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olic boosted

我觉得女性婚龄反倒可以提高到22,与男性同等。
推迟这两年并不会对生育功能造成什么影响,要是两情相悦也不在乎多等一会儿,曾经也有过提高婚龄的做法,社会也还是能适应,因此我觉得不会造成大的负面影响。
而推迟到22岁,恰好可以卡在不少大学生的毕业岁数上,虽然铁了心要把人嫁出去的家庭那还是很难避免,但好歹可以解决一些以学业作要挟以结婚的情况。

apholic boosted

是这样,但是在监管不健全的前提下放开“人权”是会必然导致强者通过侵犯弱者的权利来满足自己的“人权”的。
分娩这种事对女性的身体负担本身就很大,真正要求自己身体的处置权的“独立女性”一般都是有稳定工作和固定收入的,很少会通过代孕手段赚钱。代孕合同的另一端绝大多数都是落后贫困地区的女性,而这些地区的女性也绝大多数没有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在现阶段开放合法代孕绝对是弊大于利的。
开放二胎宣扬三胎都足够让女性警惕“回归家庭”的陷阱了,而自家生二胎三胎好歹还要考虑一样养孩子的成本,代孕对于落后地区的农村家庭来说简直是无本万利的买卖,考虑到这一点我就觉得背后发凉。
说白了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与弱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但是现在好像连这句话都没法用了?

apholic boosted

以及我以前也认同代孕和卖淫是人权自由,但现在觉得这根本不是人权,只是给走投无路的底层女性施舍了一份社会底层的卖身工作而已,并且除了这份卖身工作以外她们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这就像国产app的霸王隐私条款,看似给了你“同意”和“不同意”两个选项,但实际上你选了“不同意”就只能退出程序——要么同意,要么不用。你能说这是给了你选择的权利吗?
在能保证所有女性有其它选择之后如果还有女性希望以代孕和卖淫为职业,那时候开放才叫尊重人权。

apholic boosted
apholic boosted

@doncoma 后现代化是大势所趋。客观世界变得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舆论、立场、态度和意识形态。随着社交媒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那种大家认识中「公众参政议政」的政治正在逐渐消解,而变得更加接近娱乐亚文化的形态。意见领袖是明星、偶像,立场坚定的支持者是应援团,剩下大众就是粉丝,而政治对峙更像是偶像大师 vs Love Live.

照片和文字:我所建立起来的东西也是我终将亲手抛弃的东西,是同我一样,自被观看着诞生于世的那一刻起就在奔向死亡的东西。

apholic boosted

“终极的黑色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红色亦是如此。我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我所想的黑色或者我所想的红色。在浩瀚如海的黑的世界中,发现属于自己的黑色;在无垠的宇宙中飘荡一般,在那里发现独特的红。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孤独者之路,于我,却能够在其中感受灵魂的自由。在明白这一点之前,我总是被什么束缚着,无法进行表达。如今,都得到了释放。”

apholic boosted

「躯体的个体性与其说是一种石头性质的个体性,不如说是一种火焰性质的个体性;是形式的个体性,而不是对着实体的个体性。这种形式可以传送,可以改变,也可以复制。」

apholic boosted

跟大勇从名将多丹心错付聊到血色真巨甜再聊到现在
最后大家突然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是我觉得用得最苦的一张表情包
最近开始慢慢看近现代史,想要迫切地搞清楚我们的来路,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路途,这样的路途在更广阔的时间和空间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意味着什么,又从更遥远的年代承袭了什么……以及这样的承袭,又意味着什么。
只有不再讳言断言,一点一点理清来路,才有可能看清当下真正在流转什么,将要去往何处
韭州之所以为韭州,到底是什么人变的,还是因为,本来地里长的是韭黄,所以只能用治理韭菜的方法来治,才能存续?



我想问问,有没有人,愿和我同道?

apholic boosted

去對中世紀的農民說吧
說我們過著皇帝般的生活

去對古時候的皇帝說吧
說我們過著神仙般的生活

去對與親人離別一世的人說吧
說我們再也不會因為別離而失去聯繫

去對戰亂的難民家庭說吧
說我們前方的超商有熱騰騰的便當

去對安逸卻失落的自己說吧
說我們破爛的靈魂像是漏氣的氣球

去對被踏遍足跡的世界說吧
說我們人類是對一切永遠無法滿意的顧客

看首页提到Elisabeth里的死神形象,想起来前段时间看了Cocteau的《奥菲斯》和伯格曼的《第七封印》。前者的死神公主是个冷峻美人,深爱着作为诗人的主角;后者的死神是个披着黑袍面无表情的秃子(。前者的形象十分的个人化,在公主问主角的妻子“你知道我是谁吗”的时候妻子答“我的死亡”;后者更象征化,是“你们最后都得死”的审判者姿态,带领着形形色色的人手拉手跳起死亡之舞。在以情感为主的故事里死神难以避免的被染上浪漫色彩,被赋予人形同时也如愿以偿地带上了人性,但理性而言死亡却又是那么空洞。如果是我来塑造一个死神的形象,我大概会用主角自己的样貌(奥菲斯里镜子作为亡者世界的通道不是没有理由的),也有可能和上帝的形象一样是一个甲虫或者一条八爪鱼( ̄▽ ̄)

apholic boosted

又一个女孩子坐滴滴遇害了。看看我们的警方:

@张洲
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遇害事件,更加欠妥的是当地警方。理性的分析一下:
1:女生乘车求救亲友。说:“很害怕,此时在无车山路”,之后女生喊:“救命”,再就失联。
2:亲友接到女生求救后马上报警,警方说没有车牌号和司机电话不予立案。
3:亲友接到女生求救后马上致电滴滴公司要司机的车牌号和电话。
4:滴滴要当地警方介入后才给司机的联系方式及相关信息,告知女生亲友擅自泄漏司机隐私不是合规行为。滴滴说:建议您及时报警,如果警方需要任何信息,我们会全力配合。
5:滴滴坚持不给。警方无车牌号不立案。女生亲友反复跟滴滴方表示:“没有车牌号根本立不了案!”
6:扯皮中。时间滴答。
7:女生最终遇害
8:捕获凶手

警方接警后,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致电滴滴公司以公权介入?只有公权介入了,滴滴就可以马上配合。为什么警方不打滴滴的电话抓紧落实凶手信息而一味地推给受害人一个朋友呢?警方打一个电话很难吗?他的电话费很贵吗?如果报警的是一个外国人呢?甚至是一个俄罗斯人呢?

滴滴公司不可能随便什么人说个事就把司机车牌号和电话给你,万一你是司机的仇家,持刀杀死司机怎么办?

apholic boosted

@requim 我理一下……大概只能讲一下小点因为他这个论述有点乱。
就是依靠格列弗游记里的耶胡来分析当时的社会情况,主要关注的几个点:1.征服中的是否高贵问题,2.默认的较低种族与性的关系,3.贫穷问题,4.是否对较低阶层或种族实施灭绝?
基本都是借由格列弗游记展开的……而且里头提到的很多东西……真心令人叹谓人类在自相残杀上都一样……

随口举个例子,比如说小说里有格列弗拿耶胡的皮做东西,对应的是现实有说法(或者已经做了的)那穷人或者默认低种族的孩子的皮做皮鞋或者手套……
(恐怖片预定)

apholic boosted
apholic boosted

说到童年对死亡的恐惧 

apholic boosted

广州工人学生维权

zh.m.wikipedia.org/wiki/佳士工人维权

一个比较详尽的经过?从5月一直到8月

其中有一段,”截至2018年8月為止的過去12個月內,全中國已發生超過1860次罷工或工人抗議活動 [5]。”…………我靠(

apholic boosted
apholic boosted

独立女性主义期刊《红》征稿中!

1. 投稿艺术形式不限(一句话/诗歌/小说/散文/学术论文/绘画/摄影等),本刊主旨为女性的自我抒发,因此主题不作硬性要求,若需要推荐,第一刊主题为“女思想者”。
2. 投稿邮箱:rwb.magazine@gmail.com,请以附件形式投稿,并注明“投稿类型+投稿人”。
3. 特别征集:① 一件最能代表你的物品和它的故事,将它拍摄下来附带文字发给我们,我们将以艺术形式展现出来。②你的身体或身体某部位的照片,我们都是血肉,展示没什么值得害羞,以艺术的名义展现你自己。③Me Too留言,所有你想说的,都可以告诉我们,哪怕只是手写一句Me Too,我们也非常欢迎!
4.本刊秉持透明公开的原则,投稿不需任何费用。 pawoo.net/media/Bh6iqexfbyN6yL pawoo.net/media/DlSpGU0ONXqQD7 pawoo.net/media/N9CAszNpP_NveT pawoo.net/media/qBgHptf5qCy5P1

皮亚佐拉是神吧!!(发出后知后觉的感叹。le grand tango太好听了。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