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横竖都是要墙的,看哪个实例苟得久而已。怎么现在还有说趴窝是涉政讨论太多被墙的?伏地魔会因为你不加入凤凰社就不杀你吗,别逗了。😂

华春莹今天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此时此刻宣布疫情紧急,从而禁止来自中国的游客入境的行为,既不符合事实,也不合时宜。
记者:中方如何评论朝鲜和俄罗斯禁止中国游客入境的规定?
华:下一个问题。 ​​​​

就算她单身,可能首选也不是我。无所谓了。

心情好了不少,我还是爱你们,也爱她。
真想撕了她男朋友呀。 pawoo.net/media/Op0eE9_2npHubj

其实,我贼想轻装上路。
就两个水壶,然后一个小背包装点吃的,一条内胎,换胎工具,移动电源啥的。
可回家要待挺多天就不得不带换洗衣服。😂😂😂

下周就十一了。
现在决定还是要骑车回家,不然在家那么多天真的会很闲。
然后,实在是不想像去年那样背包了,太难受。可,一个尾包真的不便宜啊。😂
另外,还有骑行服,一整套也不便宜。
都是钱钱钱。
说好的骑车省钱呢?!?

。 

昨天又想起,上次菜菜来杭州时发生的事。就是走着走着,突然挽我手。
很突然,又觉得有点可怕。
(这人想啥呢?!?
后来又想想那些年的自己,突然也觉得自己很可怕。幸好,某人结婚了,幸好大概五六年前就决定要放过自己了(不执着于某人或者说觉得不可能了)。

吐槽警告⚠ 

某人真是挥之不去。
昨晚又做梦梦到了某人,上一次梦到应该也挺久的了。
人也应该是好久没见了,上次约吃饭还是17年12月份,那时候她刚去新公司,还住的离我比较近;那年11月,突然知道住的挺近,就约着见面,一直约到12月,从那以后就没再见过了,平时最多也就朋友圈点点赞,然后尬评。
(其实从大学毕业后这几年都是见一面就会有很长时间不想再见的感觉,很奇怪
去年我就猜想,她今年就该结婚了,果然前段时间就…同时,果然没有叫我去。
昨晚做梦梦到,好像也就是在说为什么没叫我balabala的。
早上醒来,觉得挺莫名其妙的。
感觉自己好菜啊。

专利搜“压片糖果”。
真的是什么都敢往里边压啊!
乳酸菌!骨粉!海藻!鳄鱼血?芹菜籽?!?海参?
………

小伙伴告诉我,她带绵绵去打预防针后回家,绵绵就被宝宝按着揍了。
当然一听到绵绵沾了味道我就知道该发生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乌云装扮者
总之更认清了大部分中文新闻媒体不咋地这个事实,但这并不能说明:西方新闻媒体就是正义。越来越明确的是,大家各说各话,都在站队。读者,通常更习惯于在新闻中寻找有利于自己说辞的“证据”,习惯于寻找相同的态度而不是事实。我们警惕——只是警惕自己的思考被剥夺罢了。

喵站崩坏的第14天
喵站汪站崩坏后就,真的没地说什么了。
甚至都想出了在朋友圈发喵站分组可见状态假装在喵站的法子。
现在,比较想念十四的料理,十四也不怎么在朋友圈出现,所以特别想念。
昨晚,和南山山一起出门骑车了,骑了龙井,南山真的太棒了,南坡,第一次骑就完整的骑上去了,比我厉害多了。
另外,我觉得南山厉害的是,我在最后冲坡后发现没一会南山就跟上来了,大概就差了一分钟左右;下次可以提高强度试试,可以龙井梅灵联骑。😏

还是建议每个人如果可以的话都去搞点创作,无论什么形式什么内容,无论你擅不擅长。哪怕搞出来是一坨垃圾也要去搞搞看,去体会一个想法慢慢被表达出来的过程,去体会被肯定和被否定的感受,去体会最终成型和半路夭折的心情。如此这般以后,再去看别人的作品,你会明白无论它是不是一坨垃圾,你对这些作品所有感受的表达都将不能凌驾于作者的创作自由之上。


喵站:bmajw@mao.daizhige.org
汪站:paper@a.daizhige.org
人称铲屎官/Papet/铲铲


龙井北坡10分钟成就达成!
本打算这周五上五下龙井,可惜周五得回家,就没法达成了。
不过,嘻嘻嘻~~~
(终于有借口可以偷懒了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