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因果报应真有用,陛下早该一命呜呼😅

我觉得比起现世的现状,讲“社会陷入同情疲劳”,“大家同理心过载”,怎么听都听起来太,没同情没同理心了一点。

以前我觉得掩面娘很好,后来有段时间我看到她发博就恐慌,想让她闭嘴别再说了。再后来我已经学会冷漠相待。我觉得她现在其实还蛮像一个无聊的bot。本来就没有掩面娘。早就没有了。没有。

好烦。整个人都很烦。
是我不适合人类还是人类不适合我。
禁止人类和我共同居住。

我疲于应对任何的人际关系,连我朝夕相处的朋友都常常让我觉得生气和烦躁。我觉得我这种人太适合孤独终老了。但是我又很胆小。/真的好无语

然后我们又和好了。
我是猪吗。我是。

你不要喜欢我我也不要喜欢你。
我们不要做朋友了。
我要是能说出来这句话就好了。
可是不可能的。
因为我真的很害怕被你不喜欢。
我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发僵。
像一颗被针扎过的气球。慢慢瘪下去。

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她说喜欢我的认真。可能后来她才发现原来我不是认真,我只是喜欢探究想要嘲弄我不喜欢的一切而已。我哪有那么善良的心态,我从来只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善良而已。

我给她分享我和不太熟的同事因为相同的爱好和圈子聊起来的好笑聊天记录。里面有一段和同事一起吐槽墨臭铜香写得不行还那么火真是不懂的,我哈哈一起分享了过去。被她劈头盖脸浇了头冷水。其实做了这么久网上的朋友,认识这么多年,我早就发现,她总是很迁就我,也对我很好。但是每每在这些事上,我们完全因为不同的看法而有些不愉快,最后只好跳过那些话题不继续。也隐隐约约发现对于我一直以来的这种态度,她从来是非常排斥和不喜欢的。可能现实中碰到这种人她根本不会和我做朋友吧。但是其实她用父母来类比这件事,我也觉得很mean。不想说了。好难过。不想和她吵架。大家在渐渐疏远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我真的太贪玩了,也没有想要找她聊天。虽然她也没有来找我。最近几天我想要好好和她开开心心聊,像从前一样每天分享日常吐槽几句就好。不知道为什么又这样。我已经这么大了,还像个当初十四岁在网上不知所措的未成年白痴。 pawoo.net/media/gWkon2tKlNUASc

我船有一位小朋友,每次都和我嗑到一个点上。导致其实我发我船相关本质其实是想要得到她的回复😢,但每次都会有一些别的船友转发在瞎哭。我又觉得好烦。

我又误会以为我现在早就不会再痛了,点开BC的后来的我们,听了两句我就扛不住啊啊啊啊啊啊我恨梅林传奇,我到底为什么会这么魔怔。这对到底有什么,分明屁营业没有,就在评论音轨和花絮采访里嘿嘿笑笑,同剧组还有花絮里嘴对嘴的他们到底有个屁啊我到底是在为什么东西这么死去活来好几年。

我船最好的剪辑当然是不二老师的后会无期TT

昨天在群里看到有人发,今天在微博刷到,于是忍不住点开静静欣赏我船新粮,又在不到三十秒后默默关掉。m.weibo.cn/3508722770/44237515
只觉得这首中文填词日文原曲搭配一起后有着浓浓的非主流qq空间味的歌配KR实在太违和,让人难以理解剪刀手选曲的原因所在。但是我船真美,每个镜头都令人心动,飘过来晃过去每一眼都能一眼万年。

我觉得还在说“希望”“相信”和“祝福”的小朋友们都是那么得……可爱和乐观。也蛮好的。但又不太好。好像显得我更丧气,也更面目丑陋。我看到一个说生日快乐,祝愿一切都好,大时代和小人物都越来越好。
可我觉得明明只有大人物和小时代(。

加入的河风新群像什么邪教rps组织,挖小料和相信西皮是真的并没有什么,但是语气阴阳怪气却土里土气兼妈粉语气喊儿叫女并夹杂领导口吻的对话,断句标点奇怪的称呼和分隔符,我真的每次无声视奸一半就会尴尬跑走。但人真的很贱,下次我还是忍不住视奸观看。其实我刚进群在群里推荐了一篇古早河风文学却反向平平我就该知道!大家审美不同嗑点也不同想法不同就,不必凑合强嗑。

我,这世界最可悲的rps狗,你以为你船热了,后来你发现你更冷了。

首页有一位前船船友,爬墙爱上了张云雷。吹啥不好还吹那位歪瓜裂枣的脸,导致她每每在微博转发那些无趣又垃圾却被人热衷的原耽大纲文学时,我就无法不代入,今天看到其中一篇受代称“大美人”,脑子里却浮现出张云雷的脸…确实比吃屎还让人难受(。

就不太能理解花里胡哨的颜色审美(。

啊掩面娘闭嘴吧好可怕发点别的吧想双向了在干嘛啊她怎么回事到底在说啥还不如写她的无聊文学呢这样我还不会刷到

我觉得我的焦虑的增加度和父母对我说的话完全成正比。其实从小到大我就从来没有过恋家的说法。大学四年从没有因为自己主动打电话回去,都是接他们的电话。就算很长时间不回家也不会觉得想念。每次要回来都是因为啊,我需要拿冬/夏天的衣服了。可坦白说,抛开我和我父母之间这些鸡毛蒜皮的对立,我承认他们是对我好的,对于家庭我也没有过度憎恶。很奇怪,倘若我回到那个环境可能会觉得在家也挺开心的。但是如今谈得越多,年龄越大,遇到的事和选择越多,产生的分歧越多,我越能意识到:
我的父母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我”。
他们只是喜欢那个“听话的女儿”,所以也会对“不听话的女儿”觉得不可理喻和怒其不争。在这个家里,我可能会是“开心的女儿“,也可能是“崩溃的女儿”“愤怒的女儿”。但是从来没有“我”。“我”是独立的个体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女儿,一个应该听话的所有物。我有时候觉得很累,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贱,我无法逃离开我的父母,我也不会逃离。我甚至清楚地意识到这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爱,爱是战争的爆发源头,不是恨盲目了一切,而是爱盲目了一切,所以无解,永远无解。我很可悲地能够理解他们,但我也可悲他们无法理解我。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