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ite door隐藏结局太虐了…………

我试图通过文学来认识宏观的人进而认识自己,说到底正是因为对自我茫然未决的恐惧以及天生造就的【情感隔离】倾向而导致不得不在各种公认的范本中重新认知应有的社会角色吧。

比如柔克学院那怎么看怎么像培养绝地武士的存天理灭人欲法师制度,那追逐力量必定为力量所迷失的stereotype,走出黑暗的迷宫却落入平民婚姻的枷锁,失去力量,毫无缘由,不能主张自己的意志和权威,龙的机械降神(我并非不喜欢龙但很显然对它们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所有这些情节和设定……都是我理解其用意但感情上无法接受的。事后反思,我大概是对没有权力(广义)、力量、冲突和英雄主义的奇幻叙事太水土不服了,因为归根结底奇幻这个载体关注的就是过去的时间维度和某些说保守也好,说经典也好的价值吧。

迪士尼和BBC,文化挪用强奸审美两大毒瘤。

好的看到1830抓卧底那段我简直furious了(

Show thread

怎么说呢…………Virago看到一半,确定并不是每个大手都能很好地handle性转E………………(扶额

《藻海无边》真的不好看。可能一是自己对殖民地文学缺乏敏感度和共情力,二是对这种同人式写作心存怀疑。

Don't disturb me now I can see the answers
Till this evening is this morning life is fine
在我离开你时,这句在我耳边萦绕不去。 pawoo.net/media/xM1FxANW-BujoA

1830-33年的监狱,由于出身阶层较高的犯人通常被关在一起,于是在保皇党和共和派双方的被捕领导人之间产生了奇特的情谊,比如友好地互骂你们这些舒安党和你们这些雅各宾派,最后坐下来一起喝酒………………(((

我对一切Elisabeth演出里加上轮舞的编排都感到暴躁。哪来的情圣,滚啊。

“可是我想起文字想起玫瑰。
想到假如我能看见我的脸
我会知道这个奇怪的下午我是谁。”

忍不住,我开始写安灼拉与死神。这画面想一想就美得惊心动魄。

“你在白色的云里行走,为它镶边的神火
已成透明的翅膀;
你在白色的山坡行走,河谷里
那黑杨木,神秘的绿色猎犬,彻夜不眠。
你在人类白色的身影里行走
他们健忘地活着自己的梦与疯狂;
你走过所有,谜一般的阴影,
你轻轻发出声响,
像一滴水化在生命的热度。”

感觉又要回到以前那种状态了。由于无法忍受不可控的情绪而不断书写或不断用他人的情绪来填充自己,这样也好。

不管怎样,即使能找到更好用的替代平台,即使过一阵子沉默的可能会重新恢复,WB社交和交流思想的好时候已经过去了,Pawoo类似推特的机制让它的交流倾向于私密,而WB那种聚众书写讨论展示甚至骂战的倾向(这里不说WB作为平台究竟做得适合与否,用户体验怎么样)在这里大概很难出现吧。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