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篇pwp不知道该怎么能让不翻墙的朋友也能看到,急得我挠头团团转

我每天不管是开微博还是推还是其他的什么,刷着刷着脑子里就只剩下“搞普罗修特”。妖女惑人!

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口味或者爱好指指点点,这通常可以被视为“关你屁事”典型例子,比如甲喜欢AB,乙说喜欢AB都是有病。

那如果一个人基于“关你屁事”这个想法对别人指指点点(站在一个看起来更进步、更“解放”的角度),这算是一种自相矛盾么?这种指点的态度会因为出发点的“高度”不一样而更具有正义性么?

比如甲喜欢AB,并且看到丙也说喜欢AB而因此感到开心更有喜欢的动力,这时乙说你自己喜欢的东西还要别人认同了才更喜欢真是有病。

后者还挺常见,比如一个作品里某cp被作者认定为了官配,或是某角色咸鱼翻身,类似言论都还挺多。主要是在想,虽然乙说着要有“关你屁事”的心态,但同时也在对别人的喜好指手画脚,毕竟喜好这种事情是有多个维度的,除了喜欢的对象以外,你们之间的关系、你的表达方式等等都因人而异,而乙指责甲的喜好方式并且想让她抱着和自己类似的态度去喜欢一样东西,是不是也可以看作一种对他人的规训(平时“关你屁事”的适用场景)呢?

好久没爬上这边看了,结果最近在一堆project追着屁股跑的紧张关头,我又开始瞎摸……所以还是ddl是第一摸鱼动力(。

cister boosted

(转载)
2018 年 3 月 5 日晚,新浪微博出现一条消息:“2018 年是出版严控之年,出版总局减少 10 万个书号,约占全年书号的三分之一。我们分析 9 月份之后,书号会变得奇货可居,建议大家上半年抓紧把书出版出来! 仅有的书号只会供给畅销书! ”
发出这条消息的是“@出版人邢海鸟”,微博认证的身份是“三鼎甲图书公司总经理”,这是一个图书出版的中介公司,他的微博简介中有一个口号:“要出书,找鸟叔!”
中国图书出版至今还严格执行着配额管理制度,一年出多少书受书号控制,2009 年之前,大约每个出版社的图书编辑一年有 5 个书号额度,负责管理书号发放的是“@出版人邢海鸟”所说的“出版总局”——它的全称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 5 年前上一轮机构体制改革中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合并而成。
这条微博在他的 2 万多名粉丝中只引起 4 条转发,4 天后被博主本人删除。
全文:m.douban.com/note/661151761/?d

cister boosted
cister boosted

把这边用成了一个“积攒别人观点”的地方。用微博时剩下的“积攒粮”和“转发哈哈哈”这两个功能还不知道该如何移过来【

cister boosted
cister boosted
cister boosted
cister boosted

“你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和紫罗兰散发出同样的芬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马克思

cister boosted

给被炸号的各位……可以试试这个网站
peachring.com/weibo/user/
需要科学上网工具,是墙外的一个网站,也许有你的微博备份,但是具体备份到哪天随缘。
在user/后面输入你的微博数字ID,应该在微博域名上能够找到,就能查到。不要直接去搜索栏搜用户名,搜不到的

cister boosted

总结我之前的想法。

我对这次事件的看法是这样的:

一、手段完全错误,无论是控制舆论还是压制思想,都是极端而一刀切的非民主策略,不可取且是开倒车。

二、要反对它,不能空谈,单纯堆叠“我不同意”只会让上层觉得我们是一群暴民而越发压制我们的思想。

三、就我个人的政治立场来说,无论是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不是理想社会,因此我想寻找第三条路。

四、无论哪一条路,这个国家要摆脱精英主义和(口头上的)间接民主,第一步就是要提高国民的政治素养和发展自由思想与critical thinking,这条路必然是漫长的但绝不能不去做。

五、习近平倒不倒真不是重点。他倒了,体制还在,且会造成国内大乱,这种猛药不可取,怕会把病人治死。

cister boosted

最后说一下被墙这个事情,我个人的感觉是不仅pawoo有被墙的风险,整个长毛象的都有被墙的风险(因为长毛象的理念和我党极其不和)。

但是无需担心,为什么呢?举个例子我们中文站某天被墙了,但是趴窝没有。那么访问pawoo的朋友依然可以看到中文站的所有内容完全不受影响。中文站的朋友到时候可以选择转移到其他实例或者使用薇屁嗯。

最坏的情况就是所有你喜欢用的实例都被墙了,那么很简单,你可以选择自己搭建一个实例,或者使用某个还没有被墙的实例。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实例没有被墙,你就可以访问整个fediverse。

所以各位小伙伴可以安心,长毛象或者趴窝都并不仅仅是“另一个微博”或者“微博替代品”。这是一种全新的社交方式,也是我个人很认同的未来社交发展的趋势。从设计上来讲,想要把长毛象全部封禁几乎是不可能的。有点像倒下这一个,还有千千万的感觉。

长毛象注重的不是品牌,不是某个实例自己,而是你,一个个最终的用户们。数据是你的,朋友圈是你的,言论自由是你的,你的一切都神圣不可侵犯,不需要受到任何个体或者实例的约束。

所以:欢迎来到fediverse,祝大家happy tooting!

cister boosted

我是把不严肃这件事(生理欲望,滑稽戏,通俗音乐,亚文化,低俗诗歌,黄色笑话,鲜花,紧身裤,迪斯科,音响,奇怪工艺品,emoji,轻快的语气,体育赛事,聚众饮酒,动画和电子游戏,不合时宜的笑话)看得很严肃的🤡 是可以用生命捍卫的🌞

cister boosted

#
今天看到有加缪的书单
推荐《L'Homme Révolté》
中译“反抗者” (他可在意书名翻译了hh,链接文章里有提到)
加缪是文学写法,书的翻译一直是个问题。不过如果同时读了他的小说和西西弗,get到他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没问题。
外链文章概括地描述了加缪其人,以及他与萨特因对“政治理解”(←个人粗浅总结了这个词) 不同产生的恩怨局。
baijiahao.baidu.com/s?id=15885 (一提就要心疼大佬最后出车祸)

cister boosted


《Thrill Me》是Stephen Dolginoff根据1924年Leopold与Loed一案创作的音乐剧。

维基百科:en.wikipedia.org/wiki/Thrill_M

由于受害人(14岁)和两名加害人(18和19岁)均出身芝加哥当地富裕家庭,且受害人家庭在一开始还抱着自己被“绑架”的孩子还有可能被赎回的希望,却必须面对孩子早在收到勒索信前已丧命的事实,本案在媒体的大肆宣扬下,成为当年夏天最抓人眼球的案件,影响力漂洋过海,连英国、澳大利亚等地都有报章刊登案件审理进展。

音乐剧以倒叙方式,从1958年的假释申请会切入,由主人公讲述过往种种与心路历程,层层剥茧,把整个故事展现在观众面前。

此剧音乐动听,歌词朗朗上口,与其他根据本案改编的舞台作品和电影不同,人名部分完全使用当事人姓名,除了一部分地名和物品名称因为押韵关系做了适当更换,可以说和原型案件契合度是最高的。这是我相当推崇此剧的一大理由。

🖨 No.001 综述--此条
🖨 No.002 背景--下一条 pawoo.net/media/S0FXXgGmhoknXD

cister boosted

一个经常在网上跟我闲聊的法国小哥儿,平常一贯好脾气,善解人意,指出个语法错误还要添个颜文字笑脸上去,大约是不想显得口气过于生硬。
昨天我说,修宪这回事,也算是我们怂的报应,只怕后代要瞧不起我们的。小哥儿单刀直入地说,已经瞧不起你们了好吗?你们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抬起头来正大光明说个“不”字,那还能怎么办。
这个小哥儿之前对中国了解程度约等于零,甚至发出过“你们中国居然还能冷到下雪”这种感叹,不了解我国自有国情在此(什么),话说得扎心,也不怪人家。
而且我觉得,其实他说得蛮对。
之前我说过,我国不能上推特不能刷脸书不能看油管不能用谷歌,他很奇怪我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后来我给他科普了六四,他很奇怪我国政府是怎么活下来的。

cister boosted

@frankenskr 入门真的可以推荐一下赵皓阳的《生而贫穷》。虽然比起知识容量极大的学术论文之类的差一点,更像微博文章,引用也不是非常严谨。但作为入门的确挺不错的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