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走走,就从沿着地下的东鼓道,从天一站走到鼓楼站坐2号线回家。手表自动识别我在室内步行。Good Job. pawoo.net/media/wX0chP8uckEYtb

医生推定的时辰已经到了;
死亡确认书自然是签了;
白事棚子三天前就已经搭完;
亲朋好友都来吊丧;
该哭的哭成了泪人;
过去的事大家已经回忆到了G+三岁那年;
直系亲属熬夜守了五天终于支撑不住进了icu;
哭丧的已经返场唱了三轮《世上只有g+好》;
火葬场的就这么在门口睡了三天;
不耐烦的工作人员已经搓起了麻将;
殡仪馆的站外边儿偷摸骂街;
道士闭眼打坐缩不出话;
和尚早就念完了全本儿的《地藏经》。

亲朋里的一相声演员站起身儿。
看了眼冰棺,是一声长叹:

“散了吧,散了吧,散了吧,老爷子且死不了呐。”

哭丧的主持人一听就急了:

“散什么散啊都哭这么些天了,不如把头七一并过了。”

现在大家就很分散,感觉再也不可能像在G+那会儿一样,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了:pawoo2: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