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以前的东西看到以前我还没去德国他也还不是我对象时发给我的别扭的邮件,那时候我完全没意识到这都是些情话。
我有删东西的习惯,确定关系前他给我的发的邮件大部分已经不在了,以至于我想不起来他小心翼翼隔着时差在半夜字斟句酌的样子。
现在我在德国,他在国内,有种奇妙的倒错感。但我不会说情话,也不会半夜回复他的消息。别扭地说句“想你”大概就是我的极限了。

撩到底还是他会撩啊。

知乎上应该为我开个问题:

“论伴侣学术比你厉害头发还比你浓密是什么体验”

耶拿给我发zu了。
我对不起它我不该吐槽它流程麻烦的,毕竟它速度是真的快。

看赫拉克利特残篇德译本真的觉得德语白学了,还是翻了英译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然后问了大神,大神又说不该这样解读古希腊语里这个表达通常代表不啦不啦……
好的我去学希腊语🙃

快递少年: 推荐一个神站Egouz:O网页链接,是分享和推荐国外知名、实用、高质量的国外网址的站点,收录国外和国内各类实用网站,内容涵盖国外创意、旅游、文化、音乐等~ ​​​​ (转自微博 weibo.com/6176882343/GlmGwf0nD

emmmm 

跟德语老师发邮件提到最近丧到不行。
他画风突变,从平时神经质碎碎念正经起来问我申请做的怎么样了,开始帮我规划申请时间什么的。
其实我自己心里都有数,但是他让我一定要打电话发邮件去问。最后我填表填烦了,跟他说我觉得烦。
他说他给我打,但是我得先解决距离问题,所以要振作起来做事
觉得这种别扭的安慰挺可爱的。

然后昨天晚上我不知道跟德语老师语音说了什么,他今天好像蛮生气的。我发誓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就好比你因为这个人不吃牛肉而就否定所有吃猪肉的人。莫名其妙。

你说他混淆了在和在者也就罢了,但凭啥因为高尔吉亚基于感官主义对他那三个命题的论证就否定人家的合理性啊。
pawoo.net/media/JJzcQF8J6rzf_Q

我觉得我太蠢了。微博防前任追踪改名就好,为什么要弃号哈哈哈哈哈

让我戒烟的最大动力绝对是我的口粮实在太难买了🌚

莫扎特算个甚zu viele Noten啊!
巴赫四声部复调了解下好不啦!

小时候天天听莫扎特,k256听到莫安魂。
现在天天听巴赫,哥德堡平均律大无小无。

想了下,老了,没劲蹦了。

这是个因为白天心情爆炸抽了太多烟,晚上嫌弃自己睡衣上的烟味却难以找到另一套成套睡衣而迟迟拒绝上床入睡的夜晚。【此处应有tag:成套睡衣强迫症的人生】
万幸的是,等了大半夜在外面晾着的那套睡衣终于干到能穿的程度了。

和姐还有她博导聊天不知道怎么就聊到北大办世界哲学大会的事情。
姐表示她很不想去但是学校安排不得不去。然后她博导问我想不想去,我说有点想,老爷子听了一脸嫌弃地说这种meaningless的会去干嘛,姐在旁边点头赞同。
emmm……之前德语老师也说这会sinnlos他又不是那种gesellig的人还有博士论文要写呢所以死都不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都说它没意义,不过这么看你哲圈子还真是药丸。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