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日子里,有的人在哀悼。
有的人在急急忙忙地换头像、黑首页,表现出哀悼的模样。
而有的人则觉得百年不遇的营销时机来了,一跃而起,把竞争对手买上热搜,大举谴责竞争对手不哀悼。

我曾希望腾讯系偶尔也做点阳间行为。
看来实在是奢望太多。

唔,手机vpn终于连上可以来pawoo放风了

本次疫情国家与社区对公民实施的怕是软禁式监控…

有句讲句,今天的新闻联播就突出一个狗逼。

阴阳怪气一下,我是挺在意因为新冠被迫取消的春节假期的劳动者,事后有没有休得下来的调休补休,有没有按法定标准发到手的加班工资。怕就怕大家牺牲奉献到头来只换来一个众志成城感动中国,挺过这一波钱没有班照加。毕竟没有我们过不去的坎,要后来因为抗病导致的透支阻碍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确实太没有政治觉悟了。

命运就是这么不公平,我爸特想活着却快要死了,我早就不想活了但还在活着。而且我俩的期望甚至都不能交易,太不公平了。

虽然基本法158条把释宪权给了人大,但紧接着下一句就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特别澄清需要向中央请示的,都是涉及中央政府管理,以及香港和内地关系的情况。本案《紧急法》相关条款涉及的是特首和行政机关的权限问题,显然属于香港内政,所以由香港自己的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进行司法复核,属于基本法授权范围之内。更复杂一点的是,人大法工委援引1997年人大对《紧急法》的默许,认为人大在历史上的立场pre-empt了今天的争议,但这类「先发制人权」存在的标准有多高,如果存在的话有多强,乃至于158条的明文授权有没有给人大常委会「残留」的余地(residual power),依然大可争论。但可惜这些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感叹一下,人如果敢于在被国家铁拳砸得粉身碎骨的情况下依然爱国,那就是真得猛士了(手用狗头

如果不是遇见过非常不错的人,咱早就日常因为家父的愚蠢自负和短视对整个男性群体失去信心。

…微博对“hk有财团支持暴乱以谋取暴利”深信不疑的人,怕是真没见过大陆金融巨鳄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大概见到了也是谴责受害者投机倒把。

一个感想:现在内地人看待香港人反送中示威,如同当年美国人看光辉道路……

有句讲句,如果生活在psycho pass的世界,我绝对因为犯罪指数超限露头就被打爆…

このきゅーちゃんかわいすぎて壁紙にした🥰

说句薄凉的话。人因为承受不住语言暴力最终选择死亡。受害人成功脱离脱离这个操蛋的世界,语言暴力加害者成功把受害人从这个世界排除。从双方的意图来讲,这也是双赢,呸。

我就不懂为什么老拿塞尔维亚的剧本自我带入“祖国不强大就挨打”的毒鸡汤。要带入也好歹整个隔壁奥地利剧本,内容是“强大的祖国如何靠花式搞事把自己整成个二流国家。” pawoo.net/media/dhr6wR2Cba7Yn2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