外卖主要是价格战,便宜取胜,资本肯定是先剥削外卖员。不过美国外卖慢是真的,一个小时左右的等待时间,我算是外卖点的多的,好几次没送到,或者少东西,还有两次因为不满意10%小费对我大叫大嚷打电话骚扰的。

@Absenta_sunflower 可能我区外卖市场稍微有点特殊。周围亚裔特别是华裔人口(本地居民+留学生)数量不少,除了美国人常用的UberEats和DoorDash,本意是针对华人群体的ChowBus和HungryPanda等在本地实际上的用户群也不小(且已经不限于华人用户)。而后二者的运营在很多方面都有国内的味道,比如初期大量派发coupon和不收service fee,烧钱抢占市场,再比如送餐时间比前二者明显的快(用户界面同样看不出,但我猜测平台方有做相关限制,因为送餐员明显步履匆匆,且因太赶弄洒过餐食)。在这种竞争下,前二者在我区派送似乎比较少有态度不好或没送到的问题,而平台方给我们用户的感觉就是一直在试图拉平价格上的差距...

@collins 羡慕QAQ,我地理位置不佳,没餐厅且收费贵。连亚洲超市都在其他州。

@Absenta_sunflower 没有竞争就没有伤害...鉴于资本(一般)是不会让利的,在订单相似而平台收费更少、服务更好的前提下,我其实有点好奇后二者的派送员收入和福利水平。
不过挣得多也不一定意味着员工福利更好就是了,参照亚麻家的仓库工人...

@Absenta_sunflower btw,一个不算笑点的笑点:
两家华人平台的配送员,app首页上称之为“骑手”,despite本地送餐都是开车
(还是熟悉的味道?)

Follow

@Absenta_sunflower 从烧钱入场的时候我就在猜想这两家跟国内的外卖巨头有无联系了,但当时明面上没查到。

· · Web · 0 · 0 · 1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