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而现在这些轴线和转点,都不复存在了。仿佛我这7年多的时间都消无声息地消失了。我其实并不清楚我真的失去了多么具体的什么,有些资料和文档我自己也甚至不记得了,因此也谈不上有多心疼,而这时间过去了这么许久,我渐渐地在突然需要时,才发现有些东西我是真的找不回来地失却了。
这种空白,恍然与十三四岁那两年接连失去数位亲友的感觉非常类似,只不过这一次,死亡者似乎是我自己。我仿佛一个存留的幽灵,在什么废墟上游荡,再也进不去却也并不能抽身。
那一日直到现在。身边的世界似乎始终处于某种割裂里,某一方歌舞升平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而另一方,硝烟和鲜血都没有,一场屠杀还尚未结束。多少张嘴却无声发出,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便消失在缄默里。那些风雨,哀嚎,挣扎与反抗,最终甚至连成为某个数字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什么都不是,莫谈星火,也莫谈光与旗帜,我们被迫沉默的爱和维护,尚且不如童话里晨曦中海边的泡沫。
没有多少人看见,也不会有人记得。
我们仅剩的权利,大概只有欢呼和鼓掌,或者消失。
我在没有选择的时候成为了消失的一方,但如果给我选择,我毕竟也做不到欢呼和鼓掌,因此便只有消失了吧。

(1/2)过去了这好多天,渐渐开始觉得心疼起来。
我的微博注册时间是2010年11月11号,我记得很清楚,我发的第一条微博是发给一战纪念日的,那会儿还没有什么剁手节的概念。我写格兰登堡门,觉得那仿佛不是一个地名而是某种从幼年便存在的概念。那个时候一提到国家和民族还总是习惯性和aph联系在一起,那个时候即使世界史一直学的很好,也总是分不清民族,国土和国家。
我一直很少发微博,被炸号的时候只有2034条。而其中将近五分之一,是16年7月跳进大悲坑以后,另外的五分之一,是14年开始参加的FW。我成年以后几乎所有的朋友和珍贵的人,几乎都是在这两件事中有幸认识的。我们或许从未见面,但他们之中好多人,皆是晦暗里明媚而温暖的光,曾不止一次拉我于黑暗及深渊。
还有一些人,尤其是幼年的几位病友,我偶有提到,多半是因为突然回转的梦境和回忆,甚至是我终于被告知他们已经离去,那些节点和人,微博曾是我唯一记录他们的阵地,而我,是除亲人外或许唯一记住他们的人。可如今我也找不到那样确切的时间了。
我有在一个tag下在评论里存留同件事的记录或者资料,有时甚至时隔一年及更久。这些细微的东西,都仿佛是我本人曾存在的痕迹。

想我当年,每本近200元,两三年东拼西凑花了差不多快2000收齐了罗先生的全集,活该自己强迫症又要九以上品相又不要馆藏本。
然后就过了半年…上海人民出版社16年就出了新版。虽然变化不多但还是增益和修改了这一套更好的…………………………装帧都好了不止一节啊啊啊啊啊
# #

RT>
对于我而言,我爱看信心在他身上飞翔。
我总是偷偷地说他自带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样子【,很适合E的庄重和疏离。尤其dyhtps 是最让我感觉到他看见的是还未到来的远方,是beyond the barricade的new world【串人了喂。
在这些疏离的同时加上对同伴朋友的柔软和关怀,反而更体现E有感情,也正是我偷偷地觉得,在他手里E的人性和神性的成分得到了恰好的调和的原因。
anyway我怀疑没有剧情的gig能做到什么地步,我觉得这倒是他去唱一些好听的小情歌的机会了【。想听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aaaaahhhhhh———gig的话没准还要强行活泼讲冷笑话呢哈哈哈哈已经忍不住想嘲笑他了【?哎。dream.
【不知道这条发出去会是什么形式 我还是没记全pawoo的规则....

有生之年,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再看到他的E!
平复了半天情绪如果不是在办公室简直现在就想把源源抓来扑进怀里先大哭一场…请大家去看Chris!请大家去看他!他真的真的是一个那么那么好的E!
附上一张已经炸了的微博里之前zqsg的一篇他。 pawoo.net/media/0RHMmv-Ij13dec pawoo.net/media/hYsA3ASPEH0hAg pawoo.net/media/e4SgnGWJ0JZoa0 pawoo.net/media/fAJWxlhCPEcYca

没有了微博后知后觉的我!!Chris不是guest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哭了起来…虽然只有ODM了但是终于他又会去唱Enjolras了!!(嚎啕大哭)不能去的我只能去跳河了…(切丝大哭.jpg)

@knight_s 成功得用您那天评价Steffan的刀扎死了 @yuanyuanwang@kida 老师 (捂嘴笑)

就我这个智商基本告别练字了[捂脸]脖子都快扭断了也斜不到45度…60了不起了[跳海]

2018.2.26这可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果聚聚的生日。
微博炸号。

微博发过一遍,也许也是炸号的原因也说不定。

但我真的还是希望,
希望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能摒弃衰败和晦暗的一切,从而看见直射的阳光。
既能选择自己埋骨何处,也能活着回到自己的孤独中去。
能够看见我们深爱着的某个集合的意象,即使手里只有一把折断的宝剑,另一手也始终举着燃烧的火炬。
希望我们终将迎来某一天,那时候所看到的都是曙光,什么都不缺,连公鸡也不缺。
只有那个时候,广场上的每一个我们,才终能够为自己挣得一顶白发的桂冠。

我以前很少发声,因为知道泥淖里光线稀少而声音稀薄,但真的到了不得不发声的时候,我也必不必为此觉得后悔和羞耻。

都说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得失,然亲历者尚还在世,却要迎来第二次深渊。我知我们无力且微薄,但星火之光至少也能明亮自己一方之地。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